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1 一天


不管是ig或者網誌,都非常久沒更新了,導致我只有在某些「真的忍不住」的時刻才會在這些地方哭鬧,也使得這些平台漸漸沾染上某些特殊的情緒。這當然跟我現在正處於論文煉獄有關係,因為時間不多,所以只能挑重點講,生活中反覆出現的或微小的變動都沒有紀錄的必要。不過我開始覺得這樣不太對,昨天努力回想上上個星期的生活,卻發現這些明明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卻無法在彈指之間回想起來。我翻了聊天室的聊天記錄、調閱手機一個專門紀錄走路步數的app,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拼湊出上上星期的行蹤。最近的生活圍繞著論文和報告打轉,如果星期天要交論文初稿的話,我的星期四、星期五與星期六會長得一模一樣。全部都是早上到研究室、中午去水源市場買飯回研究室和同學一起吃、吃完之後不甘願地把餐具洗一洗然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睡20分鐘的午覺、起來繼續盯著電腦做事情、在水源市場和旁邊的夜市繞來繞去買晚餐、回研究室和朋友一起吃、吃完後不甘願地把餐具洗一洗然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盯著電腦做事、和朋友走回宿舍、洗澡、耍廢、戴眼罩睡覺。

我最不甘心的是,日子明明就是一天一天過,日子明明就應該粒粒分明,星期四有星期四的微風、星期五有星期五的星空。但我的每一天卻全部糊在一起,我把生活過得面目全非。昨天交出論文二修稿之後躺在床上玩手機與看綜藝節目,躺了很久之後突然覺得自己很瘋狂,原來日子可以糊成這樣!隨便就對一個東西上癮,然後像團爛泥一樣很不深刻地把時間過過去。所以今天的任務就是對所有有感而發的東西拍照,然後用app整理成一個組圖,並隨性地記錄下文字。通常只要有打字紀錄,我對那天的印象就會深刻100倍。希望這個做法可以幫我找回過生活的方式。

今天早上天氣很好,我決定先在房間做點家事再出門。其實昨天已經洗了衣服並且洗好枕頭套,而且整個晚上都很乾燥,所以早上去陽台巡視時,發現大部分的衣服都可以收回來了。我覺得做家事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療癒力量,而最適合做家事的時機就是睡眠不足了一陣子之後有機會睡飽,睡飽的那天遲至接近中午才起床,起床之後懶懶散散地吃完早餐就可以做家事。至於做哪種家事可以給人最大的安慰呢?應該就是非例行性的家事吧。對我來說,倒垃圾、洗衣服都是例行性家事,但擦地板就不是,洗枕頭套更是難得一見。非例行性家事的性質就是provision,就像踩腳踏車,踩了很多下之後接下來就有一段路是可以不用踩的。洗完枕頭套之後,接下來就可以享用到非常乾淨並且還有太陽的味道的枕頭套,享用一大段時間。所以對我來說,做家事圖的的就是一種「預先存起來,保證未來有一段時間可以有舒服的日子過」的感覺。當我開始覺得未來都會很幸福的時候,就是最幸福的時候。「And I remember thinking to myself: so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happiness, this is where it starts. And of course there will always be more...never occured to me it wasn't the beginning. It was happiness. It was the moment. Right then!」這句話是電影《時時刻刻》裡面說的。

於是我就跟剛剛擦好的地板合照了。另外因為沒拍到晾在陽台的枕頭套迎風搖擺的畫面,所以就用天空代替。中午的天空看起來很乾淨。

很乾淨是很乾淨,但未免也太熱了!出門去研究室的路上經過很多餐廳,但還是首先衝到50嵐買四季春珍波椰。這是我近期最愛的飲料,冬天還愛喝奶茶,但這種天氣給我奶茶我真的吞不下去。四季春珍波椰非常消暑,尤其椰果更是療癒(話雖然這麼說,但喝完700c.c 的含糖飲料之後還是覺得有點煩躁,飲料果然是飲料)。今天真的太熱了,50嵐和隔壁的一芳都大排長龍,等了好久,人中與鼻頭一直出汗,才終於拿到飲料。在太陽下奔波,食慾歸零,所以就近買了番茄涼麵,最後毫無負擔地吃完了。

進到研究室不久就下起非常大的雨,其實當下毫無感覺,是在走廊上遇到狼狽的同學才知道外面大雨如世界末日。我湊到鐵門邊對著外面拍了照,是的這就是我們平常做研究的地方,鐵門深鎖,一副關門大吉、看著就非常倒霉的樣子。不過這場午後雷陣雨倒是讓我想起每年的夏天。每年都會有這樣的天氣,強行佔滿好幾個天氣預報的篇幅,只是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我記得在這個校園裡淋過的好幾個不重要但很有代表性的雨,例如大二那年的竹塹週,大雨把攤位淋濕了,要交給預購同學的蛋糕差點被淋壞; 例如大四那年從小福買完午餐直奔普通上課,那門課是二晏詞,中間下課時雨下得正大,我靠在牆邊往外看,腦子裡正在盤旋的是老師剛剛寫在黑板上的詞: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例如碩一那年從總圖買了麥當勞要趕去討論報告,走著走著天就下起雨了。夏天常常給我頭暈目眩的感覺,我猜是因為每個所思所想都被大自然更用力地刻進記憶當中。

拍完雨中校園之後就回到座位上讀書。下星期要期末考了,現在得好好抱佛腳。準備考試是大學生在做的事情,所以我也用一種比較回春的方式在張羅我的步調。可能是因為長期被困在論文之中,能夠跳出來準備期末考,竟然也感到十分幸福與安心。如果我的研究所時光能有一些top moments的話,在大雨的世界裡、冷氣房中、護手霜的味道中、朋友的旁邊、應有盡有的文具當中做自己的事,這樣的畫面應該也可以上榜吧。桌面上比較有趣的是身體乳,因為攜帶方便,所以我把它當護手霜用。今天做太多家事了,手開始脫皮,讀書的過程中只要想到就會補擦。不過這罐身體乳在手上不太給力,所以明天應該會帶真正的護手霜來。

再來就到了晚餐時間,原本想吃陳三鼎附近新開的滷肉飯店,但雨太大,無法走那麼遠,所以就去順園解決。我不喜歡吃順園,因為口味偏鹹,而且麵食對我來說太大份,每次都吃得不太舒服。不過今天和朋友分食一份炒餅,就覺得很剛好了。另外我們四個人還點了一份豆沙鍋餅,我個人覺得這是順園唯一好吃的東西。而且最近我有點經期失調,出現貧血症狀,非常需要熱騰騰的甜食來補救一下。豆沙鍋餅的出現正中下懷。

吃完晚餐之後又一起走回研究室認真了,大約21:30離開,牽著腳踏車回宿舍。回宿舍洗完澡吹完頭之後就開始構思這篇文章。我想寫出《市廛居》的氛圍,但我的程度與鹿橋畢竟天差地別。大作家同樣也沒寫出什麼國族興亡之類的大事,但講起小事還是可以從不疾不徐之處講出一點道理。這是我這種野人和文人最大的不同,眼光不一樣,文筆也判若雲泥。

最後就是我的保養品。近期正在積極尋找無動物實驗的保養品與化妝品,看到HABA這罐精華油沒有動物實驗就買下了,結果顧此失彼,因為他的成分就是萃取自鯊魚,所以茹素者還是不能用。雖然我覺得動物實驗更加過分,但在道德考量之下,下次可能會考慮改買植物性角鯊。

今天的記錄大概是這樣。我覺得相較於大學時期,現在的我對生活的「感覺」明顯增加,但字彙量明顯下降,所以只能很急躁地留下一大堆文字記錄。我覺得書寫的重點是要精準,而感覺和修辭是構成精準的兩大工具。只是目前一直處在此消彼長的狀態,希望能慢慢調和。

最後來分享一首歌:薛之謙的《我想起你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