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9 三仙台的搏命演出


寒假和所上的朋友去花東小畢旅,除了約兩個星期前完工的池上遊記之外,現在再來追加一個景點:三仙台。我們在出發前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連交通備案都想得一清二楚,而三仙台始終不在我們的計畫之中。為何會登臨這個想都沒想過的小島呢?這就要從第二天的清晨爛事開始說起。

根據原本的計畫,我們第一天晚上住在花蓮市,第二天的清晨六點要搭上往台東的自強號,並從台東富岡漁港搭船到綠島,在綠島玩兩天一夜。冬天是綠島的旅遊淡季,因為實在太冷了,而且強烈的東北季風致使海象不佳,會讓開船與搭船的人痛不欲生,減低遊人興致。基於上述原因,冬天往返台東與綠島的船班十分稀少,在我們預計前往綠島的那天甚至只有一班船,時間是早上九點半,所以我們才別無選擇地必須在寒流來襲的四點多起床準備出發搭火車。搭上火車之後,大家安詳入眠,而火車來到池上時,晨光熹微,我在朦朦朧朧之中聽到前座的乘客說:「取消了!?」第六感大爆發的我立刻開始查往綠島的船班,果然真的是預計要搭的船被取消了!結果我就像公雞一樣吵醒所有同伴,然後大家開始各司其職,有人向綠島民宿取消訂單並且商量退款事宜、有人查台東的民宿、有人查租車公司幾點開門、有人查台東景點。我們在搖搖晃晃的火車之中眼睛冒火地規劃替代行程,火車抵達台東站時,全體成員都呈現一個清醒到不能再清醒的狀態。

綠島民宿老闆覺得很遺憾,他說,雖然船公司的說詞是海象不佳故取消船班,但事實上是商業考量(老闆強調從綠島看出去大海看起來乖乖的)。可能因為淡季要往綠島的旅客太少了,發船不划算,所以直接取消。據負責聯絡的同學說,民宿老闆自己也蠻生氣的,感覺下一秒就會舉著布條去碼頭抗議了,因為不發船,一天的生意也都泡湯了。

話說回來,我們的替代行程就是沿著台11線開,目標是三仙台,如果有時間的話也可以順便看一些海邊的景點。我們在民宿放完東西之後,就駕著租來的車出發了。我自稱「算是會開市區的路」,所以大家就把市區的路段交給我開,而我也會適時地在即將脫離市區之際逃離駕駛座,讓比較有開車經驗的人負責。不過台東市的交通真的不是普通的崩潰,駕駛們都非常野,尤其計程車,超速有之,闖紅燈有之。我也不是一個一定要開在速限之下的模範生,例如寬敞的馬亨亨大道就是隨便開即可,但市區的小路有必要開那麼快嗎?回家後我跟媽媽說,她同意,並且認為新竹的駕駛算是相當有禮貌的*,而在這個「禮儀之邦」被養大的我,很容易因為一點風吹草動就受到驚嚇。

* 我們這裡不討論光復路飆車族謝謝

總之,我們先在台東市買米苔目當早午餐吃,然後就準備開上台11線一路向北(此時我已遠離駕駛座,用一個愛好和平的表情安詳坐在駕駛座正後方)。此時外面的天氣雖然不到陽光普照的程度,但看起來風平浪靜,馬路上車子也不多,所以開車的人應該覺得蠻自在的。我們打開播流行音樂的電台,時不時看著右手邊的海。公路、海、低矮的草木與鮮為人知的流行樂,這些元素總合起來就是所謂的度假的風情,至少當時的我是這樣認為的。



開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到達三仙台,我們一下車就感受到雨疏風驟。原本還矜持地撐著傘,但到了海邊的涼亭之後,我們識趣地穿上原本為了綠島行準備的雨衣,一群小小兵於是開始往八拱橋走去。我們沒有在海邊多停留,因為風實在太大。但礫石灘蠻漂亮的,難怪路邊矗立了警告標示,禁止大家攜出這些漂亮石頭。我在換雨衣時把相機收進包包深處,因為在這種惡劣的天候下根本不可能好好拍照,所以接下來的照片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用手機拍的。

如果要我提供意見的話,八拱橋真的是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存在。三仙台風景區因為八拱橋而為人所知,但八拱橋又非常消耗體力,如果是老弱婦孺來訪,應該走完第一拱就想拂袖而去。幸好我們還算健步如飛,用一個尋幽訪勝的心態老實地翻山越嶺。此時風真的很大,塑膠雨衣在我們的耳邊啪啪作響,完全不是什麼獨立小橋風滿袖的悠遠意境,而是盡量在災難之下踽踽獨行。我們走了一百年之後終於到達三仙島。根據地質學家的推測,台灣東岸位於火山地震帶,也發生過幾起大規模的崩移事件,其中,有兩顆巨石從山脈滾落到海邊。這些巨石形成良好的珊瑚礁發育場地,所以靠台灣本島這一側(西側)生成大片珊瑚礁,之後也因為陸地抬升,所以三仙島成為一個類似岬灣的地形。總而言之,三仙島似乎是一個由巨石與珊瑚礁共同組成的地方。不過之後因為海浪侵蝕,所以岬彎的脖子被切斷,三仙島遂成為離岸島,必須走過崩潰的八拱橋才能造訪。



三仙島上有鋪木棧道,夾岸盡是林投。我們就沿著木棧道往前走,試圖從一個更臨界的地方望向東邊的大洋。結果,我們走到棧道的盡頭,眼看就要往回走了,一個同伴卻開始各種探索,所以我們跟在他的屁股後面,用不斯文的方式走在各種石塊上,終於來到一個洞穴前。我們在這些沒有棧道的地方東倒西歪地前行時,風雨很強,但海邊的大石頭上卻坐著兩三位大叔,與世無爭地釣他們的魚。我實在非常佩服他們的勇氣以及耐心,之前在書裡看過一段描述,說那些日日凝望大海的人,眼瞳裡也會有大海的顏色。我想這些大叔的眼睛裡應該也裝著海的各種面貌吧。

這個洞穴叫做合歡洞,是一個海蝕隧道,但因為從入口處看感覺深不見底,所以一開始以為是洞穴。我們在隧道口,很沒常識地懼怕裡頭會不會有蝙蝠,不過最後還是拿個手電筒往前探險了。因為真的沒有蝙蝠,是一個樸素的隧道,所以我們就平平淡淡地過去、平平淡淡地回來,對合歡洞沒有留下太多印象。

走完合歡洞之後就往燈塔前進。欲前往燈塔,必須先爬一些樓梯,但在這個人類隨時都會變成蒲公英被狂風吹走的天氣之下,爬樓梯相當不容易。我一手揪著雨衣以防雨衣的帽子被吹掉,一手扶著矮矮的欄杆,很勉強地才爬上去。爬到最後幾階時,階梯的坡度突然變陡,此時心裡幹意無限,覺得都已經在惡劣的環境之下走了這麼多要命的階梯了,最後幾階突然這麼難走是什麼意思!不過登臨燈塔之後,真的被眼前的美景嚇到了!


燈塔旁邊有一個小平台,因為風實在太大*,所以我盤腿坐在平台上,看大海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從這個角度看海,覺得自己真的很類似風箏,好像從台灣本島拉一條線出來,讓自己得以更遠地、更開闊地俯視這片海洋。所以和本島不同,並不是在一個平面(海岸線)看海,而是在一個點上(島)看!每次面對大海的時候,都覺得很多東西突然一起失去意義,例如論文、工作,乃至於文字。這次來到這個燈塔上看海,也許也能在眼睛裡染上一點海的顏色帶回城市也說不定。

* 風大到我無暇好好拍照,只有這張看起來貪生怕死巴在平台上拍的照片


我覺得從燈塔望過去的這片海之所以美麗,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風實在太大,所以眼前的景色既美麗又危險,美麗被加乘了。當所有人都爬上來之後,我們稍微並肩看了一下海,但一陣狂風吹過,我們明顯感受到平台在搖,所以立刻動身下坡。下坡的路更危險了,所以每個人看起來都像在跟命運搏鬥。回程的路上直到走回停車場旁邊的休息區之前,我幾乎不發一語,因為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之下,綠地與海都是灰色的,風雨交加,所以走在其中,並沒有所謂的情緒這種東西,就只是冷靜的走過去而已。而回到休息區時,每個人看起來都一副以淚洗面的樣子。後來上網查遊記,好像多數旅客都在陽光普照的日子來到三仙台,那究竟為何我們會剛好挑這種壞天氣來這裡被雨水洗臉呢?不過想想覺得,至少我們不是在那種平鋪直敘的晴天來這裡,風和雨會加深美景的力度,這是我在燈塔旁體會到的。

沿台11線往台東市的路上經過東河包子,休息一下補充能量,然後就繼續開回台東市區了。我推薦台東公園,因為去年寒假來時,琵琶湖畔種了滿滿的樹,看起來很有書卷氣。但這次去,發現去年暑假的尼伯特災情尚未平復,公園裡滿是倒塌的樹幹或新扶植的光禿禿的樹,看起來百業蕭條。重建市區時,一定會從主要幹道開始,台東公園因為只是公園,所以並不是很要緊的重建項目。已經半年了,台東公園還沒整治回原來的樣子,看來這條路非常艱辛啊!不過剛剛找了一下新聞,看到今年植樹節時小朋友們努力在台東公園種樹的樣子,覺得非常感動,好像創傷過後的一股溫柔力量,讓大家重新看見希望。

最後說一下,之所以會想再提筆紀錄二月初的行程,是因為看了朋友推薦的這個網誌,覺得獲益良多,也認為無論如何應該要努力記錄一些好玩的事。不過大概沒有時間再寫其他景點的遊記了吧,除非再出現一個振聾發聵的網誌來讓我見賢思齊一下。

然後分享一首前陣子常聽的歌:朴樹的<平凡之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