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7的文章

20170413 岡田尊司《依戀障礙》

圖片
前一陣子在聯經書店買了《依戀障礙》這本書,想必是當時也遇到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並剛好看到專家推薦,所以就買了。當時只翻了第一章就時來運轉,沒有那麼急切的求知慾,所以就擱置了。最近又遇到心情低潮期,所以把這本書找出來翻翻。其實這次一樣沒有讀完,原因下面會說,但多多少少從特定的章節裡看出收穫,所以把閱讀心得與最近的心情一起記錄下來。

沒有看完《依戀障礙》的原因是,我真的沒有那麼喜歡這本書,縱使它給我很大的影響。我不太喜歡一本書被切成許多很細碎的小節,每個小節又只講一件事。雖然這麼做可能會讓書本變得比較易讀或好親近,但如此一來一本書變得零零星星,沒有一種浩浩蕩蕩、一氣呵成的感覺。《依戀障礙》的細碎章節呈現了舉一反三的效果,例如舉夏目漱石、太宰治與川端康成等人的經驗來說明不安全依戀型態的外顯特徵及內心世界。這些舉一反三好像沒有讓我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反而是跳著讀的時候把某些性格套用到自己的身上,這個時候才會察覺《依戀障礙》的力量。這本書最核心的主旨是:成人的依戀型態受到童年時期養育者的態度的影響,具體而言,小孩六個月到一歲半時是與養育者培養依戀關係的關鍵期,超過兩歲之後依戀關係就很難形成。但這也不代表兩歲之後養育者就可以鬆懈,事實上,直到小孩五歲以前都還是依戀關係的敏感期。作者把依戀分成三種類型:安全型、焦慮型與逃避型。我在書裡甚少讀到「如何養出安全型依戀的小孩」,倒是比較常讀到「父母的哪些態度會造就不安全型依戀的小孩」,所以這個意思應該是「只要能避開某些行為,就能離成功更進一步」吧。造就孩子依戀障礙的原因不勝枚舉,包含父母的缺席、虐待、神經質、要求太高、冷淡等等,某些原因導致依戀關係中的焦慮,某些則造成小孩有逃避型人格。

這本書的第一章在簡介依戀(attachment)這件事。剛剛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並不是什麼新興的觀念,某種層面上還可以被稱為心理學界的顯學,只是我才疏學淺,現在才稍微認識它。第二章則是在講依戀障礙的成因,作者在這裡進一步強調家庭關係對依戀型態的影響。第三章則是講非安全型依戀的人會出現什麼通病,但尚未進一步將非安全型依戀分類。第四章及第五章把依戀障礙分成焦慮型與逃避型,並分析它們各自的成因、形式、對工作情感人際關係的影響。我跳過第二章的部分內容,並特別仔細地讀焦慮型依戀。

因為事情很明顯,我就是一個對人際關係感到焦慮的人。其實書本的最後有一個測驗,幫助…

20170407 軍艦岩遊記

圖片
學期開始時,我對同學放話,說我每天都會去研究室認真,兩個時段除外:星期天彈性調整以及平日的某個半天我必須去外頭逍遙。去外頭逍遙的計畫有時候會被養精蓄銳掉,有時候人窮志短只想在附近的咖啡廳或書店晃晃,總之真正遠走高飛的經驗不多。星期四下午meeting完,總算獲得首肯可以開始跑資料,似乎出現了階段性的突破,於是今天就款款包袱去軍艦岩爬山了。

在ig上常常看到網紅登軍艦岩而小天下,我自己好像也跟朋友討論過這個景點,但一直沒有付諸執行。出門前上網查遊記,發現軍艦岩的登山口之一就在陽明大學,於是立刻私訊在那裡讀書的朋友求證。我原本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看樣子造訪軍艦岩的遊客眾多,而這些遊客都會從陽明大學的大門魚貫而入,再沿著路上好心的指標抵達步道口,並一路找到軍艦岩。不過後來發現想錯了,我以為軍艦岩是一個校外的景點,而陽明大學只是讓大家路過的地方,後來發現軍艦岩本身就是陽明大學的校地。雖然這個解釋並不會改變現實狀況,換句話說雖然學生們在教學大樓間往返的時候還是會遇到很多登山客在校園內走來走去,但這種解釋合邏輯多了。不知道這樣想會不會很奇怪。

將近兩點時抵達石牌,因為還沒吃飯,所以在水龜伯點了一份豆花補充熱量,然後就往陽明大學走了。陽明大學蓋在山坡上,而對於生活在彷彿嘉南平原的台大的我來說,這樣的山坡也太崩潰了,光是從校門口走到步道登山口,我就覺得來自豆花的熱量已經消耗完畢。不過因為想走速戰速決路線,所以並沒有多做休息就直接開始爬階梯。我之前在照片中看到光禿禿的石頭與偶爾出現的繩索,誤以為軍艦岩的難爬是難在步道原始。事實證明我錯了,這裡有非常文明的階梯,而軍艦岩步道的挑戰是:這裡的階梯完全綿延不絕啊,根本沒有平路。所以上坡時氣喘吁吁(覺得連石牌捷運站的人都能聽到我要死不活的呼吸聲),下坡時則非常可憐自己的膝蓋。近期重拾慢跑習慣,而自從跑過一次河濱後,就再也站不上跑步機。我喜歡河濱的風景、一起跑步的陌生人與控制步調的自由,也越跑越遠,從原本跟長跑有不共戴天之仇,到現在可以無憂無慮地跑完四公里。而且慢跑給我一個很重大、很確實的啟示,就是不管怎麼樣,一直堅持跑下去的話就可以到達想去的地方。不同於短跑必須在幾秒鐘之內決定勝負,長跑背後所隱含的意義好像更加療癒。不過,僅管在河濱慢跑時可以迎著微風,笑咪咪地思考這些療癒的意義,到了登山步道上,卻隨時覺得自己百分之百爬不到目的地。明明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