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30 陽明山遊記─夢幻湖與擎天崗


這半年內我去了兩趟陽明山,一次是5/30星期一,另一次是9/8星期四。5/30因為是獨遊,有帶相機拍照,所以爬山時其實盤算著回來要打成文章,最後失敗,只發了四則ig。9/8那次則退而求其次,期許自己能發ig,結果最後也沒有,真是每況愈下。剛剛看到學妹的網誌,很佩服她能在百忙之中持續經營網誌,所以決定來回憶那兩趟陽明山之遊。

(這篇文章的照片都是5/30拍的,當天天色有點暗)

原本想分兩篇寫,但景點重複,且為了充實內容,所以以景點分段,寫成一篇(寫完一半卻發現其實還是要分兩篇)。5/30的路徑是從士林站搭公車直奔冷水坑,從冷水坑走到夢幻湖,然後沿著步道走到擎天崗,再搭公車到竹子湖湊湊繡球花季的熱鬧。9/8和另外三位系上朋友從劍潭搭公車到絹絲瀑布,一樣沿著步道前往擎天崗,然後到二子坪進行老人健行活動。

自己出門玩和結伴同行當然有很大的差異,首先,為了把我們四人都擠上車,一定得從首發站劍潭站搭公車。9/8我們到劍潭站時,早就有一堆大叔大嬸井然有序地等車。我們剛好錯過一班上山的車,只好一邊排隊一邊打道館。朋友們發現我默不作聲地升到24等時,都覺得我宅氣沖天,還認為以我的氣質不該對手機遊戲狂熱成這樣。如今我已經停玩兩個多禮拜,驀然回首,的確覺得「都幾歲了還玩遊戲玩成這樣能看嗎」,當時的靈魂可能真的被抓走了吧。

除了對交通方式要有新的顧慮之外,午餐也是。我自己出門玩時,習慣不在正餐時間吃東西,因為觀光景點到了用餐時間往往人擠人,而且我對在地甜點的興趣遠高於在地正餐,所以寧願把體重賭在咖啡店或蛋糕店上。跟朋友玩就不能這麼胡來,不過考量到陽明山上餐廳不多,好餐廳也必定超出預算,所以當天早上出門前,我就先衝到公館捷運站一號出口買四個飯糰,用生日時麻吉送的可愛便當袋裝好帶上山。後來,我們在二子坪的涼亭裡吃飯糰,隔壁有個大叔拿出齊全的裝備煮泡麵,我們的飯糰黯然失色。

(打到這邊,突然聽到外面一陣轟隆轟隆的聲音,湊到窗前一看,發現是國慶日的閱兵大典。一列飛機從眼前有條不紊地飛過,彷彿空中的一條縫線)

接下來就要分區寫陽明山的遊記,分別是夢幻湖與擎天崗(本篇)、竹子湖與二子坪(下篇)。

【夢幻湖】

5/30是幸運的沒課日,原本以為能在陽明山、北投一帶玩到天昏地暗再回來,但突然想到當晚要參加碩二學長姐的送舊,所以無法逗留很久。為了拉長在陽明山上的時光,當天很早就出門了,不過再怎麼早,加上從公館殺到士林的捷運時光後,終究比不過大叔大嬸。在士林站搭小巴時,車上已經擠得跟罐頭一樣了。

每次去陽明山,我都選擇從劍潭或士林站搭走仰德大道的公車,原因無他,大概是由於辦營隊的關係,因此跟仰德大道比較熟。另外,仰德大道的名字聽起來義薄雲天,加上是上山路,所以更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不過每次上山的過程都很不舒服,因為人實在太多,就連星期一的早上,人都多到站不穩。還好周一的乘客大多是要上山去辦事的,所以過了華興中學、山仔后站(近華岡藝校)之後,人數大幅減少,終於有位子坐了。


小15路線上最接近夢幻湖的站是冷水坑站,下車後,再往上走一小段路就到夢幻湖停車場了。我到的時候四下無人,事實上,整個爬山的過程中都沒有遇到路人,卻聽得到人聲,真的是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從夢幻湖停車場到夢幻湖的山路,是我近期爬過最累的一段,雖然路途不長,也不需要披荊斬棘,但階梯坡度很陡(500公尺長的步道,要從海拔790公尺上升到880公尺),我認為對不常爬山的人來說,應該無法完好如初地爬上去。為了這天的爬山之旅,我前幾天還特地去健身房練個心肺,沒想到來到夢幻湖的跟前,還是得卑躬屈膝汗如雨下地爬。

過了度秒如年的一陣子,終於來到夢幻湖。雖然是盛夏,但時間尚早,所以夢幻湖籠罩在山霧之中,極力想符合她的名字─如夢似幻的樣子。我非常喜歡夢幻湖,因為這裡集合了所有我最喜歡的顏色。上個禮拜買了一個皮製零錢包,抹茶綠的。我拿給麻吉看,她們露出未卜先知的表情,說:「你真的是綠色狂耶,這個包包掉在路邊,每個人看到都會撿回來給妳。」是,我非常喜歡綠色,事實上,我喜歡大自然的顏色,綠色剛好是大自然中不會變的一類。從觀景台這邊看向對岸,對面是毛絨絨的山,幾棵樹顏色比較深因此很醒目,然後是湖水,湖水裡面長滿台灣水韭。上述的風景全部都是綠,迢遞的綠。




很多人形容夢幻湖,說夢幻湖是異國的風景。夢幻湖的確不像隸屬都市或北回歸線的景色,而且沁出一股微涼並且遺世獨立的氣質。如果要形容夢幻湖,對我來說,這裡脆弱但充滿生機,敏感又自持,憂鬱比歡樂多一點。我還蠻慶幸自己挑了一個寧靜無人的早晨來初識夢幻湖,從此夢幻湖在我心中就是這樣悠遠的形象。我在回夢幻湖停車場的路上遇到一對父子(兒子大概是讀小學的年紀,所以我很好奇他何以不用去學校上課),回到停車場之後又遇到一組國中校外教學的隊伍。我看著這些學生從入口往上爬,原本大家還聚在一起的,到了山腰,隊伍拉得好長,藍色與紅色的制服在綠色的山裡緩慢流動,這是窺得夢幻湖必經的朝聖之路。

其實夢幻湖的步道與夢幻湖本身,都是很好的生態觀察點,我自己在爬山時,腳邊就有蝴蝶飛來飛去。不過我太不專業了,而且過度關注自己的腿肌,所以在這方面並不是很經心。

【擎天崗】


我是一個相當孤陋寡聞的人,所以這是第一次去擎天崗。5/30我從夢幻湖下來之後,沿柏油路走到冷水坑旅客服務站,結果,好死不死,被我遇到「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也就是旅客中心閉館日。所以當我拿著空空如也的水壺(爬夢幻湖時帶出來的水就被喝光了,實在太費力),滿懷希望地湊到遊客中心前,以為可以解渴時,立馬被正在清潔的工作人員請出去,我和飲水機只有一隻手臂的距離。這使我開啟四個小時的仙人掌模式,也使我一整天直到晚上吃完送舊宴之前都沒有再上過廁所。(感謝我體內給力的恆定機制)

冷水坑服務站是起點,附近有一條步道可以通到擎天崗。這段路並不難走,當然,路途中不乏如同故宮般綿延的上坡階梯,有幾段路也使人稍喘,但不太費時。我的腳程算快,而對於正常速度者,半小時內也必定能到擎天崗。9/8和朋友一起走,則改成從絹絲瀑布步道前往擎天崗。個人覺得冷水坑步道與絹絲瀑布步道相比,冷水坑的難度高一點點,但都是好走的。絹絲瀑布步道的前段根本都在散步,後面才出現一些要忍耐的上坡。

這邊岔出來,寫一下與系上朋友的絹絲步道之旅。我有兩個只要能出去走走,不管去哪裡都會很有熱情與好奇心的朋友,所以我們這一年內一起去過很多北北基的景點。有些甚至不算景點,只是突然想到某處可能有條怎麼樣的巷子,說走就走,大家都沒什麼意見。到了之後,就算那個地方沒什麼爆點,也會到處晃晃,「你看這個!」「你看那個!」地探頭探腦。與他們出遊最類似我自己獨遊,也就是有點任性、有點自圓其說的狀態。這次難得和系上朋友嘗試這種晨溪式的旅行,覺得好像有點異類。早上集合時,朋友A說:「我跟我媽說今天要來爬山,她嚇了一跳,想說女兒發生什麼事。」另外,把愛玩手機遊戲的朋友B與C拖到通訊不良的山中,可能也打破了他們的生活常規。不過,可以知道的是,這些朋友都是很友善的人,雖然爬了一個早上的山,中午也只有冷掉的飯糰可以吃,但都還是很開心的樣子(並且最後有去北投抓寶,B與C收穫甚豐,抓得不亦樂乎)。

平常我獨自走在路上時,是一個表情冷酷嚴峻的傢伙,所以不太能與路人聊天。如果有勇敢的路人找我說話,我會從冷冰冰的表情中炸出一個「啊我剛剛那些兇巴巴的表情都是騙你的啦哈哈哈哈」的笑容,轉變之大,可能會害對方不知所措。但是與朋友同行,臉部表情比較放鬆,看起來友善許多,也更能與路人閒聊。因此,9/8的旅途中,我們在步道中停下來幫三位阿姨修拐杖;在溪邊遇到一隊中年人,他們想請我們吃蘋果;在陽明山公車總站等車時,一位大嬸一直給我看她拍的照片,並跟我分享她寫的詩。還有不少人遇到我們在爬山,小聲地跟同伴說:「少年仔體力很好,來爬山」,害我們突然覺得爬山是一件很有出息的事。其實在山中,人與人是很容易交朋友的,大概是因為爬山時,大家心意相通、方向相同吧。




回來寫擎天崗的事。由於前面的步道都在山裡進行,所以突然走到擎天崗,看到一整片草原與完整的天空時,感到有點震撼。我原本不知道擎天崗的由來,讀了解說牌之後,才發現擎天崗自日治時期就是牧牛的地方,現在,三五成群的牛還是會在草原上歇息或大便,形成有趣的景觀。我自己來那天,也就是沒有水喝所以變成仙人掌的那天,因為是第一次到擎天崗,所以假會,真的去繞了一圈環狀步道。原本以為不遠,但走起來其實也需要一段時間。走到環狀步道的後半段時,人很少,我前面有一個還沒有老到「應該」自己一個人來爬山的中年男子,所以我一邊看他的背影一邊猜他的職業。我猜是作家。當時雲層有點厚,太陽有時冒出來有時沒有,所以在平曠的草原上,我們真的可以看到陽光照出一條鮮明的分界,而那條金色與灰色的界線不停在移動。

與朋友玩的那次則比較量力而為,我們直接走快路,雖然沒有那麼淋漓盡致,但至少把擎天崗的特色重點式地看過一輪,還在牛隻附近逗留一陣,觀察牠們的生活。

我問過媽媽陽明山上有什麼好路線,絹絲瀑布就是她的推薦之一。另外,她也說,擎天崗在她當學生的時候就是景點了。原本我在規劃行程時想以「五年級生的經典陽明山之旅」為主題,不過素材不多,所以作罷。然而,我可以想像對五年級生來說,陽明山必定是郊遊聖地,我在我媽的相簿裡就看過很多遊山玩水的照片。

以上是夢幻湖與擎天崗的遊記,原本以為可以繼續寫二子坪與竹子湖,但篇幅已經太長,似乎可以分開成篇了,所以就先這樣。

最後要分享黃玠與蛋堡的《放個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