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6的文章

20160413 韓少功《爸爸爸》

圖片
緣起是我在ig上發的一個粗鄙人的毒誓,星期一逛誠品與唐山,每本書都想買,每種知識都攝取不足。但大量無疾而終的雄心壯志導致書架上一堆未讀的書,如果書有手指,每次我又腦波弱扛新書回家時,書架裡的舊書應該紛紛地對我比中指吧。所以一踏出書店,立刻發下山盟海誓:星期二結束前一定要讀完一本書、在ig發表微心得,否則蒼天為證,我會長出三個屁股。

我如期讀完了,也發心得了,但心得乏人問津。一定是太莫名其妙或錯得太離譜了,受限於字數也無法好好表達,所以就來這裡寫比較完整的讀後感。我選的書恰恰是不適合一天內暴力讀完的書,但它也正好是我的想讀書單的top 1,只好跟它拼了。

《爸爸爸》是一個中篇小說集,由〈爸爸爸〉、〈女女女〉、〈鞋癖〉、〈很久以前〉、〈山歌天上來〉組成。星期一晚上努力看完〈爸爸爸〉之後就想寫心得了。至於其他篇,〈很久以前〉寫的是文革下鄉的故事,政治訴求強烈,且相同的題材在其他書裡也找的到,如陳若曦的《尹縣長》,所以不多談;〈山歌天上來〉個人覺得是〈爸爸爸〉的白話版,儘管大多數的人不見得同意;〈女女女〉和〈鞋癖〉近似相同的故事,但在下資質駑鈍,故看不太懂〈女女女〉,沒什麼發表意見的立場。因此讀後感將專攻〈爸爸爸〉。

韓少功是一個我很信任的作家,我相信他寫的東西都經深思熟慮,也相信他非品質優良的小說不出版。雖然我很想看遍所有作家的書,但考量自己的智商後畢竟還是會挑三揀四。幾乎拒絕所有魔幻寫實的作品,因為要推敲作者的設計實在不容易。記得大一國文讀了莫言的〈懷抱鮮花的女人〉,閱讀時的感覺就像被逼到死巷痛打一頓。而韓少功可以說是引進拉美魔幻寫實文學的先鋒之一,他的作品裡有煙霧蒸騰,也有誇飾與想像。我願意讀他的魔幻寫實,因為我相信他。我相信他的魔幻寫實是言之有物的魔幻寫實,不是徒亂人意的魔幻寫實。

除了魔幻寫實之外,韓少功被承認為中國尋根文學的代表作家。他在〈文學的根〉一文中主張文學應立根於民族傳統的文化土壤中。他也說尋根「大概不是出於一種廉價的戀舊情緒和地方觀念,不是對方言歇後語之類淺薄的愛好;而是一種對民族的重新認識、一種審美意識中潛在歷史因素的甦醒,一種追求和把握人世無限感和永恆感的對象化表現」。韓少功研究湘楚文學,我沒有讀過楚辭或離騷,但我想裡頭的文字應該是極其瑰麗的,而這些華美炫彩的東西保留在遺世獨立的偏鄉並代代相傳,大概就是韓少功所言的無限與永恆。

〈爸爸爸〉的背景…

20160407 單身動物園

圖片
昨天和系上朋友去誠品電影院看《單身動物園》,這篇文章要寫的不僅是觀影心得,而會把絕大部分的篇幅花在形容自己有多白癡上。事情是這樣的,這部電影既然名為《單身動物園》,像我這種極致魯蛇當然該去看,因為比起能夠順利交到男女朋友而對自己在異性(或同性)眼中的形象習而不察、或備受社會祝福的溫拿們,我應該對自己的境遇比較敏感。而這部電影似乎頗小眾,未來在電視上大概不會播,所以趕在下檔前到電影院看。

20160403 重慶南路書店街

圖片
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完完整的一本書了,卻喜歡在書店window-shopping。星期四下午沒課,去轉運站搭車返鄉前,提前在台大醫院站下車,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沿著重慶南路散步,順便去苦撐良久的三民書局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