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20140530 犒賞

圖片
星期四是濕淋淋的天氣,每次下雨下得這樣不像話的時候,我都會想到以前掃地時間洗完拖把的水桶被不留情地倒在水槽的樣子。加上昨天匆匆忙忙出門,天氣並無異狀,沒有穿涼鞋,所以真皮的鞋子被徹底淋濕了。古代有很多奇形怪狀的酒器,尊、爵、觥、觚,我的鞋子大概也稱得上其中一種,已經盛了滿滿的雨水。

20140520 Rainy Tuesday

圖片
The weather today is a little bit impolite.
I woke up at eight this morning but was still feeling exhausted since I had been staying up late for a couple of days. While trying to recover from this freaking dream about cockroaches in the toilet I had during my freaking REM, I looked out the window and saw the sun so innocent that you could never question its trustworthy.

20140519 雙溪猴硐的單人一日遊(追加)

圖片
一切都是因為我昨天寫網誌寫到凌晨三點,眼看還有松山饒河夜市的事情還沒交代,但隔天早九的課啊,不撤不行了,因此今天用一個追加的概念來補充昨天還沒有打完的東西。

我常常聽到電視上的明星介紹饒河夜市的好料,但從來沒有去過現場,甚至連饒河夜市在哪裡都不知道。既然標題都叫做「追加」了,今天只好繼續加碼小常識。饒河街的興起跟饒河一點關係都沒有,這裡並沒有一條河叫做饒河,那條是基隆河!饒河街跟台北市很多地名一樣源自於中國大陸的省份或縣市,饒河縣,就是黑龍江省裡一個國家級的貧困縣。

饒河夜市距松山車站無敵近,而松山車站本身被打造的有點像板橋車站的狀況,車站樓上有個商場,賣很多食物並開了一些些服飾店。從我繞著UNIQLO猛逛依依不捨的樣子證明我還是一個無用的都市人,有時愛好田園風光,有時感觸良多,但還是必須在都市的便利裡生存。

總之我毫無障礙的走到饒河夜市的大門了,我一整天吃那麼克難就是為了傍晚這一tua要吃個老母豬不抬頭,所以立刻略過大排長龍的世祖胡椒餅,很力爭上游的在人群中行進。

全饒河夜市我超推「蛋中蛋」,它是我第一個覓到的食物,一吃下去根本熱淚盈眶。

這家蛋中蛋不好找,首先我去的時候外面沒有人在排隊,然後攤位小小一個很不起眼,但是一定要為了全身的粒線體出生入死找到它,因為真的太好吃。蛋中蛋的經典口味是土雞蛋起司,顧名思義就是用雞蛋糕的外殼把土雞蛋以及起司包在裡面。
這已經被我小心地吃了一口,不過不難發現外觀類似雞蛋糕。
這已經被我狼吞虎嚥很多口,總之裡面是一顆半熟的蛋,會爆漿,漂亮的金黃色蛋黃汩汩流出。嘗起來的味道會先有雞蛋糕的甜味,然後是土雞蛋搭上起司,鹹鹹的香味。
雖然一小顆25元稍貴,但如果你甘願為了美食花錢的話,這顆蛋中蛋真的很值得。我邊走邊吃,原本想要立刻折返把攤位直接買下來,但念及膽固醇所以作罷。如果我下次再回來饒河夜市,一定是為了它,好吃到跪在地上的蛋中蛋。
饒河夜市的主流美食還有爆漿雞肉捲。根據我的側面觀察,雞肉捲彷彿是把雞肉填充到雞皮做成的殼裡面,像灌香腸那樣把雞肉們灌成長長一根雞肉捲,然後放到架子上烤。
我本人沒有很推雞肉捲,因為吃起來不甚清爽。當然爆漿還是有的,咬下去時會爆出一個油油鹹鹹的雞汁。但如果真的那麼愛吃雞肉的話,就去吃雞肉就好啦,你不會忍心看著雞肉們侷促的擠在雞皮殼裡面的,光用看的我壓力就大了。
我的覓食之旅很迅速,用剿匪的精神一不作二不休…

20140512 雙溪猴硐的單人一日遊(下)

圖片
這篇是要接續上上禮拜周末的〈雙溪猴硐的單人一日遊(上)〉。上次那篇講到早上在雙溪的行程,接下來這篇就講下午在猴硐的事情。

在雙溪站上車的人很少,列車還是空蕩蕩的,很舒服地坐在絨布沙發上吹著涼涼的冷氣。到了猴硐準備要下車,月台上早就擠滿了人,車站裡面也有附設的紀念品店,不愧是觀光勝地。

來到猴硐,所有人應該立馬直接衝廣場看貓吧!我在遊客中心蓋完戳章之後,也躡手躡腳地隨便跟蹤一隻貓,在廣場上散步。我很喜歡貓的跋扈跟孤單,以及他們與外表不符的冷酷,所以我喜歡看獨行的貓。但是最近猴硐好像開始賣起魚罐頭,讓遊客可以隨心所欲地餵貓。所以在廣場上,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粗魯追逐貓的人類,而且由於貓實在太供不應求了,所以常常看到很多組人馬同時圍攻一隻貓的狀況。

大家都還是清楚貓不是玩具,所以就算搶輸別人,沒有獨占鰲頭的佔有一隻貓,人類們也不會怎麼樣,但是那個場面怎麼看怎麼尷尬。

雖然這邊的貓看似養尊處優、衣食無缺,但都還是瘦巴巴的。我今天看了一則Newsweek的報導,主題是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強調大家可以互相「租用」對方正在閒置中的資產,這樣就不用特別花錢去買一些自己久久才用到一次的東西,例如帳篷、小朋友的腳踏車等等。我覺得既然大家都can't resist貓的萌樣,應該可以有一個商機是出租貓(前提是主人要在現場防止自己的貓被拐走),這樣還可以順便交朋友。


好啦反正當我鏡頭對準準備要拍一隻貓時,一個日本小屁孩一個箭步衝上前,直接把盛滿魚肉的湯匙塞進貓的嘴巴裡面。瞬間我要拍的高級貓變成一個閹然媚世的嘴臉,彷彿專食嗟來食,一個好端端的品格就被討厭的屁孩戳破了。

貓咪們真是過分可愛,就在我快要被逼瘋之際,順著步道,就被帶離貓群聚集的地方了。基本上步道沿著基隆河往三貂嶺的方向走,路上,經過了一個很像廢墟的東西,原來是整煤廠以及因應煤炭滯銷而加蓋的倉庫。

沒錯,我要說,如果來猴硐只為了看貓那實在太可惜了,全台灣的寵物店都可以滿足你的需求。猴硐是全台第一大煤礦場,整個猴硐觀光步道的規劃全部都圍繞著「黑金」的主題。在熱烘烘的猴硐走了約10分鐘,越往前走人越少,但路旁的基隆河很漂亮,也時不時可以spot到與採煤事業相關的老建築。

我非常非常推薦地質生態館與礦工紀念館。雖然多數造訪的遊客只是為了借廁所或走馬看花晃過去,但工作人員依然非常熱心的介紹館內參觀路線,…

20140514 Capellini

圖片
I am still working on the travel diary subsequent to 《雙溪猴硐的單人一日遊 (上)》, but as mentioned, I should also embark on this epic self-training as soon as possible. I guess the ultimate goal of this self-training stuff is to make myself both comfortable and confident when sharing thoughts in English. But since I haven't been writing English articles in three years and all those skills I used to possess are currently dormant, I need to start it all over again.

Stage one of this training program is to write something brief and light about the day.

Here we go.


20140512 一個牙醫的社服歷程

我剛剛翻到自己一個臉書舊文覺得很感動,而且還是因為那陣子(2013年5月底)大家嫌我一直發廢文講屁話,所以我想說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乾脆針對當時去聽服務學習成果發表會的經驗來寫成一篇動態。話說我會去翻動態,是因為剛剛在聽線上演講,演講內容是關於一個牙醫在澎湖七美以及柬埔寨的服務經驗。

因為最近有點忙,不但欠了一篇旅遊網誌,更規劃日後要寫英文文章。我原本想要昨天就寫第一篇,但本人一點準備也沒有腦中一片空白,所以先暫緩一下,等夠格了再來寫。所以,我這邊就直接貼我去年的動態,以及剛剛針對線上演講寫的爛心得。文筆想必會很爛,且心得結尾更是用一種好高騖遠的心態寫了倉促ending,不過還是希望可以作為一種魯直的分享。


20140504 雙溪猴硐的單人一日遊(上)

圖片
從前幾天的文章可以發現我這個禮拜過著怨婦般的生活,為了替悲傷的生活與回歸正常瘋女人之間找一個破冰點,昨天匆匆決定今天要自己搭火車,隨便到一個從未聽過的車站下車,然後好好在那個小鎮中流浪。

還有最近為了訓練英文聽力,逼自己聽TEDTalk,聽到有一個講者激勵聽眾每天實踐自己的小願望,並累積實行30天,生命會很不一樣。以他自己的例子,他的正職是一個坐辦公桌的(或是弄電腦的人),結果他花了30天創作一本小說,雖然這本業餘小說可能沒有很厲害,但至少這樣以後別人問他「從事什麼」時,他可以說:「嘿我是一個小說家!」

這聽起來很誘人,而我自己呢,剛來台北時就立志要在每個捷運站下車,並且從捷運站周邊的地景以及人的心情來「名狀」那個地區的特色。從捷運站著手是因為捷運站給我超大的安全感,因為捷運就像一種函數,照理說輸入什麼,跑出來的絕對不會錯,捷運葛格會順利的把你送到你要去的地方。此外,捷運站是很生活的工具,不像火車或飛機,多多少少有一種「要把遊客送去景點」的意味。我想要體驗的是很生活的、很有貼膚之感的城市氣氛,所以我傾向於在任意捷運站下車,然後沿著捷運站亂走一通,能走多遠是多遠。

昨天閒來無事統計了一下我的捷運站足跡,發現我好似太悠閒了,對很多捷運站略通一二。現在有些捷運站變成我的好麻吉,例如我好喜歡中山站與士林站,有時候也會特地跑去東門站逛逛。

話說回來,想要搭火車亂走可能也是一種實踐吧,而且是捷運的挑戰版。不過其實也並非隨機亂找火車站下車,因為我還是要注意火車時間啊!所以最後就很隨興的規畫好路線:先從台北一路搭火車到直到雙溪車站,下午到猴硐,傍晚在松山站下車去饒河夜市解決晚餐,然後再想辦法回到公館。
不想浪費時間睡覺,所以殘忍的決定在星期天的早晨竟然要七點半起床。昨天收拾書包,想要替自己帶一本適合旅遊時收看的書籍。但是我的書架上全部都是艱澀難解或沉痛的書,根本一點小確性也沒有,所以最後只好帶著最貼近心情的《公東的教堂》與我同行。其實這種概念有點像是搭配衣服,為某個場合某種心情準備好一套適合的顏色、款式、花樣,《公東的教堂》講白冷會教士錫質平神父在台東蓋教堂蓋學校幫助當地人的故事,作者筆調蠻輕鬆,卻也不失啟發感與細膩的心情。
今天先搭捷運到台北車站。對了前幾天忘記說,星期四我又累腳又痛,在捷運上當然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不過還是強自鎮定,所以臉上完全沒有表情有點行屍走肉。這時捷運門…

20140502 一天

圖片
現在每天的生活都有點像是,洗澡的時候把自己關到一個很小的空間,我會跟自己說話,有時候也會哭給自己聽。例如昨天就在淋浴間待了非常非常久,久到頭髮都快乾了,最後終於跟自己說,不管怎樣都還是要開門走出去啊,不要再下沉了,等你收拾好我們就一起走出去。睡前我會一邊抹保養品一邊亂看一些隨手從書架上抓下來的雜誌或書,然後我就爬上床,做一些伸展的動作,最後幾乎是貼著牆壁把臉埋到抱枕之中睡著。

每天晚上都跟自己說那句《亂世佳人》中郝思嘉的名言: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結果每一個隔天我都好端端地起床了,用辣辣的薄荷牙膏喚醒我的舌苔,然後給自己張羅早餐。每個每天都的確是新生,生活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不無聊,強烈感受到每天每天都在替自己找事情做,然後替那些事情賦予意義。最近寫文章寫得很頻繁,因為不知道要怎麼說、跟誰說的時候,我就想說,算了吧,跟以後的自己說吧。


20140501 Paris, je t'aime

圖片
今天早上沒課,還是故意在正常的時間起床,梳洗用餐耍廢後,在微滂沱的雨中走到總圖,想要在多媒體中心看電影度過一個早晨。我心目中預設的片單,要不就是幾百年前的黑白或彩色低畫素影集,例如英格麗‧褒曼的《東方快車謀殺案》,要不就是法國電影。

人生中看過的電影雖然不算多,但是我如此老朽,以年齡論也算看過不少片子。目前心中排行第一名的,是《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不僅背景音樂好聽、藝術手法不退流行,連劇本都可以讓我又哭又笑,而且注意喔我是一個對電影畫面冷血到不行的人,幾乎不會被刻意的梗取悅,除非被感動到,且那個感動讓我願意發自內心地笑。除了《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之外,《雨果的冒險》對我來說也不錯。事實上,這兩種電影是同一種調調,質感非常細緻,略為神經質並帶有高度的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