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 一天


結果上一篇才用氣壯山河的態度發下山盟海誓,一副要天天更新的樣子,下一篇就拖到今天才寫。原因是今天既要考期末考又要將論文初稿送印,導致前兩天走投無路,必須好好做事,每天都拖到十點多才回到寢室。回寢室之後除了偷吃宵夜之外就是累到不行,直接彎腰駝背地萎縮在電腦前,真是相當沒出息。

為了讓記錄生活的計畫可以延續,我昭告了所上的朋友們。不過要維持拍照的習慣真的不容易,如圖,很多時候是東西吃了一半才發現「圖呢?」,然後就手忙腳亂地拿出手機草草拍照。不過更常出現的情況,是朋友在長日將盡時問我:「那你今天午餐有拍到照嗎?」,我才在旁邊搥胸頓足。所以也許之後會出現更多青黃不接的照片,看起來好像饔飧不繼,其實只是記性差而已。另外,動不動就拿出相機拍照,其實真的很俗氣呢!所以有時候是因為害羞才沒拍到照的。不過這個心態應該可以改一改,因為有時候我在路上是看到別人拍照,才注意到他們鏡頭下一些微小卻令人會心一笑的東西。

好吧那就開始記錄一下6/12這一天(但其實我已經有點想不起來了)。 早上在宿舍待到十點多,所以到研究室之後沒再多做什麽經世濟民、安國興邦的事,就和朋友們一起去覓食了。早餐原本想要把冰箱裡的牛奶喝掉,但赫然發現鮮奶變得好鹹,感覺光怪陸離。並沒有超過保存期限,所以我懷疑是我保存不佳,例如冰箱不夠冰,所以讓它的實質保存期限縮短了。總之,因為沒牛奶喝了,所以只好吃冰箱裡的大蘋果當早餐。

午餐決定要吃泰國小館。 泰國小館是我們的愛店,前幾個學期集中在修課時(並且生活還有一點樂趣可言時),常常中午下課就和同學一起去泰國小館吃飯,下午再去上課或回研究室討論報告。曾經因為太喜歡泰國小館了,所以還訂下「一個禮拜只有一次扣打,超過就不能再吃了!!!」的規矩。泰國小館的外觀很容易被忽略,因為整個店面看起來灰撲撲的,很像是用舊報紙拼湊出來的裝潢。走進店裡之後其實也不會有別有洞天的感覺,倒是牆上貼滿了許多應該是店主的精神信仰的圖片,例如泰皇的照片或觀世音的掛畫。去年年底拉瑪九世過世時,我們還在擔心泰國小館的士氣會不會大受打擊。

泰國小館的食物真的是公館地區數不盡的泰式餐廳當中最棒的了!韓良露在《台北回味》裡寫到,因為幾十年前台大很多僑生,很多僑生畢業後留在學校附近開店再現家鄉味,所以公館才凝聚出這樣的特色美食圈。雖然我沒有吃過真正的泰式料理,但泰國小館的食物又澎湃又夠味,感覺就像真的一樣(這是什麼標準?)。論椒麻雞,整個公館商圈除了母女的店勉強能出其右之外,再也沒有對手。至於打拋豬,泰國小館海放這裡的每一家店。不過點打拋豬時要小心,身為十次當中有八次點打拋豬的打拋豬專家,我覺得泰國小館的辣度不太穩定。對我來說,這裡的小辣已經有辛味,要不停喝水才能活下來,所以每次我都會在菜單上註明微辣。如果幸運吃到微辣的話,真的會覺得微辣就是熱帶天堂。不過偶爾端上來的是名不符實的辣度,可能已經到中辣的程度了,這樣就會吃得很辛苦。我和同學們推測,泰國小館的廚師應該是憑心情在加辣,不然就是該批訂單有別人點正常辣,所以我們就一起有難同當了。

不過這天興致勃勃地要點打拋豬時,被告知打拋豬要等一段時間,所以就從善如流地點綠咖哩了。綠咖哩也不錯,只有些許辣度,所以你會覺得那個辣是在帶給人溫暖的而不是挑釁。我很喜歡吃綠咖哩中的茄子,但牛腩的纖維太粗了,吃一兩口就覺得飽。

吃完泰國小館之後就陪其中一個同學去買飲料。汀州路兩邊許多店家會在騎樓的天花板角落加裝層板,讓燕子可以築巢。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就像養寵物一樣,但又不用費心照顧,只要為牠們留個容身之處,就可以多個朋友。另外,常常在唐詩宋詞當中讀到燕雀在屋子附近飛舞的詞句,例如舊時王謝堂前燕啦、燎沉香消溽暑鳥雀呼晴侵曉窺檐語啦、乳燕飛華屋啦等等的。有人寫燕子曾經是王謝堂前不變的風景,有人寫出鳥雀在屋簷下講話的閒適場面,有人寫雛燕繞樑。沒想到這些古典的畫面,在汀州路還能看到,頓時覺得很幸福。不過我上網查好蘇軾的<賀新郎>並將手機塞到朋友手中給他看時,正好店員做好他的飲料,他就得救似地跑走了,sad。

回到研究室之後就開始下大雨了,都是鐵窗外的風景,今天換個地方拍,一樣拍出坐牢的心情,讚讚讚。

下午的工作是修改論文。教授B不厭其煩地在週末幫我改了第二次論文,我必須趕在星期一結束前將修改好的論文回傳給教授B,並再傳一份給教授A,讓教授A在我送印前能給些意見。雖然教授B已經逐字看過了,但自己的論文自己負責,有些地方還是得改寫。

改到一半就被拉去旁邊的台科大吃晚餐了。雖然台科大有地利之便,但我不甚喜歡到那裡用餐,因為覺得明明不是自己的校園,卻還侵門踏戶非常奇怪。而且我永遠忘不了有一天穿了NTU hoodie,卻還被拉去吃台科大,導致一邊吃飯一邊覺得芒刺在背。台科大最大的優點就是選擇多而且便宜,不過我吃到不是很喜歡的鐵板燒,非常遺憾。

但真要說起來,其實最遺憾的不是我,是我的朋友。我和她曾經一起考慮要不要吃某家地中海料理,因為這家店的女店員都戴著頭巾,看起來是伊斯蘭教徒,所以應該不供豬肉。前幾個星期,台大好像有同學呼籲是否能進駐伊斯蘭教徒也能吃的食堂,另外,之前去新加坡時也注意到那裡的學校必備馬來西亞餐廳,而馬來西亞餐廳幾乎只賣海鮮和雞肉。我覺得這種文化多元性很值得鼓勵,所以一度考慮買買看。最後我吃鐵板燒,同學則點了該餐廳的起司雞肉飯。同學回到座位上時我們都傻住了,因為這盤燉飯看起來真的非常卡通啊。整盤只有一些水煮雞肉、一個小碗公倒扣的飯,與一大灘平靜無波的乳黃色醬汁(就是那種慈祥溫馨的家長要替嬰兒漆房間油漆時會選的顏色)。我忍住笑意吃了一口醬汁,發現非常類似速食店的玉米濃湯。其實別道菜看起來還不錯,但這盤怎麼會這麼幼兒風呢?

吃完台科大之後回到研究室繼續修論文,晚上的目標是寫出中英文摘要,加上封面與目錄,並且把格式修成可以端上檯面的樣子。原本以為一切都會很快,但即便是調整格式這種如此無聊的工作,都還是做到晚上十點多。還好朋友是文書達人,在她的幫忙之下,總算還是寄出論文了。然後我們就一起熄燈離開研究室,結束平凡的一天。

最後分享IU的《Frida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