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6的文章

20160703 近況與反省

圖片
我的前室友,也是我的生死之交,在上個禮拜與交往45個月的男友分手了。他們的戀情嘎然而止,好像也是在搬一張凳子給我,要我停下來看看自己的過去。
前室友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跟我說這個消息了,因為想先低調一陣子,所以只跟信任的朋友說,也聚了一場聊了天。昨天晚上,男方發了一則動態跟全世界講分手的事,似乎在那個時候,已經確定沒有挽回的必要與挽回的餘地了,所以我也跟大家一樣,在那個時間點深深地感受到消息的重量。我覺得他們的感情狀態影響我非常多,多到昨晚我關心完男方的狀態後自己也激動崩潰了一場。聽起來很白癡,畢竟別人可能會覺得這究竟干你屁事,但沒有辦法,真的是這樣。至於他們的事如何影響我,長久以來都不太敢表達出來,但誠如前一段所說的,既然已經告一段落了,也許就可以記錄一下吧。
從高中到現在,前室友都是我超好的朋友,我們大一時一起加入竹友會,交了若干朋友,也會一起耍腦。我們與在竹友會認識的朋友一起參加所有竹友會辦的活動,也一起去圖書館念書,一起為了沒有人在準備的五人六腳比賽好好練習,最後在決賽時跑出令評審與參賽者不敢相信的好成績。另外,我們這些同樣考上台大的高中同學也常常聚在一起,分享大一新生侷促的生活,例如吃飯、去光南買好所有日用品、在交誼廳吃水果耍魯之類。
後來,大二剛開學,我的前室友和另一個高中同學幾乎同時交到男朋友,實現了我們大一時在交誼廳沒頭沒腦地幻想擘劃的生活。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至少過了一個月扭曲的生活,也有過想要從世界上消失的想法,總之就是非常黑暗。我從小就是一個自尊心強烈並且患得患失的人,所以我的朋友們交到男朋友的時候,我竟然沒辦法光明正大地給予祝福,反而覺得我的朋友要離開我了,也覺得自己真的太沒用了。影響最大的就是後者了,我的解讀是,如果能交到男朋友,表示這個女子有什麼過人之處,因此有位男子願意全力陪伴她、支持她。接著我就做了一個彆扭的推論:所以單身的人就是比較沒本事,別人才會路過你身邊,然後奔向另一個人的懷抱。雖然這麼說,但如果有人跟我說:「怎麼會呢?你看XXX,她也沒有男朋友啊,可是她明明超棒!」我會覺得很有道裡,對啊XXX很令人推崇,但她單身。
這個想法卻沒有辦法套回我身上,反正當時就是覺得自己又醜又笨又邪惡,當然也很嫉妒朋友們。大一有陣子很愛發搞笑的動態,相反地,我的正常女性朋友就會上傳自拍照或很多溫暖的文字或琳瑯滿目的表情符號。這些正常女性朋友如願以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