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4的文章

20141025 我在後門喝咖啡

圖片
覺得標題下的白痴一點比較不容易被搜到。

自從開始寫部落格並且可以有憑有據的回憶一年來的生活之後,就覺得人生不用每天大魚大肉或天地壯遊,但務必要活得很充實啊!我對充實的定義是,不久之後回想起那一天,你會很清楚記得那天發生什麼事,而不是渾渾噩噩沒有記憶點。所以,念一大堆書是一種充實、看到帥哥是一種充實,嘗試了一家新的飲料店從此愛上也是一種充實。

可能就是每天都要有精采的刺激吧。

首先我把我的哀鳳摔壞了,雖然外觀沒有損毀,但是裡面的液晶已經溘然長逝,導致觸控極度不靈敏。長達一個禮拜沒有用除了設鬧鐘、聽音樂和接電話之外的功能。剛剛為了打給維修中心首度按電話號碼,結果不停出現亂碼。電話裡酷酷的女聲很不屑地跟我說:「您撥的號碼是空號」。此時已經氣到瀕臨中風,直接很大聲的吼回去:「I KNOW!!!」

星期四吃完晚餐準備到校園散步,於是穿了一身勁裝像是已經規律運動一整年的妹子一樣信步走出宿舍大樓。還沒出宿舍區大門,就聽到有人跟我說:「同學不好意思...」

那時候正在對付壞掉的手機,一邊生氣一邊使用荒腔走板的觸控螢幕導致有點失神。不過當我仔細把來人看清楚,不禁嚇到呆若木雞。

因為對方是一對情侶啊!一個上班族模樣的男人與一個看起來傻呼呼的女人。

要知道,女生宿舍到了晚上基本上是不可以有男生的,不像男生宿舍根本火車站,大家來來往往暢行無阻。所以我就用看到鬼的表情瞪著那個問路的上班族。上班族很無奈地繼續試圖問路:「請問...公館捷運站怎麼走啊?我們想要去陳三鼎。」

我用更不可置信的表情來來回回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最後,終於囁囁嚅嚅的吐出幾個字:「呃...請問你們有門禁卡嗎?」那對情侶很高興的,像是小學生準備回答老師問的簡單道德問題,例如,我們可以烤伯勞鳥來吃嗎,一般,很抖擻的異口同聲:「沒有!」

我會問門禁卡的問題,是擔心對方其實是宿舍神秘組織的高級領袖,如果不小心怠慢或錯怪,可能會被他擔任神秘組織榮譽理事長的老爸宰了。不過當我確認對方跟宿舍一點關係都沒有之後,就開始精明的問起來龍去脈。

結果,對方指著燈火通明的警衛室,跟我說他們是從警衛室旁的大門進來的。

所以我們的保全是稻草人嗎?

後來,上班族終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感嘆:「啊,原來這裡是女宿區啊。」陌生人誤闖女生宿舍對我來說是值得魂飛魄散的事情,但對方好像只是把這個遭遇當成「發現什麼無關緊要的生活小常識」。以策安全,我把正確的路…

20141013 一直看閒書的甜蜜的一天

圖片
今天的標題還可以這樣下,暫時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情況。其實這種不務正業的行為簡直自投羅網,明天開始又要縱身潛入會計的苦海當中,進入剉咧等模式。

20141012 最好的時光

圖片
星期六回新竹吃阿嬤的八十大壽大餐,晚上又去師大和朋友們吃義大利麵。渾身肥肉搖搖晃晃,勢必得找個時間好好運動,就算不能真的減到肥,跑跑跳跳也比較健康。以前幾次回新竹,周六傍晚爸爸都會率領全家去附近的清大校園散步。更久以前,例如我國小、國中、高中的時候,全家習慣去走十八尖山,總是比較猛暴的走階梯上頂峰,再沿著比較好走的柏油路,一圈一圈走下山。如果趕時間的話,有一條比較陡,但比較直線的小徑,兩邊種滿變葉木,可以很快的通到停車場。

20141007 病中沒水準日記

圖片
對喔我感冒四天了,而且每一天的症狀都給我推陳出新日新月異的感覺。明明記得應該有特定的脈絡啊,但這次真的太促咪了每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20141003 老老老

圖片
韓少功有一本書叫做《爸爸爸》。它現在在我的書架上高枕無憂,因為短期內應該不會騷擾它。每天都在過著讀書,要不然就是一邊耍廢一邊感到罪惡的生活。我不知道這樣模仿人家的書名會不會引喻失義,但是,主題就是變成校園裡的老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