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20150327 放榜啦~~~

圖片
各位親朋好友,我幸運的考上會研所了,我有學校念了啦QQQQQQQ

20150325 認真的女人有最美麗嗎?

圖片
這學期修了一門課,叫做東方人生哲學,上課教材是《近思錄》、《胡宏知言》與《菜根譚》。這三本書都以儒學為本,以目前教到的《近思錄》為例,它就是南宋理學家朱熹與呂祖謙整理北宋四子:周敦頤、程頤、程顥、張載的語錄,集結成一本「北宋諸子對儒學的解讀與實踐」的集子。教授對課程安排很有心,我們基本上是一週上文本、一週解惑。而解惑是什麼意思呢?教授要我們針對文本或人生提出疑問,助教把大家的問題集結起來,由教授利用課堂一一解答。這種安排非常類似《論語》裡的狀況,無助的弟子提問,孔子安如磐石的回答,氣氛神聖。不過,我們真的不是七十二弟子的料,很多人在這個「解惑時光」並不是那麼認真。我因為問了一個自認很有使命感的問題,所以今天上課堪稱全神貫注,應該還可啦。

20150323 坪林週記‧第三週

圖片
早上被雨聲叫醒,台北終於迎來久違的大雨,路邊的樹都可以喝水了。雖然到了下午出門被風雨摧殘得亂七八糟時,還是感到有點狼狽,但一整個早上待在宿舍,對這場雨充滿感激。這完全就是杜甫〈春夜喜雨〉講的狀況啊:「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20150321 亞拉文‧雅迪嘉《白老虎》

圖片
考完研究所不久,台北國際書展盛大展開。雖然曾經針對去年的國際書展寫下偏向負面評價的心得,但又過了一年,讀了一些書,長了一些智慧,加上剛考完需要解放,因此和麻吉約好,準備到書展血拼。結果我們並未血拼,還很克制地,四人只分別買了三本書。其中一本是我室友買的《哈瑪斯之子》,另外兩本就是一模一樣的《白老虎》。

我有個熱愛環遊世界的麻吉,去年到香港度過十五天節省開支、到處探險的生活。她在香港的青年旅社認識一個印度男子,還成為了聯絡頻繁的好朋友。在香港時,印度人承諾要招待她參加他的印度傳統式婚禮,結果,這一年內他真的要結婚了!那個本來就很有冒險犯難精神的好麻吉勢在必行,甚至還邀請我室友與她一起前往。不過,我室友的男友以及我本人一直提醒她,印度是一個對待女生很不優的地方,所以雖然印度的繽紛色彩一直吸引我室友,她還是有很多安全上的顧慮,以至於一直左拉右扯很苦惱。

她曾經拜託她的男友陪她去,但她的男友擔心自己被當地人揍扁,所以還沒有答應。

我對印度本來沒什麼感覺,直到去年夏天整理了一則BBC的新聞〈India's Long, Dark and Dangerous Walk to the Toilet〉並寫成網誌,才開始留意印度男人對女性種種「動物性的行為」。看完《白老虎》之後,現在的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看待印度這個國家,也許以後食用咖哩飯時,也會隱隱約約有種很特殊的情感。如果你手邊有這本書,你會發現讀到最後一頁,也就是故事結束之後的下一頁,竟然是一張東南旅行社製作的印度觀光廣告。這種做法真的很大膽,因為《白老虎》筆下的印度完全讓人開心不起來,那是一個很混亂、很不公平、很顛覆想像的國度。如果讀者對印度的憧憬是去深山靈修冥想,藉以洗滌心靈或洞察一切,這本書或許會透露出一股嘲諷的意味,東南旅行社的巧思也可能失效。不過,如果讀者剛好很想見見城市角落真實的印度,而且完全不介意個人生死存亡,東南旅行社,你成功了。

本書作者Aravind Adiga是一位住在孟買的記者,《白老虎》是他的處女作。憑著這本小說,他於2008年獲得英語文壇的重要獎項「曼布克獎」。這個獎一年頒一次,只頒給大英國協(也就是英國與它大部分的前殖民地們)及愛爾蘭作家。一些比較著名的獲獎作品有《辛德勒方舟》(後來被拍成電影《辛德勒名單》)、《英倫情人》、《少年Pi的奇幻漂流》。

這本書的主角是一位名叫巴蘭‧哈外的男子,…

20150317 坪林週記‧第二週

圖片
上星期有點忙碌,只好把上週的週記擠到今天寫。關於課輔時間,我們通常搭上五點的客運,五點半抵達坪林,再走十分鐘左右抵達教會。到教會時小朋友已經開始用餐,每人一個不鏽鋼碗,裡面就是阿姨煮的美味晚餐,每天菜色都不同。牧師也招待我們一起用餐,所以我們跟小朋友們一樣幸運。不過中低年級的小朋友好像習慣在地下室用餐,六年幾的小朋友則是擠在一樓自己的小房間裡邊吃邊聊,我們這些老師就坐在小房間外的長桌。

20150309 坪林週記‧認識坪林

圖片
繼昨天偷偷開了跟電影有關的分類之後,今天追加坪林週記。這學期初在PTT上看到城鄉所主辦的服務學習,服務對象是坪林的小學生,我們要定期到當地的教會替放學的小朋友看作業,檢討他們不太會的東西。我對坪林的印象從最早的往宜蘭必經之路,到近期參加的營隊營地,其實不太有深刻的認識,透由一個學期的服務學習,希望能更認識這個地方,助人助己。

20150303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

圖片
星期天下午的台北又暗又冷,想要到溫暖的咖啡店讀閒書。但是全台北市的人似乎都選擇利用星期天下午來慢慢收心,也就是到一個享受的地方做一些微微需要用功的事。總之,學校附近的咖啡店家家爆滿。原本想要直接打道回府或發明一個地方去那兒玩,突然靈光乍現想到還沒去靈感咖啡碰碰運氣呢!

靈感咖啡是我去年九月才發現的店,很安靜,很注重環境品質,是獨行俠的理想去處。就這麼幸運,我到了藏在公寓三樓的靈感咖啡時,還有一個靠窗的空位以及店內少見的小沙發椅。

雖然已經一陣子沒有去咖啡店了,但印象中每次都點一樣的東西:好喝的黑糖海鹽拿鐵。除了喜歡靈感咖啡的安寧以及對三姑六婆的隔離之外,他們的黑糖海鹽拿鐵咖啡味沒那麼重,味道又很豐富,很適合在需要溫暖的一天來上一杯。

於是,我就靠在沙發上讀完這本赫拉巴爾的《過於喧囂的孤獨》。

這本書很薄,不到120頁。我讀書很習慣隨時在筆記本上手抄書中令人感動的quote,這需要花費一點時間,所以讀書加抄寫合起來,總共花了三個小時。即使是這樣,都還是太快了。我覺得這是本可以令人「掩卷輒常呼」的書,隨時都有深具啟發性的獨白。雖然由於名氣太大,也真的很好看,所以網路上已經充滿許多很好的讀書心得,但我還是想寫寫看。


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是一位捷克作家,生於1914年,卒於1997年。赫拉巴爾曾說,他為了這本書推遲了他的死亡。原因大概是赫拉巴爾自己就曾當過廢紙打包工,所以對書中主角漢嘉的心情與工作經驗能有很深刻的掌握,也想藉由小人物的言行寫出一些主張吧。由於加上這一本,我只看過兩本捷克小說家的作品,所以對捷克作家的書沒有凝聚出夠深刻的看法。所以我們就直接來說說這本書吧。

《過於喧囂的孤獨》是主角漢嘉的獨白。漢嘉是一個在廢紙工作站工作了35年的打包工,他與他的壓力機一起在住滿老鼠的潮濕地下室,樓上會有人把廢紙從天花板的洞丟到漢嘉的地下室,漢嘉就負責把那些紙送進壓力機,使紙張壓成的方塊,以便接下來的搬運工把它們運到化學工廠裡用藥劑溶掉那些紙。雖然從事的是這種機械化的工作,不過漢嘉和別的打包工很不一樣。漢嘉喜歡從廢紙堆中抽出被人丟棄的珍貴的書,彷彿從廢河裡撈起幾尾閃閃發光的魚,然後「骨頭裡榨油似」地讀那些書,並帶回家珍藏。赫拉巴爾用一個很生動的句子描述漢嘉讀書的樣子:「...每次只讀一句,含咳嗽糖似的含在嘴裡,這樣我工作的時候心裡就注滿了一種遼闊感,無邊無…

20150301 午夜‧巴黎

圖片
如果沒記錯的話,《午夜‧巴黎》是我在除夕那天,當大家都忙進忙出準備年夜飯的那天,躲在房間看完的。去年在伊聖詩的書店買了一人出版社出版的《冬之夢》,回去仔細瞧了瞧書裡的介紹,才發現這本書的出版是一人出版社和逗點文創的「午夜巴黎計畫」。

(所有圖片來源:《午夜‧巴黎》官方網站)

一人出版社的創立者劉霽和逗點文創結社的創立人陳夏民紛紛看了這部由伍迪艾倫執導的《午夜‧巴黎》,看完之後決定聯手出版一系列小說集─逗點負責出版海明威的作品,一人則選擇了屬於夜晚的費茲傑羅。不過我看了電影海報,海報裡出現的唯一一個人類是金髮的歐文威爾森,我那時候就想,怎麼可能請歐文威爾森來演海明威或費茲傑羅啊?到底這部電影和兩位文學巨擘的關聯在哪裡呢?為了解惑所以就找時間看了電影。

看完之後決定給電影一百分,很有才華、很舒服,劇本演員配樂都好。

《午夜‧巴黎》的故事講一對將要結婚的男女到法國玩耍兼置辦家具,其中那位由歐文威爾森飾演的未婚夫Gil是一位作家,他的腦中有很多浪漫的想法,喜歡文藝氣息濃厚的巴黎之外,對1920年代人文薈萃的巴黎尤其心嚮往之。有天半夜,Gil為了尋找靈感在街上閒晃,突然一輛骨董車從霧中駛向他,很熱情的把他抓上車。Gil到車上,迷迷糊糊地在一家酒吧被簇擁下車,然後...他就在那裡遇到費茲傑羅、海明威,也就是說,他穿越到1920年代。

後來的幾天,他都想辦法在午夜抵達那個會有飛車經過的路口,也成功的穿越到1920,甚至與當年的謬思女神,周旋於畢卡索、海明威之間的Adriana互相吸引(Adriana是電影裡虛構的人物)。故事的轉折點,發生在有一次Gil和Adriana一起於1920年代搭上那台穿越骨董車,因而又被載著往前穿越到1890年代左右。他們在1890遇到竇加、高更和羅特列克。Adriana很滿足地跟Gil說,我們就待在1890年代不要離開了好不?這裡才是最黃金的年代啊!Gil也聽到三位畫家的對話,他們說,文藝復興時期才是最輝煌的時候,回到有提香、米開朗基羅的時代更好。

此時,Gil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他跟Adriana說,我們每個人都想要回到一個不屬於我們的年代,例如他憧憬1920,Adriana這位活在1920年代的人又渴望1890,但到了1890年代之後呢,1890年代的人卻想要再往前挪移到文藝復興時期。Gil看開之後決定回到現實,現實中他發現自己的未婚妻正在跟別…

20150220 北投十八份

圖片
好了我又可以復活一下下了!其實我的過年系列還沒寫完,初二照例回板橋的外婆家過年,吃完中午外婆煮的豐盛料理以及騷擾完三歲的表妹之後,爸爸開車載我們去陽明山的一個好地方。

這個地方是媽媽發現的。她在北投有一群麻吉,有時候呼朋引伴就到處玩,之前是一群人坐公車,現在有爸爸開車,去哪裡都比較方便。要到十八份,可以先抵達捷運新北投站,捷運站斜對面有一條巷子,沿著巷子往上開一陣子就會看到,不過山路蠻陡的就是了。新北投站我根本就來過還寫過網誌,不過這次和上次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線。

十八份的入口處在山路主幹道(也就是車子、小巴主要行駛的幹道)的旁邊,因為是一條只能用走的小下坡,所以非常不起眼。加上路邊是民宅,看進去是一大片田,十八份完全不是一個招搖的,或大喊歡迎光臨地方。其實這條山路就是陽明山的山脈,棄十八份繼續往上開,過不久就會看到陽明山的入口處。不過適逢假期,陽明山人實在太多,能夠在更清幽的環境看到好風景不是更好嗎?

初二當天的天氣陰陰的,不過沒有雨,氣溫也偏涼但不冷,十足是一個山上的感受(欸我最近計畫要去九份玩)。爸爸把車停好之後,我們就沿著小下坡往前走。前五分鐘的路就像一般農家的路,旁邊有矮房以及一片圍起來的田,路邊也有小水道。不過五分鐘之後開始豁然開朗,路的左邊是一排櫻花樹,背景是紗帽山;右邊則是山脈,有梯田,也有一些有顏色的樹。

那排櫻花樹真的很美。一般我們在路邊比較常見到的櫻花樹是緋寒櫻,又叫做山櫻花,粉紅偏紫色,花朵往下垂。不過步道旁的這片櫻花樹,我猜應該是吉野櫻(我在大島櫻和吉野櫻之間糾纏很久,不過吉野櫻的特色是開花時沒有葉子,花瓣接近花蕊的部分偏紅,感覺比較接近十八份這邊的櫻花的特徵)。買尬我覺得吉野櫻真的太有氣質了!雖然它們不像山櫻花那樣有鮮豔的顏色或是經典的外型,不過白裡透紅的樣子真的一副品質高潔的模樣,看了心情非常好,所以怒拍很多照片。

在吉野櫻下逗留一陣子之後可以繼續往前走,走到土地公廟之後會有兩條岔路。我們往右轉下坡。不知道我的敘述有沒有精準到讓大家感覺出來,來到十八份並不是走在山中,而是走在山邊,例如我們的右手邊完全沒有樹的障蔽,下一條山脈也離我們一段距離,所以不但可以把別的山巒橫臥的形勢看清楚,還可以看得很遠。

我們選擇的這條路,路邊是一些田,大部分種蔬菜。走著走著,我們看到一個很美麗的畫面。深灰色的鐵皮小房子蓋在田中央,背對我們面向對面的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