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5的文章

20150219 清華大學晨間散步

圖片
大一在臉書上發過一則動態,主題是鄉愁。新竹市是一個沒什麼了不起的地方,我們沒有台北的繁華,沒有台南的懷舊。當然,我們的文創產業也非常不發達。近年來唯一一顆文創契機,也就是那盞天燈,也有氣無力欲振乏力,對觀光的助益有限。
所以只要有人要來新竹,或者從朋友那邊聽到,要招待外地人來新竹玩,全體新竹人會呈現一個民安所措其手足的尷尬。不過,如果是我自己帶自己逛新竹,真的可以逛出一點名堂。所有人對家鄉都是這樣,對細節有莫名的執著。你會執著於親暱的小吃店、熟悉的天際線、綻放如花的鄉音還有一股不存在的味道。就是一些從外面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然後呢,你會發現這種執著就是鄉愁。只是,我要如何把鄉愁行銷給外人呢?所以新竹在我心中是一個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的地方,可能不是一個觀光導向的城市,卻真的是一個好地方。
不過,最近我認真發現新竹一個雅俗共賞的所在,既有我的童年記憶,又風景如畫。如果有外地人來新竹找我玩,我會不顧旁人的白眼,直接把他帶來清華大學。
清大的正門面對新竹東區的交通命脈─光復路二段,從那邊進入就是一個登堂入室的概念,眼前會立刻橫亙一塊大草皮,再走進去一點就是成功湖。不過,我們家離水源路上的側門比較近,而且從側門進去可以比較快地銜接上操場、梅園、相思湖還有後山。所以如果是純踏青健行,走那邊比較方便,而且還能避開人群。
雖然比起陽明山或平菁街等著名賞櫻景點,清大的人潮少非常非常多,但梅園的梅花盛開時,還是會有很多遊客(不過完全是可以忍受的數量)。還好大年初一的早上整個清大根本沒人,到處都很安靜,雖然梅花的花期已過,但逛起來很舒服就好了。
梅園是為了紀念梅貽琦校長所建,整個園區有一條非常筆直的上升步道,直接通到最高點, 梅校長的墓。步道的兩旁參差種了龍柏和杜鵑,很莊嚴,又有一點鮮活的氣息。步道外兩邊草地上就種了密密的梅樹,遊客可以穿行其中和梅花拍照。梅花已謝,青色的、毛茸茸的梅子取而代之,現在整園梅樹就是一個生意盎然的感覺。
走到梅校長墓後再沿著階梯往下走,就是相思湖,湖裡有一些天鵝。以往我們都會沿著環湖步道走到後山,後山彷彿就是十八尖山的山脈之一(如果十八尖山可以被稱為山的話)。但當天我們想要走到台積館和奕園,所以就直接朝人社院的方向走。
台積館的對面有一塊很像原野的地方,放眼望去只有一片草場。其實在邊邊角角的地方有一塊櫻花林啦,只是櫻花稀稀疏疏,而且比較難走,所…

20150218 除夕

圖片
除夕夜這兩天都在忙著灑掃庭除,小年夜清理自己家,除夕的早上則被派到阿嬤家「道撒缸」。小時候最拿手的家事只有倒垃圾,也就是那種除了跑腿之外別無技巧的工作。不過,自從高中當過衛生股長之後,我發現自己有擦玻璃的天賦。我家住六樓,擦玻璃是一個赴湯蹈火的工程,因為要把半截身體伸到窗外。不過最後玻璃總是亮晶晶。

20150218 關於寫心得,我想說

圖片
自從在網誌開了兩個標籤,並強逼自己寫讀書心得之後,除了發現自己不論讀書或寫文章的速度都很慢之外,也發現一些讀書心得的趣事。

20150216 阿寶《女農討山誌》

圖片
我的麻吉有天向我鄭重推薦《女農討山誌》這本書。她跟我說,這本書是一本令全家共享的書,先是爸媽讀完後覺得十分優秀,她自己後來看完也覺得獲益良多。我打聽完書名作者之後,打算到學校附近的書店找書。遺憾的是,這本書並不是什麼暢銷書,作者阿寶也非為人所熟知的那些華文作家,即使滿懷誠意,還是無法立刻尋著。

20150215 哈金《落地》

圖片
《落地》是旅美華人作家哈金的短篇小說集。哈金本名金雪飛,1956年出生於中國遼寧省,到美國念博士之後就定居下來,現任教於波士頓大學。印象中哈金最近出了一本詩集,二月份的聯合文學還有一篇專訪。其實哈金最有名的作品不是《落地》,而是長篇小說《等待》,不過這本書是在準備考試期間買的,那時候覺得一天可以讀一篇小說,因此捨棄長篇而買了短篇故事集。

20150211 林語堂故居

圖片
剛考完試就盤算要去哪裡玩,原本想去完全陌生的地區,例如內湖或林家花園,但實在也沒什麼心思花力氣規劃。因此,從記憶裡找到一個一直知道在什麼地方,卻從來沒參觀過的所在─林語堂故居。

20140212 徐國能《第九味》

圖片
我在公館的胡思二手書店買了徐國能的《第九味》。對這個書名有很稀薄的印象,似乎是很有名氣的書,後來我發現〈第九味〉這篇散文被選入高中國文教材。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問題,總之國高中時讀課本裡的白話文總是心不在焉,看過就忘,甚至不太清楚作者到底想要表達什麼。看來,如果高中國文的教育方針有一點點是為了培養我們的閱讀鑑賞能力,我想必讓教育部含辛茹苦的官員大失所望。

20150210 史鐵生《想念地壇》

圖片
昨天晚上很放肆地幻想考完試的瞬間我會想做什麼,當然,因為考前沒有心情約聚會,所以面對空白的時間表,有很多設想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