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7的文章

20170126 春節苗栗半日遊

圖片
星期四全家到齊,決定一起去苗栗觀光。我跟朋友們說我要去隔壁的苗栗玩時,有人恭喜我今年出國玩的成就已然達成。先不提苗栗人如何戲謔自己的鄉土,苗栗的風光的確和新竹台北非常不同。我個人有一個特長,就是可以在高速公路上大睡特睡,但下交流道的瞬間一定有辦法醒來,一如往常,車子到了苑裡,我猛然睜開眼睛,發現在房子都蓋得矮矮的苗栗,天空跟地面的距離好近,完全沒有大都市意圖用摩天大樓撐開天空的意志。

此行的第一步是要去苑裡的垂坤買一些過年用的臘肉、香腸及肉鬆。其實高速公路邊就能夠看到一家巨大的垂坤分店,但我們想順便逛逛苑裡市場,所以就直取藏身苑裡市場內的總店。進入苑裡市區時,發現一個奇景,就是路邊有不少拆了一半的房子,層出不窮。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苑裡比較不欠地使用,總之很多矮房被拆得只剩下幾堵牆和裸露的磚,大喇喇地攤在路邊曬太陽。

停好車後(停在一個拆到一半的危樓附近),就走進苑裡市場逛逛。苑裡市場是一個很小但能量十足的地方,老闆們都用丹田在叫賣。因為過年的關係,賣雞鴨魚肉的攤位聚集了很多人潮,整個市場顯得肥沃豐腴。不過苑裡市場裡最有趣的,還是一家叫做耕牛園的小攤。

耕牛園賣的是炸雞,我們早上九點多到達攤位時,上一批炸雞已被洗劫一空,攤位的鐵盤上只剩一片焦黃碎屑,呈現國破家亡,花鈿委地無人收的狀態。即使是這樣,攤位前都還是聚攏了一排人潮,人手一個鐵夾與一個紙袋,全部磨刀霍霍等待下一批炸雞出爐。原本覺得很困惑,因為炸雞不耐久放,所以「到底誰會在早上九點吃炸雞啊請問」。不過越是靠近炸雞出爐時間,大夥的表情越是期待,最後都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負責炸雞的師傅。旁觀至此,覺得為了吃到美食,我們的生命力真是蠻強烈的。

終於炸雞出爐,如果我是師傅,臉上的表情必定自豪到無法自抑。總之,一勺雞翅灑到鐵盤上後,所有人立刻眼明手快地夾。我們沒有搶到夾子,所以拜託隔壁的阿姨幫我們夾。阿姨一邊夾自己的份,一邊補上幾個雞翅到我們的紙袋裡,散發豪俠之氣。耕牛園為了方便,一次只炸一種部位,這波是雞翅,下一波是雞腿。我們覺得人太多,加上炸雞淺嘗即可(到底誰會在早上九點吃炸雞啊請問),所以付了90元買走四個雞翅,全家一人一隻。

炸雞翅非常好吃,尤其炸衣在硬與脆之間取得了平衡,是我目前吃過最好吃的。據吃過炸雞胸的媽媽的說法,雞翅略勝雞胸,因為雞翅更能吃到淋漓盡致的炸衣。當然,裡面的肉也是非常多汁不柴的,深得全家人的喜愛。

20160908 陽明山遊記─二子坪與竹子湖

圖片
相隔很久終於把二子坪與竹子湖的行程寫完。前情提要:這是我2016年5/30以及9/8的遊記,5/30是自己去的,有拍照;9/8與系上同學一起玩,沒有照片。兩次的行程不太一樣,9/8去了相當康樂的涓絲步道與二子坪,5/30則去夢幻湖、擎天崗及竹子湖。

【二子坪】

9/8與系上朋友看完擎天崗之後,就搭陽明山的遊園巴士去二子坪散步。小時候和家人去過很多次二子坪,因為那是一條非常容易的步道,疲勞等級跟走大安森林公園差不多(甚至有無障礙步道),而又能遠離塵囂,所以對不愛爬山又想親山的人來說,二子坪應該是相當理想的選擇。會替9/8的行程加上二子坪的原因有二,首先,害怕一整天都在認真爬階梯大家會體力不支,我們是出門放鬆的,沒有什麼會當凌絕頂的遠大抱負,因此選輕鬆的二子坪走走即可;再者,那陣子台北的天氣不好,當天早上還烏雲罩頂,擔心山區會有午後雷陣雨,所以安排下午在二子坪度過,如果真的下雨了,至少還是好走的路,可以立馬衝回站牌搭車。

到了二子坪後定睛一看,和記憶中一模一樣,二子坪還是那樣絕無僅有地好走,令大家心花怒放。所以,我們就一邊亂聊,一邊行雲流水地往終點─水池走。步道上有幾隻土狗,同行的一位朋友怕狗,一遇到就立馬躲到大家背後。另一個朋友住在鄉下,他說他們那邊會餵野狗吃剩菜剩飯,野狗吃久了就跟定那家人,在房子附近充當警衛,遇到陌生人就吠一下。

到了水池附近,我們找個涼亭坐下開始吃飯糰,旁邊有一老翁,直接拿出齊全設備煮泡麵,相當有備而來。我們面對著水池用餐,吃到一半突然一陣濃霧來襲, 除了涼亭之外風景都不見了。就算吃飯糰,我的進食速度還是慢到頂點,朋友們只好一邊等我,一邊眼睜睜地看著涼亭被濃霧團團包圍,並且一邊猜測是否有驟雨將至。終於吃完了,我對朋友露出兼具抱歉及傲嬌的表情(這是我進食後對身旁好友一貫的表情),就整裝回程了。

回程的步伐很快但心情很輕鬆,覺得就算來了一場大雨,也可以一簑煙雨任平生那樣。回到公車站等公車時,對面有一對夫妻在吃便當,吃著吃著,草皮上的野狗就三三兩兩地圍過來了。怕狗的朋友照例躲在我們背後,我們像盾牌一樣被放在前面,沒辦法只好細細觀察這些狗。有些狗一臉狠勁,有些負傷故走路一跛一跛的,狗群中的身分地位昭然若揭。吃便當的夫妻把排骨丟給狗們,卻引來了更多狗,最後便當空了,夫妻只好對眼神熾熱的狗兩手一攤,狗也識趣地走了。接著,公車到來,我們搭上車回竹子湖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