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4的文章

20140830 文學的現代求生術講座

圖片
有一天在誠品閒晃,不小心看到在紀州庵舉辦的「食衣住行」文學特展,其中有三個講座,在八月的星期六下午邀請作家們針對特定面相分享對於文學的看法。


20140825 也有很辛酸的U-Bike經驗

圖片
接下來我要講一件很荒謬的事,這件荒謬的事情是我製造出來的。

20140821 今天的散步路線

圖片
我今天實在看了太多好風景逛了太多好店,只是憑感覺亂走,沒想到就有這種運氣。這種散步路線可遇不可求,懷抱著野人獻曝的心情斗膽寫成一篇文。

說到寫文,這個暑假我有給自己明確的目標,雖然不是強制,但太久沒寫了多多少少感受到壓力。昨天去圖書館看了好電影,原本想記錄心得的,但那篇文章現在還躺在草稿夾裡,各種不滿意,顯然已經江郎才盡。

寫自己想寫的東西還無處落筆,真的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我知道寫什麼都是看靈感,沒有靈感就是歹戲拖棚,但是靈感要怎麼捕捉呢?去年暑假看了W. Somerset Mougham,中文翻成毛姆,的《世界十大小說家及其代表作》,因為那時的我對於征服世界經典小說懷抱著可笑的夢想,但看到《戰爭與和平》那類的磚塊書還是寧願拿它砸自己的腳。總之,這本評論小說家與小說的書裡面說,作家寫故事,其實只是抄錄,潛意識(也可以稱之為靈感)把那些故事從記憶深處帶到表層,自由自在地從筆尖流到紙上。

但是潛意識是率性、不確定又無法強迫的東西,任何意志的努力都無法激活它。它就像風愛往哪裡吹就往哪裡吹,像雨落在正直的人身上也落在不正直的人身上。如果作家真的無法召喚固執的潛意識的話,那就只好自生自滅,必須孜孜不倦的下功夫,仰仗一般能力。

昨天的文章就是這樣,窮盡思緒,事倍功半,所以被我鎖在房間裡。

今天外出鬼混,其實也是想試試看能不能激活靈感。我最近不小心沉迷於韓國的綜藝節目Running Man,害靈魂也跟著一起匱乏,盯著電腦螢幕像白癡一樣笑。後來我發現,對於我,有兩種藥方,一個是看書,一個是走在街上觀察所有事,尤其是天空和建築物。

暑假快要結束了,前幾周很努力地到處跑到處跳,大多不出台北市,但光是這個小地方,也足夠長見識。最近有點疲乏,因為補習班調課,所以目前多一天補習日,都在晚上。為了替補習養精蓄銳,整個白天都不敢往外跑,到了難得的空白日,也盡量在附近廝混,挖掘鄰里的新鮮地景。

所以早上規劃了一個看書兼走路行程,先到不熟的復興南路、和平東路消磨下午大太陽的時光,然後散步,從瑞安街、溫州街這樣慢慢逛回來。

我最近很會替自己穿衣服,而這項技能也源自於補習。以前穿衣服是比較複雜的,包手包腳的,如果有時間還必須在臉上下功夫,讓氣色好一點,因為我常常呈現槁木死灰的樣子。到了今年夏天,發現自己醜已成定數,決定因陋就簡,穿一些很單調的衣服。這種以簡馭繁的策略,錯了也不會錯得太離譜,走在街上…

20140814 碎嘴

圖片
不好意思又是一篇碎嘴了。我發現寫碎嘴的時候比較容易靈思泉湧,因為那些都是我一整天自言自語的記錄,只要稍加編整就可以成文了。反而寫有題目的東西很難,我必須承認,去松菸看LIFE展那篇寫到身心俱疲,而且我敢打賭一定寫超過三小時。

記憶猶新的是,星期五晚上十點獨自一人在寢室,已經寫到七竅生煙了,整個學校竟然給我大跳電。只聽到咻的一聲,所有電源就被石化一樣,房間陷入一片黑暗。
我是全宿舍第一個衝去開門的,因為快嚇破膽了。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其他舍胞們可以那麼處變不驚,地震的時候,我們房間一定第一個開門,跳電的時候,還是第一個開門。
如果有人拿專業收音器來我們房間的話,會先聽到「咻」,跳電的聲音,然後是「蹦」,我很粗魯的把門推開的聲音。合起來聽,我的房間根本放煙火。

20140813 我喜歡收信

圖片
這個標題是抄襲王聰威的《作家日常》,一本讓我在書店很自私的一直翻閱的書。這本書寫作家平常不寫作的時候都在做什麼事,常常用這種「我喜歡...」的句式開頭。

我喜歡收信,每次回宿舍都會繞去信箱看。失望的時候多過驚喜的時候,不過我喜歡收信。

我喜歡扮演偶爾的家政婦,其實我不見得愛乾淨到什麼地步,我也說過,我的生活被一絲不苟的劃分為工作和耍廢兩個部分,灑掃庭除是難以歸類的項目,所以我沒有很喜歡打掃。不過一打掃起來,會很誠心誠意,會跪在地上擦巧拼,會用茶樹精油點在抹布上把桌面擦乾淨。再來就是,我喜歡收信,把室友們的信件即時擺到她們的桌上。


20140812 我妹

圖片
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寫篇幅很長的文章,倒是很嚮往詩情畫意的散文,尤其我發現很多寫部落格的專家可以進步到一行只寫一句話,廢話過多了,就跳行,讀起來好像蠻輕鬆的。前一篇是個大文,接下來醞釀中的文章又是囉嗦的遊記,中間就祭出一篇短短的文章,也當作這幾天放假回新竹,與我妹拳打腳踢的記錄。


20140807 LIFE看見生活展與十八番晚餐

圖片
今天老師生病了,看起來很辛苦的樣子,所以下午去看醫生,我們也就放了半天假。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還覺得鬧鐘是在惡作劇嗎,根本沒有睡飽啊怎麼會在這種時間叫我起床。早上八點半和一群姐姐擠捷運,台大醫院站到台北車站之間是金融機構的據點,所以我猜她們都是要去銀行工作的姐姐。跟在這群打拼人的屁股後面,跟著塞進襄陽路的全家買麵包,再擠進威爾貝克搶購咖啡,還很迷信的點了溫拿鐵。

整個大三有點咖啡成癮,早上經過便利商店都會捧一杯咖啡出來,尤其冬天喝真的很開心啊。但後來良心發現,覺得很貴而且很肥,又加上擔心自己最後變成咖啡色。停了一陣子沒喝之後,現在竟然有咖啡不耐症了。例如今天嚴格的老師在台上一邊保護自己的肝一邊上課,看得我也不好意思在上課時喝咖啡,拖拖拉拉的竟然放了三個半小時才喝完。中午腸子開始跳舞,害我也一邊保護我動盪不安的肚子,一邊在書店看書,撐了好一陣子,確保自己不會暈倒之後,才搭搖搖晃晃的公車回公館。

我現在要開始記敘星期三的故事了。

星期六是七夕,但是我想到是七夕時已經來不及了,已經在往補習班的路上了。前一天沒保養,當天沒有照顧自己的氣色,還穿著破破爛爛的牛仔褲,很像喜劇電影會誇飾出來的肖查某角色那樣走在街上。回到公館之後,決定還是要替自己張羅一個慶祝方式,所以就跟誠品前的大誌雜誌販售員買了熱騰騰的八月份The Big Issue。

看雜誌的時候不小心發現LIFE展的介紹,立刻就決定要排定時間去了。

每次去這種藝文展演場所,看到一大群跟自己一樣遊手好閒的人,就覺得世界一片河清海晏的樣子。超凡脫俗是超凡脫俗,隱隱還有一點文弱的樣子,可能也是妥協吧。為了融入這些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的人們,還刻意穿上全衣櫃裡最文青的衣服,嘗試很清心寡慾的走在路上,但我妹說這樣子像孕婦。

星期三學生有票價優惠,但我把省下的錢拿去買語音導覽,結論是我覺得語音導覽不太值得,所以加加減減也是沒有賺到。

LIFE雜誌由Henry R. Luce於1963年創刊,特色是用大量照片構成新聞報導,且LIFE的攝影師們能夠打破新聞攝影的窠臼,而能拍下一些比較不具事件性的照片,但這些照片往往又能強烈呈現出某事件給世界、給人類的影響。展場由四個部分構成:「People」、「Moments」、「It's Life」、「Our Life」。我最喜歡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次之,第三部分有點失望,第四部份因為…

20140805 滄桑

圖片
其實我這篇是想要承接《魯蛇》那篇文的,因為我最近重新想起寫文章那天所抱持的觀點。其實那樣的想法都一直壓在心裡,只是難得把舊文點開來看,原本以為年輕氣盛的我寫得爛透了,沒想到細讀一遍還真有那麼一點言之鑿鑿。
不過這可能也表示我真的沒有在進步啦。

20140801 天母北投的單人半日遊

圖片
今天補習班老師放我們半天假,難得可以在正中午悠哉悠哉跑來跑去。以前段考完的下午都可以放風,但幾年前因為家長抗議,覺得下午小朋友會出去鬼混,結黨營私賣國求榮,所以學校們紛紛取消下午的假。沒想到放假這件事也可以成為老頭子的回憶,現在的學生沒有體會過段考完的下午猛獸出閘的心情,很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