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7 軍艦岩遊記


學期開始時,我對同學放話,說我每天都會去研究室認真,兩個時段除外:星期天彈性調整以及平日的某個半天我必須去外頭逍遙。去外頭逍遙的計畫有時候會被養精蓄銳掉,有時候人窮志短只想在附近的咖啡廳或書店晃晃,總之真正遠走高飛的經驗不多。星期四下午meeting完,總算獲得首肯可以開始跑資料,似乎出現了階段性的突破,於是今天就款款包袱去軍艦岩爬山了。

在ig上常常看到網紅登軍艦岩而小天下,我自己好像也跟朋友討論過這個景點,但一直沒有付諸執行。出門前上網查遊記,發現軍艦岩的登山口之一就在陽明大學,於是立刻私訊在那裡讀書的朋友求證。我原本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看樣子造訪軍艦岩的遊客眾多,而這些遊客都會從陽明大學的大門魚貫而入,再沿著路上好心的指標抵達步道口,並一路找到軍艦岩。不過後來發現想錯了,我以為軍艦岩是一個校外的景點,而陽明大學只是讓大家路過的地方,後來發現軍艦岩本身就是陽明大學的校地。雖然這個解釋並不會改變現實狀況,換句話說雖然學生們在教學大樓間往返的時候還是會遇到很多登山客在校園內走來走去,但這種解釋合邏輯多了。不知道這樣想會不會很奇怪。

將近兩點時抵達石牌,因為還沒吃飯,所以在水龜伯點了一份豆花補充熱量,然後就往陽明大學走了。陽明大學蓋在山坡上,而對於生活在彷彿嘉南平原的台大的我來說,這樣的山坡也太崩潰了,光是從校門口走到步道登山口,我就覺得來自豆花的熱量已經消耗完畢。不過因為想走速戰速決路線,所以並沒有多做休息就直接開始爬階梯。我之前在照片中看到光禿禿的石頭與偶爾出現的繩索,誤以為軍艦岩的難爬是難在步道原始。事實證明我錯了,這裡有非常文明的階梯,而軍艦岩步道的挑戰是:這裡的階梯完全綿延不絕啊,根本沒有平路。所以上坡時氣喘吁吁(覺得連石牌捷運站的人都能聽到我要死不活的呼吸聲),下坡時則非常可憐自己的膝蓋。近期重拾慢跑習慣,而自從跑過一次河濱後,就再也站不上跑步機。我喜歡河濱的風景、一起跑步的陌生人與控制步調的自由,也越跑越遠,從原本跟長跑有不共戴天之仇,到現在可以無憂無慮地跑完四公里。而且慢跑給我一個很重大、很確實的啟示,就是不管怎麼樣,一直堅持跑下去的話就可以到達想去的地方。不同於短跑必須在幾秒鐘之內決定勝負,長跑背後所隱含的意義好像更加療癒。不過,僅管在河濱慢跑時可以迎著微風,笑咪咪地思考這些療癒的意義,到了登山步道上,卻隨時覺得自己百分之百爬不到目的地。明明都是體能訓練,換到坡地上就差那麼多,真是隔行如隔山啊。

雖然這麼說,但偶爾遠離研究室到大自然中走一走還是很振奮人心的!我們的研究室侷限在校園一隅,除非必要,不然沒有人會特地繞來這幢危樓散步,所以每次跟別人描述研究室所在地時,對方都會還以疑惑的表情。我試過形象化地描述研究室給人的感覺,後來發現大概就是范仲淹在<漁家傲>裡形容的那樣,一種長煙落日孤城閉的邊塞景色。有時候會跑到社科院、辛亥路側門或小福附近,每次到了那些地方,就會懷念起大學時自由自在的學生生活。現在作為研究生,根本沒有放不放假的schedule,雖然時間都是自己的,但沒有名正言順的假可以放,現在要逃出研究室出門耍廢時,都會對裡頭的同學感到萬分抱歉。所以我又找到一首很適合形容研究室生活的詩,就是白居易的<琵琶行>。請從「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這句開始往後看。又講遠了,總之,每天被關在那個牢籠一般的地方,終於能在這個明亮的下午來到山裡走走,心裡非常感恩。有些人會覺得既然都是要放鬆,在家裡睡一下不也挺好的嗎,還能省去舟車勞頓的麻煩。當然睡覺非常重要,我自己也是一旦睡眠不足就會變得很難搞的人,但心理上的放鬆,往往還是需要出門走走才能達成。


所以我就這樣一邊看著前方迢迢不斷像是河流一般的階梯,一邊欣賞腳邊蝴蝶的美麗翅膀,有知有覺地來到軍艦岩了。不管ig或網誌,大家都很推崇軍艦岩的風光,果然這裡視野真的很好,是一個適合遊目騁懷的地方!從這個高度看,台北的房子無可避免地還是最多,但除了水泥之外還多看到自然風景,也就是這個城市最原始的樣子。台北座落在一個山環水抱的地方,亮晶晶的河水從這頭來,流經高高低低的房子之後又橫亙關渡平原從那頭離開。顯然遠眺到最後,最關心的還是水脈的去向。來到軍艦岩當然還是要爬到石頭上小憩一下,但我手上大包小包,又穿著牛津鞋,實在很難從容攀登岩石。當時,軍艦岩旁兩位網美正在開直播,還一邊驕傲地抱怨自己妝都花了。我衷心希望他們並沒有真的很紅,因為這個直播的背景,是我正在手腳並用,彷彿侏羅紀世界一般地爬石頭。此情此景只有史前兩個字可以形容。



幸好毫髮無傷地爬到石頭上。這時網美已下山,所以我暫時擁有無人的山頭。今天應該算是運氣好的,風不大,所以基本上要在那裡待多久都不是問題。我覺得這裡真的非常適合上演「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戲碼,不知道其他人同不同意。



然後就下山了,一如預期,膝蓋有點承受不住,看來這真的是一個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的故事啊!下山之後想找一家咖啡店坐坐補充熱量,因此沿著捷運帶狀公園走到明德站。路上一些穿著輕裝的人在散步,我走在後面看他們一手遛狗一手拿著塑膠袋,覺得這種風景竟然有點難得。當然並不是說其他地區的人就不會遛狗,但是他們遛狗的心情好像也有細膩的差別。這裡的人似乎更閒適,也一副跟自然萬物處得比較好的樣子。但會這樣認為,可能也跟瀕臨淡水河與陽明山有關吧,我真的好喜歡淡水河啊!

遊記結束了,接下來記錄一個近期的想法。最近啟用臉書的動態回顧功能,發現以前三天兩頭就發動態來該該叫。現在基本上不發動態,只會在真的非常impressed的時候分享別人的文章並加入一些自己的意見。我覺得這樣好像比較好,因為別人的文章都比我自己寫的爛事有營養許多。為了凸顯那些文章的好,我還會抑制自己的分享衝動,只在「真的受不了了」的時候才會分享,希望臉書上的朋友也能感受到我的「不得不說」。統計了一下,自己發無聊動態的讚數遠遠多於分享好文章,要說不痛不癢是不可能的,因為分享的同時也打了一些有個人風格的意見,所以並不是只貼了一個連結,也算是有再用心一點。好吧我真的不懂,但至少這些分享讓我辨識出臉書上一些「不是朋友,但活在同溫層裡」的人,我試著把這種人解釋為君子之交淡若水,而能有這樣子的交情,似乎也蠻幸福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