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3的文章

20130929 早安大安森林公園

圖片
20130929 不早不早,八點而已


以前一直該該叫要去大安森林公園玩耍,而且我想要用返老還童的方式,揹著後背包、綁馬尾、肩膀上斜斜掛著那種按壓蓋子側邊蓋子就會彈起來的水壺,一蹦一跳的在大安森林公園踏青。今天約了早上十點要和朋友在捷運市政府站見面,great這樣我的星期天就充實了,我可以一大早就先到大安公園打滾,時間差不多了再轉乘公車抵達市政府。

20130928 班蘭口味的椰果

圖片
2013.09.28 一個夏天尾巴的味道


今天下午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又懶得出門。外面的天氣很像夏天的尾巴,太陽依舊在,不過剩下的就是七八月的餘溫。為了要讓這個下午不要那麼tedious,到樓下販賣機買了微舒打,然後從冰箱挖出七月去新加坡買的班蘭椰果。

我剛剛google一下台灣有沒有所謂的Pandan,畢竟和新加坡同屬熱帶地區,我在新加坡時大街小巷都看的到班蘭料理,沒有道理台灣種不出類似的植物。後來的確查到了,據說早期台灣有種過Pandan,在中文翻成芳蘭,最廣泛的用途是煮茶水。但是後來芳蘭不流行了,現在只能偶爾在傳統市場或花市看到芳蘭的植株(芳蘭葉),不然就是在賣很多進口品的名貴百貨公司找到芳蘭口味的食品。

喔對我剛剛到youtube查了一下,芳蘭葉細細長長,長得很像粗一點的、側面剖開的蔥,甚至連剁碎芳蘭葉的聲音都很像在切蔥段。

我還是習慣稱它為班蘭,因為在翻譯上比較make sense,而且在新加坡時大家都這樣叫它。我剛剛下定決心要寫一些以照片為主題的新加坡遊記,縱使那是一個幾乎全然工作性質的五天四夜活動,縱使那已經是快三個月以前的事情。

在新加坡吃到的是班蘭口味的娘惹糕以及戚風蛋糕。說了那麼多,班蘭到底是什麼味道?我覺得偏向椰奶的味道,但是這樣說很不專業,有點像是我們對龜不了解,就以為海龜、烏龜、象龜、彩龜、石龜是一樣或相似的生命。其實班蘭的確帶著濃濃的tropical smell,所謂的tropical smell可以想像成椰子、香蕉、榴槤那類的水果,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調調,而班蘭也是其中一員。雖然在台灣不是尋常的食物,但是吃下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所謂的「似曾相識」就是那股tropical smell。

不過吃習慣就可以理解了,很特別的食物。

我在新加玻吃的一個是赫赫有名的班蘭蛋糕,剛剛上網搜尋時,所有班蘭相關的關鍵字跳出來都是班蘭蛋糕,一個綠油油的食物。除此之外還有班蘭口味的娘惹糕以及調味汽水。值得一提的是不曉得為什麼當地的甜點顏色都很鮮豔,彷彿用螢光筆著色一般,尤其是那個綠exactly是螢光筆的綠色。可能這樣比較好看或比較能引起食慾?

最印象深刻的還是一款特別的娘惹糕。外觀有點像一坨一坨的麻糬,裹上椰子粉,不過它吃起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這個點心的外層是一個澱粉做的,透光的膜。把它咬破之後會爆出班蘭口味的糖漿,真的太好吃了。值得一提的是所謂的爆漿,不…

20130927 剪報人生

圖片
2013.09.27 每個人都應該偶爾看個報紙


不知道為什麼開學之後同時體認到上課專心以及看報紙的重要,折衷辦法就是停止使用手機看網路新聞,轉而去便利商店買實體報紙來看。

我近期買的第一份報紙,頭版就是九月政爭的事,後來我買的每一份報紙都在講這個。其實我不是很喜歡看頭版,因為篇幅太長,加上我會逼自己把相關的報導全部看完,所以後來我都瞄一眼頭版消息,然後翻到裡面繼續看。

這樣想起來我看報紙也是蠻挑的,總之,頭版看狀況、社會版跳過、社論跳過、體育版跳過、家庭副刊跳過。一份報紙這樣減肥減下來,真的會看的也不是很多,所以不會花很多時間在讀報。

開始看報紙之後當然也很擔心實體報紙走入歷史。報紙是一個很有歷史感的東西,現在去看一些歷史的書,都還會提到某某人上了英國報紙的頭條、法國某畫報的版面(如孫中山),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現在的報紙當然更加多元,不變的是傳承的意義。

實體報紙強調的是「一天」,因為傳統的報紙通常只在清晨出刊,所以人們可以在買早餐的途中順便買一份報紙,回家配著早餐看。網路新聞則是隨時隨地每分每秒都可以上傳,不局限於一天的早晨。所以相對來說,實體報紙開啟了「一天」,是接受一天訊息的開端。此外,網路新聞有選擇的機會,例如我們可以選擇只搜尋馬王政爭的新聞、央行調息的新聞,或某項食品又被檢測出有毒物質的新聞。但報紙沒得選,它以時間為單位,提供的就是「一天」之內發生的大小事,所以不挑食的人可以完全get到所謂的「一天」。

實體報紙當然還有很多優勢,由於網路新聞強調即時性,所以常常出現很多未經修飾或是沒有內容的報導,不然就是下一秒出現的新聞和前一則新聞感覺提供差不多的訊息。實體報紙雖然也有趕稿壓力,但至少比較有組織,每一則新聞都有存在的意義,記者當然也有時間去查他們不會的生字或成語。

小時候家裡附近的菜市場有一個報攤,就開在豬肉攤隔壁。每次附近的攤位被搞得髒兮兮,就只有報攤還維持一定的整潔和秩序。以前媽媽去買菜,都還會順便向老闆買報紙來看。雖然那家店消失十幾年了,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個老闆在精神層面上好幸福,他就是一個king,每天都統轄著一個訊息王國。

最近看的多半是財經新聞,因為嫌一般報紙的財經版太簡陋,所以買了這份工商時報。一攤開工商時報覺得自己簡直live in paradise,因為所有財經新聞都在裡面,還貼心地劃分為 房產新聞、產業要聞、證券投資等等。下次…

20130926 秋天好像來了

圖片
2013.09.26 如果秋天真的來了,不意外

今天早上蠻涼的,不過也是有點令人懷疑。小朋友睡眼惺忪的時候都很可愛,但當他們吃飽喝足之後就會go crazy,以前有被早晨的太陽騙過,所以搞不好涼涼的天氣只侷限於早上八點。

但今天的天氣很乖,照著期望值走,一整天都是這樣,風帶著涼感。

我最近發現人類居然可以透過寫網誌的方式來訓練自己的作文,所以就吃力地在從事這種自我練習。其實我看過的網誌不算少,尤其寫吃喝玩樂的更是不少。昨天我很勤勉好學的研究那些有名的部落客如何寫出引人入勝的美食文,結果我發現 1)照片通常是很關鍵的因素,不管是從四面八方拍同一個食品,或是像解剖青蛙一樣把食材全部攤出來;2)通常吃過很多家餐廳的人會變得很有公信力。總之以前我都從讀者的角度來看文章,發現讀者追求的好像多半是「有人先去試水溫」,因此如果試水溫的人如過江之鯽,並且對餐廳提出「中等以上」的評語,那家餐廳就會變很夯,也讓人躍躍欲試。


20130924 今天吃什麼

圖片
2013.09.24 今天吃【我家涼麵】【Sababa Pita】



自從開始天天帶相機出門之後,我就覺得世界上的東西處於一直變動的狀態。今天看到的東西,明天就不一樣了。例如昨天的管院大草坪有一群可愛的幼稚園小朋友在上足球課,草坪上架著迷你球門,小朋友在那邊蹦蹦跳跳。照理說應該要捕捉這個畫面,因為他們太療癒了,但是在那邊猶豫半天,覺得自己拿著相機很像變態的壞人,所以就放棄了。

今天的課到15:10,這個時節,下午三四點的太陽比早上的太陽好。就像人生一般,早上九點十點的陽光有種屁孩的感覺,因為他們還有大把青春,可以有恃無恐的、囂張的把你曬成一個躺平的狀態。至於下午三四點的陽光,就是退休前夕的黃金時期,不再是莽莽撞撞的熱力,而是溫暖的感覺。


20130923 今天吃什麼

圖片
2013.09.23 今天吃【茶涎】【Bread First】


這篇一定會很短,因為重點只是要記錄一下美妙的鐵觀音葡萄。

對過課表之後發現,除了過年之外,每個星期一都要乖乖到補習班上稅法。北車附近的補習街有很多賣吃賣喝的攤位,單單飲料店就是一個戰國時期的概念,群雄割據,幾乎所有鼎鼎有名的飲料店在這裡都有分店。

暑假的有一天從捷運站冒出來,覺得當初被后羿射下來的太陽應該偷偷復活,超熱,渴甚,於是開始尋尋覓覓飲料店。

原本想像孬種一般在自己的comfort zone當中隨便挑一家來喝,例如COMEBUY或50嵐。還好那天有英勇一點開發新的飲料店,否則我大概永遠不會喝到信陽街這家茶涎。


20130923 今年的中秋連假怎麼過

圖片
2013.09.19 2013年的中秋節

其實用西元年來介紹中秋節很蠢,畢竟這分明是中國人的節日。

今年中秋節在星期四,彈性放假的話就把星期五一起放掉了,所以名義上有四天連假。為了避開星期三傍晚之後的返鄉人潮,當天下午三點就連滾帶爬的衝到台北轉運站,還好人還沒多起來。

連假的這幾天冗的很不可思議。忘記是蘇轍還是東坡曾說,若要人長壽,只要過得很閒就好,閒閒的時候會覺得時間走比較慢,造成精神上的長壽。我不喜歡不清不楚的引用,原本想要去google一下原文,不然至少也讓我確定一下出自何人。但是好像沒有人在歌頌這種沒出息的文字,所以我無從查證。

基本上我很同意這句話啦,尤其上了一學期的東坡詞,知道東坡的處世價值觀,就覺得他們兄弟還蠻通達的。

星期天我曾經稍稍記錄一下這幾天做了什麼事,剛剛才回到台北,坐在宿舍,吃Starbucks的蛋捲加上一杯有機紅玉,突然覺得要振作起來了,於是先從最沒有負擔的寫網誌開始甦醒。


20130919 今天讀的《三毛傳》

圖片
2013.09.19 《三毛傳》


每次到圖書館借書,都想借一本傳記來看看,老實說每次借七八本,通常都不會看完,而傳記類的書,一定被我放在閱讀次序的最末,所以我從來沒有看過借來的傳記(例外是林語堂的蘇東坡傳,因為有一次太無聊了,手邊又沒有別的書,看下來倒也津津有味)。

其實我沒看過三毛的作品,只有在國文課的時候,老師講起賈平凹的小說,順道附贈介紹三毛臨死前寫給賈平凹的信,才對這個名字有了記憶。

上星期六晚上在總圖的大書櫃前面晃了半天,發現三毛的傳記竟然長長一排,害我被好奇心驅使,借了一本最厚的回家,趁著中秋連假,好好看一看。

這本《三毛傳》,由晨星出版社出版,作者是陸士清、楊幼力、孫永超。


20130917 今天吃什麼

圖片
2013.09.17 今天吃什麼

【兄弟蚵仔麵線】【龍潭豆花】

這是我第一次發吃東西文,所以開門見山地講一下緣起。

創這個網誌最臨門一腳的因素就是想要po吃東西文。但好死不死我從來就不知道東西要怎樣達到「客觀上的好吃」,所以擔不起一種導遊的角色。

加上以前常常外帶午餐或晚餐,躲回宿舍配電腦影集吃,很少享受餐廳、麵攤、小店的感覺。吃東西的樂趣不僅僅來自盤中飧,還有環境的影響甚至人際的互動。

po這種文只是想提醒自己要鼓起勇氣去陌生的餐廳吃飯,要走出原本的生活,要多打開感官。用一種記錄的方式來寫文章,不用太heavy,也不用像美食小尖兵那樣刻意地鍛鍊自己的品味。也不是提供一種吃好料的憑證。


20130906 中山北路散步

圖片
2013.09.06傍晚的走路日記


剛剛觀摩了別人的網誌,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用一種我手寫我口的方式來寫事情。別人的文章都會鋪采摛文,體物寫志,把生活文學化或藝術化,但我無法。

從照片可以知道這裡是中山北路。「條通」在日文裡面好像是「路」的意思,六條通可以翻譯成第六條路。

想當然爾六條通這樣的稱呼是日治時期留下來的,這些條通們(就我所知有九條通,而我自己當天參觀的是六條通與七條通)連接著中山北路和林森北路。條通們互相平行。


Set-up Talk

圖片
我發現我細漢的時候就一度想要創一個英文網誌,還可恥的把經營網誌這個目標寫在考大學的自傳裡面,雖然沒有真的publish,但從草稿看,Gosh我以前的英文真好,現在有種傷仲永的感覺。

以前那個網誌叫做Walker's Talk,定位成「記錄自己到處散步的所見所聞」。三年之後一樣的理念兜了一個圈,又回來了,只是這次臉皮比較厚,是真的要開張了。

在創這個網誌時首當其衝就遭遇到「取名字」的麻煩。說真的我剛開始只有設想要寫些什麼文章,沒有先進到構思整個網誌的精神以及價值觀。現在像扮家家酒一般,一切從取名字開始。

取名字真的神難,要不矯情又要概括的展示出自己的態度。有人引經據典,有人用大家都看不懂但一副很優雅的樣子的外文名,有人改編。我有點黔驢技窮,又不想花很多時間在這種行政事務上面。

最剛開始的名稱是「I talk to much.」因為這是我從臉書遷徙到這裡的技術性動機。FB動態不能圖文並茂,也不宜發太長的文,加上我好像會情不自禁的在臉書上譁眾取寵,I talk to much,但是又必須在一些小事上shut up,才能料理出一盤恰到好處的幽默文。

這樣會miss掉一些我益發覺得重要的事情。

但是I talk to much這種名字好像又有點耍賴的意味,因此暫時改為Free Time Talk。雖然很陽春,也很像早期西風東漸之時洋味甚重又未經消化的名字,但是這也算是我遷徙時的自我期許,所以還要請所有覺得這個名字很蠢的人多多包涵,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充實自己,想一個更好的名字。

那到底這個網誌聚焦在什麼類型的想法上呢?

總而言之我想記錄很多生活中每一天發生的小事。大事會在FB上張燈結綵,小事就來這裡私下解決。可能會有「我今天吃什麼」、「我今天看到什麼有趣的店」、「我今天到哪裡走路」、「我今天看什麼書」、「我今天穿什麼衣服」、「我今天覺得什麼事情很瑣碎所以我立馬要寫來網誌上」。

遺憾的是,作家三毛說:「在我的生活裡,我就是主角」,所以我會很自私地也很殘忍地用很多第一人稱來寫文章。

我不是美食評論家也不是時尚觀察者,我只是記錄人。

總算交代完一些開張的事宜,希望我會很有意志力的寫下去,保存很多時光們。

附圖是今天從台北逃回新竹,避開了連假車潮。這次閒閒的,剛好從一個不一樣的角度看赤土崎公園,覺得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