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7的文章

20170512 芭芭拉·艾倫瑞克 《我在底層的生活》

圖片
趁著唐山書店上一波特價時買了這本書回來讀,對它寄與厚望。我曾經在書店看過很多類似的標題,例如跑去黑幫臥底的經濟學家寫的書,甚至前陣子很紅的《做工的人》。早就想讀它們了,動機是希望能夠了解不熟悉的世界。我發現「閱讀」這件事作用在我身上,最顯著的成效就是使我不甘於只是片面地了解一個人或一個族群。當某一種人被社會貼上標籤,彷彿蚊子被打在牆上瞬間從3D變成2D時,我會感到遺憾並且想盡力還原這種人的立體面貌。相較於瞭解一個偉人,我好像更想了解一些被社會大眾責備或鄙視或忽略的人,而《我在底層的生活》就提供了很好的閱讀素材。

這本書的副標是「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作者是一個專欄作家,為了瞭解「那些缺乏專業能力的人如何靠著微薄的薪水過活」,而決定用老式新聞調查手法,即親身體驗,來完成一個觀察報告。作者利用幾個月的時間先後於佛羅里達州、緬因州及明尼蘇達州擔任餐廳服務生、飯店清潔人員、失智中心照護員、女傭及賣場員工等等。作者很切合主題地同時強調了工作上的辛苦以及靠微薄薪水度日的不可能,並在最後一章鏗鏘有力地總結自己的工作表現與心得。除了一開始有一些些進入障礙之外,因為作者的文筆幽默,所以讀得還算快。另外,不確定是因為自己孤陋寡聞第一次接觸「貧窮」這個主題,或純粹因為作者真的太一針見血,我覺得這本書提供了很多insight來幫助讀者了解窮人。我把比較有印象的描寫分成三個部分:底層勞工的物質生活、底層勞工的心靈狀態與如何看待窮人,以下分述之。
關於物質生活,書裡的描述詳盡到不能再詳盡。底層勞工做的是體力活,往往對身體的特定部位施加過多壓力而使該部位迅速損耗並造成健康問題,例如當家事清潔員時需要伏在地板上擦擦抹抹之類。這些勞工發現身體不行了時,無法請假看醫生,因為這意味著一天的收入就沒了*,所以他們只能隨意吞幾顆藥,就立刻拖著受傷的身體繼續上班。除了身體機能加速折舊之外,底層勞工也注定永遠過不了正常的生活。作者精算過,她必須對生活非常錙銖必較,例如屏除一切非必要支出(娛樂或投資於興趣上的費用),煮好一鍋低成本的碎肉豆子醬並在之後的一個星期天天食用之類,才能勉強維持收支平衡。底層勞工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找到住處,他們往往只能找室友分租一個條件很差的公寓。作者在這方面算是取了一個巧,沒記錯的話她好像動用了原本的存款來證明自己有能力支付某公寓的租金,才取得租屋的權利。因此,作者懷疑那些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