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4的文章

20140729 吉本芭娜娜《廚房》

圖片
今天中午去小吃攤買午餐,一邊走一邊想這篇文章要寫什麼。一直以來都是拋頭露面在寫文章的,而且囉哩吧唆,特別是這篇文章可能又要東拉西扯一大堆生活雜事了。我沒有特別做網誌標籤或衝高能見度,但偶爾還是有一些些人會被萬惡的Google搜尋引擎拐來這個部落格啊。一方面是,如果有個人想要了解《廚房》這本書,一點進來發現根本千言萬語卻沒講到重點,那個人應該會很失望想要砸爛電腦吧。另一方面是,這裡面充滿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小事,開誠布公給全世界的人看我也是會害羞的啊。

20140727 碎嘴

圖片
剛剛在決定這篇到底應該定調為「一天」還是「碎嘴」,到底是用靈魂寫的文章還是用嘴皮煽起的小小臭風,結果我決定叫做碎嘴。國小考完月考,常常隔天一整天稀哩呼嚕就把全部考卷發完了,五六張考卷可以訂在一起,規定要家長簽名。


20140725 民生社區的午後時光

圖片
今天下午決定到民生社區走走。上次去是學期末,因為時間不夠,沒有好好坐坐咖啡廳或慢慢的在路上散步。這次把一整個下午空出來,扛著Nathanael West的《寂寞芳心小姐》與吉本芭娜娜的《廚房》,搭公車前去民生社區。


20140724 杜甫〈又呈吳郎〉

圖片
我很喜歡修中文系的課,雖然目前累積學分不多,但修過的課在我心目中都是餘音繞樑的概念。其中,又格外喜歡專門探討某文學家的課,一方面這種課比技術性的分析簡單,另一方面,完整的花半年時間和一個文學家相處,從年輕氣盛到中年挫折,再跟著他從低潮中繼續走完人生,是種很深入很別致的體驗。


20140723 碎嘴

圖片
「碎嘴」的意思是嘮嘮叨叨的報告生活瑣事,和「一天」這個標題不一樣,碎嘴是講屁話,一天是用靈魂在寫文章。其實原本這篇文章有更積極的目的,但寫完生活作息,赫然發現已經形成一個篇幅,決定分兩篇寫。也就是說,這篇是屬於沒有營養的那篇。

20140723 厚積薄發

圖片
一個禮拜有四天要到補習班當兵,因為老師真的出了名的嚴格,很多限制很多眉眉角角。由於暑假是密集課程,老師要在兩個月內教完一年份的課程,我們也被要求各種複習,所以課業很緊很沉重啊。昨天老師對我發怒,因為我把頭低下去看課本兩秒鐘,想要對照他剛剛講的話在課本的哪裡,結果他就說我在恍神,不想上課就不要來(我記得他明明就沒有叫我們不許低頭啊QQ)。


20140720 音樂的一些小事

圖片
這個周末大安森林公園有台北爵士音樂節,客居台北就該好好體會台北的時尚與藝文。白居易被貶到潯陽城,終歲不聞絲竹聲,我很幸運生活在大安森林公園附近,很快地約了雅好音樂的朋友,在周六的晚上到公園享受音樂。

20140710 艋舺的單人半日遊

圖片
去艋舺是很久以前的夢想,去年一整年常常跑迪化街,自己逛完之後帶別人逛,但依照輩分,艋舺還是迪化街的祖先呢,是比大稻埕一帶還要早開發的區域。我一直忘記自己其實已經在冥冥之中到過龍山寺,但也僅止於龍山寺,沒有在附近的街區逛過。其實應該造訪的,或說應該被保存的,應該是連同信仰中心之外的庶民生活圖像,祭神也祭自己的五臟廟,聽天命外也應該盡人事,現實生活與精神生活是彼此照應的。


20140710 我從情侶身上看到的

圖片
以愛情為主題寫的書我看得很少,不然就是只能冷漠地看著情節頓挫,等著這筆爛帳什麼時候算完,等悲歡離合,等繁華落盡。所以對愛情發表意見這件事變成赤手空拳的嘗試,沒有什麼引經據典也沒有什麼高級的概念。

我今天去龍山寺,想花半天的時間遊走艋舺。到了龍山寺理所當然地跑到月下老人跟前,死皮賴臉的和神明說了一些話。有時候走在街上或搭捷運,看到漂亮的女生緊緊抓著另外一半。看看她們再看看自己,覺得自己其貌不揚,印堂發黑。世界上最不會交到男朋友的人,就是冰山醜女,而我就是典型的這樣的人。對我來說,交男朋友就像對統一發票,我還是會意思意思的蒐集每個月少少的發票,但是中與不中聽天由命,不過重點是,統一發票真的很難對啊!

20140708 一週國際大事

圖片
印度女性的便溺之路

日期: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資料來源:BBC NEWS MAGAZINE (原標題:India's Long, Dark and Dangerous Walk to the Toilet)、 關鍵評論網 (原標題:印度女性每天清晨和傍晚的「解放之路」)
採訪的記者到印度首都德里附近五十英里的郊區 Kurmaali 採訪當地女性上廁所的習慣。結果發現,全村的居民中,只有10%的家庭有在家裡設置馬桶,但這些所謂的「廁所」沒有排水設施,只是挖一個深深的坑來裝排泄物,至於排泄物的處理仍要靠自己。 

20140707 一天

圖片
每次當我使用這個標題,大概表示格外單獨。

星期六星期天在衛理福音園短暫參加敦安第十二屆開訓,在山上和伙伴敞開心房滔滔不絕的講話,度過了很溫暖很充實的周末。每次到敦安都覺得自己可以感受到高度的陪伴與一定程度的重視,而且覺得自己的經驗狹隘,生而為人的意義很薄弱,需要積極拓展生命的內容。也可以說,經過敦安,特別是每次的相聚,都改變自己對人的看法:知道應該效法什麼樣的人,也知道應該羨慕什麼樣的人。

謝靈運的詩《遊南亭》裡說:我志誰與亮,賞心惟良知。我們常常用知己來形容朋友相處間最佳的狀態,你懂我我也懂你。但是謝靈運認為賞心比知己更好,因為知己好像是去理解一個人,有一種理性的作為在裡面,而賞心是很感性地去欣賞一個人。


20140703 一週國際大事

圖片
來自:美國、香港

我來執行我的計畫了,《20140701 成為一個知性的人吧》曾信誓旦旦的談到這個計畫。其實蒐集資料的過程比我想像中困難,大三下學期剛結束,寫報告時就有強烈的感受。有一份團體報告我負責寫中國的中誠信託違約案,當時就橫跨兩個搜尋引擎,三種語言(沒錯我把繁體字與簡體字視為兩種語言,老死不相往來)。因為寫報告的過程,對於任何看不懂的名詞或事件大驚小怪,也想要再三求證,不然我要如何替我寫的東西負責。所以文章字數越寫越多,Google Chrome的分頁頁面也越開越多,最後已經連標題都看不清楚。

我原本也只想翻譯或摘錄這些國際大事,但最後免不了要瀏覽一堆網頁啊。

以下就是我閱讀的一些新聞。


20140701 成為一個知性的人吧

沒想到已經變成七月了,原本想用睡前的最後一點灰燼替六月份衝刺文章數,但也沒辦法了,根本流年暗中偷換。

剛剛想到一個很好的比喻(聽起來超沒頭沒腦的,什麼比喻,比喻什麼,你連標題都還沒講在那邊下比喻幹什麼,但我偏偏還不想洩題,先聽完比喻),就是如果我是崔老妮,以全知觀點第三者的角度跟現在的我說,欸,其實你以前是一個很理性很剛毅的人,我應該會爆笑在地上滾吧。現在的我太軟了,像一張衛生紙,沒個性。可能上大學自由了,跟自己相處的時間比較多,好啦也比較孤僻,漸漸培養出很感性的思考模式。我寧願讀文學的書,修中文系的課,培養自己閱讀作品並閱讀作家的能力,也不願意磨練自己成為腦筋很sharp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