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4的文章

20140227 楊絳《我們仨》

圖片
2014.02.27 一本看來傷心卻又溫暖的回憶錄


終於夠有誠意,等到圖書館楊絳的《我們仨》重回書架,得以借到它。書已經被翻到軟軟爛爛,多少個指紋壓在上面,翻到書本最後一頁的借閱卡,從民國95年上架開始便有輝煌的借書記錄。

20140223 我怕記不起來

2014.02.23 看完文章就會知道標題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所有作家都是怕忘記的人,先說小說家好了,英國小說家毛姆在《The Art of Fiction》裡面說,小說家在創作時其實只是在做一個抄寫的動作,我們或許會稱那些突然產生的想法或創意為「潛意識」(其實「靈感」是更貼切的詞,但毛姆認為靈感這種高貴的字彙只能保留給詩人,不然會讓小說家自抬身價)。總之記憶深處的某種想法被潛意識帶到表層,並自由自在的流瀉到筆尖上。所以(以下不是毛姆本人說的但是我覺得)小說家貌似是一些想盡辦法抄錄靈感的人,他們怕忘記靈感。

散文家就更不用說了,散文是一種貼近生活的文體,寫的就是生活,一些時間的片段。


20140221 妙莉葉‧芭貝里《終極美味》

圖片
2014.02.21 一本小說有關對美食的追憶

作者是大名鼎鼎的妙莉葉‧芭貝里,《刺蝟的優雅》的作者。書中對作者的介紹寫到,如果妙莉葉厭倦了現職(哲學老師),最有可能轉行當美食評論家,也難怪這本頌讚美食的書寫的那樣優雅。

《終極美味》短短的173頁,馬上可以看完。不過我最讚賞這本書的點不是由於讀起來毫不費力,而是因為這本書已經幾近散文化,除了虛構的角色、虛構的情節之外,這本書一切都是真實的。也因為少了情節的蠱惑或血脈噴張的刺激感,這本書在創作之際應該非常赤手空拳,而因為散文的方便性及自由性,本書更是貼近人性自然的。

20140219 開學了

圖片
2014.02.19 寒假結束新學期開始縱虎歸山

開學的第一個改變就是現在打網誌的標題終於不用翻出手機查日期了,寒假的時候最欠缺的就是時間觀念,有時候甚至連星期幾都忘去。一回到學校收到各科syllabus 看到標題寫著新學期spring 2014都會很開心,感到希望無窮因為是春天吶。但是最近也是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尤其明明說好星期三才變天,沒想到星期二中午就偷跑,而我還穿著短袖罩著薄薄的長袖襯衫在外面奔走,等到晚上九點回到房間早就已經被凍成化石了。

對然後我就感冒了,從日頭赤炎炎變成落雨冷吱吱,全部都是隨人顧性命所以我又感冒了。上學期期中考周的星期一衝去屈臣氏忍痛花200多元買了伏冒熱飲以及雪天果還覺得很浪費錢沒想到今天又用上了。

這篇網誌是要記錄星期一到星期三的所有事情。


20140216 冰雪奇緣Frozen

圖片
2014.02.16 不如大家一起手牽手來看這部好動畫



(這是一篇一直存在草稿夾的文章,今天重見天日,請容許我用現在式寫文章)今天到電影院看了3D的《Frozen》,天啊好久沒有看動畫片了,上次進電影院也是久遠以前的事。但最近塗鴉牆被所有人洗版,大家都要去看《Frozen》,看一遍不夠還要看第二遍。

我覺得我要多多培養去電影院看電影的習慣,因為大家的情緒會彼此感染,例如今天大家都在親切的笑某個梗的時候我都一張後母臉,從今而後應該積極釋放情緒。進電影院還一掃最近的宅氣,always待在家真的會讓人做出很多異常的舉動,例如今天傍晚我就躺在我妹的床上
,她則在隔壁努力的刷廁所,還必須一邊聽我把Lady Gaga的《Judas》即興改成《Panda》來歌詠敬愛的圓仔。


20140215 圖書館和書店都是神奇的地方

2014.02.15 寒假的尾巴去清大圖書館裝氣質有感

其實這篇原本是接續《台北國際書展》那篇,但是不接續也沒關係,甚至是兩碼子事。

情人節那天看破紅塵,毅然決然在大冷天瑟縮地走到清大圖書館窩一個下午。孤陋寡聞的我上星期天才真正踏入這個名聞遐邇的好野圖書館,究竟有多好野,一個讀清大的朋友跟我說光是門口一尊雕像就要價400萬,更遑論內部種種大翻新的成本。

第一次去圖書館走錯路,走到蘇格貓底旁邊的舊址,結果嚇死我因為景物全非,杳無人煙,有種走入奇怪的夢境的感覺。後來猛然想起附近有一棟新蓋的建築,不妨去走走看,才來到這座高級到令人目瞪口呆的新圖書館。清大圖書館和多數大學圖書館一樣仁慈的開放民眾換證進入,其實一樓我沒有認真逛,但放眼望去已經覺得說有多高級就有多高級。二樓我參觀過雜誌區,分明就是大陣仗一整面牆都放雜誌,從商管、流行、科普到休閒應有盡有。三樓是更加高級的多媒體區,每張椅子都太有設計感,坐起來既舒服又淘氣,真的是很照顧使用者的感受。記得第一次逛清大圖書館我就坐在一張可以搖搖晃晃的椅子上看法國電視台TV5的國際新聞。

20140212 透視維梅爾

圖片
2014.02.12 睽違超久終於再度看畫展


說來可恥,印象中我有真的花錢看的畫展,最近的是故宮慕夏展,不過那也是高三的事情了。每次看展都覺得自己鑑賞力不足,也可能是年紀的關係。這次麻吉相揪,加上對維梅爾也算有認識,耳聞這次的展辦得不錯,因此也跑來中正紀念堂湊熱鬧了。

20140210 台北國際書展

2014.02.10 書展的種種

星期六早上十點和媽媽、妹妹到世貿一館stand by,隊伍沒有想像中長,但也夠等了,到了我們入場時,當日進館人次已經累計2,500人。

妹妹當然盡做一些斯文掃地的事,例如帶著一個購物袋直奔小說區,準備幫同學大肆收購週邊商品。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那類文學作品的統稱是什麼,但它們與其他的書種絕對有鑑別,因此我很想用一個明確的名詞區別它們。時代真的在變,我國中的時候看過最休閒娛樂的書是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一系列推理小說,現在的小朋友可能厭倦那些慢火燉煮而成,長篇、入味的文字(剛剛腦中閃過的畫面是滷白蘿蔔)。但往好處想,他們越來越能接受奇幻的劇情、奇幻的道具、奇幻的武功、奇幻的神人關係,以及奇怪的名字。說真的有一次試圖翻閱我妹珍藏的「那類型小說」,光看到主配角名字就快要崩潰,那不是什麼名字,簡直是哈利波特裡的某種咒語。

一定要找一天開導我妹,我們不是歧視動漫,動漫的創作歷程也十分艱辛,但是讀者不應該把動漫視為一種商品。我們不應該只被動的迷戀動漫作者以及授權的周邊商品所創造出來的動漫環境,應該要像閱讀一樣,讓這種文化對我們構成創意上的刺激,並能夠把這些刺激擴展到更廣大的領域。

20140208 我們讀這些要做什麼

2014.02.08 其實這篇是解釋我為何去國際書展,結果就如此長篇

每年寒暑假賦閒在家,除了讀書之外再也想不到更上進的事情可以做。媽媽常常嫌棄我總在做與本科系背道而馳的事,而且她是真的很語重心長地在關切我的未來,別人的寒暑假在實習、在出國、在當志工、在玩樂培養人際關係在學開車,而我淨做這些人畜無害的事,而且看的書看的節目偏偏不是財經類型或重點新聞。最近想要當一個雜學的人,我覺得雜學的人不特別如何,卻也特別如何。依我看來這個社會並不特別寵幸雜學的人,因為雜學不見得有出路,而且也不是一個直觀的能力:我們談到技能,我們指涉的是會不會操作複雜的電腦軟體、會不會做股市預測、會不會烤麵包,但沒有人會留意一個人是否多識於蟲魚鳥獸之名。

所以雜學得到一個很不要緊的歸宿,變成一種興趣。雜學是培養人文素養的基礎,因為所謂人文素養,就是認清我們與世界的連結,並且對萬物產生源源不絕的好奇心。

好啦所以才想要看書。


20140206 盤點那些讓人欲罷不能的歐美劇們(中)

圖片
2014.02.06 律政類、喜劇類

今天就來繼續上一篇的盤點,先從律政類開始:

D. 律政類

1. Eli Stone(2008) 神奇律師

這部影集是高中看的,在台灣應該沒有多少人聽過,畢竟在美國據說拍了兩季之後發現收視慘澹所以也狼狽收場。但這算是我的啟蒙影集,也是為了學英文所以看的,和《Battlestar Galactica》比起來這部影集親切多了,也是第一次覺得律師的工作很酷。
主角Eli Stone,由某篇網誌提過的Johnny Lee Miller飾演,乃Angelina Jolie的前夫,後來主演了美國版福爾摩斯《Elementary》。《Eli Stone》描述一個律師某天突然出現幻聽,再來更出現幻覺,親眼見到一群人在不合理的地方唱唱跳跳彷彿拍攝歌舞青春一般。這些幻聽幻覺在醫學上雖然被解釋為腦瘤,但卻也給Eli Stone不少正面影響。Eli Stone原先是一個自私自利只想賺大錢名利雙收的律師,完全不想關切周遭的事物,也懶得同理自己的客戶,整天只想打贏官司。但是這些幻覺卻給了Eli 某些道德啟示,讓他開始自我覺醒,也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這部劇的確到了後期變得比較疲乏,因為pattern太相似:Eli 出現幻覺→Eli 掙扎→ Eli 做好事→The End,每一季埋的主伏筆也讓人提不起興趣。然而這樣有暮鼓晨鐘功效的劇還是值得鼓勵,也讓我們知道在各行各業都需要有面對道德選擇的勇氣和信心。


20140205 盤點那些讓人欲罷不能的歐美劇們(上)

圖片
2014.02.05 科幻類、動作類、超自然類

很久以前就打算要列出所有我看過的影集們,但是這個任務還是在假期的時候做比較沒有罪惡感。我看過的影集應該不算多,而且很多都是爽片性質,通常都是在宿舍進食的時候看。這養成了我吃飯一定要吃45分鐘以上的習慣,吃到飯都涼了還沒吃完,因為消化系統已經配合劇集的長度來process食物。

以下的圖片都來自網路,然後會簡介一下這些劇和我的關係以及他們的內容。


20140201 初二回娘家

圖片
2014.02.01 風光明媚逛台北


我們家的傳統,就是每年初二都會回台北外婆家圍爐吃飯。幾年前外公外婆還沒有被迫從捷運民權西路站附近的舊家,同時也是一個滿載回憶的警察宿舍社區搬走時,我們都會把車停得老遠,然後從蜿蜒的菜市場小巷子鑽進外婆家前面的小弄堂。以前的社區是標準的敦親睦鄰款,每家每戶都是小透天(真的很小),不但和鄰居左右相鄰,和對面的鄰居也僅僅隔著兩公尺的柏油路,大家傍晚都會在門口乘涼。
以前的初二拜年行程,總是先吃飯,然後到附近的公園溜滑梯,有時到雙連國小附近散步。後來土地被建商收走,要改建成大樓,外公外婆已經算是住到沒水沒電的釘子戶,終於必須搬走,就搬到板橋的某個公寓之中。
不過在回板橋之前,我們還是到舊家附近的孔廟拜拜,希望妹妹今年升高中會考可以有聖人的加持。孔廟其實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地方,因為孔子在我們心中畢竟比較類似於一個哲學家或教育家,而不是神明。所以早晨的孔廟人不多,也沒有香火繚繞,很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