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8 蒙娜家廚


今年三月的某天中午提著便當盒去綠蔬夾自助餐,夾完後走回街上。印象中那陣子霪雨霏霏,當天剛好是難得的放晴日,某戶人家的院子種了一棵開花的樹,在明亮的天光中看得很清楚,我就湊近欣賞。湊近的過程中路過一家小店,一些人若無其事地走進去,彷彿霍格華茲的學生衝進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那樣略帶神秘又自然,我站在門口觀察了一下,發現是一家簡餐店。

約莫兩個禮拜後我就走進「蒙娜家廚」吃了第一份餐,印象中是南瓜薑汁燒肉。我點完餐後聽到老闆娘說,隔幾天就要把南瓜燒肉這道菜換掉了,接下來要進別批食材。蒙娜家廚的店面非常小,而這樣小的店裡要塞下廚房與幾張桌子作為內用區,其實非常侷促。負責料理的是一位六十歲上下的阿姨,早些時候櫃台的另一邊會站一個伯伯,負責結帳、盛飯與夾一些已經煮好的青菜,讓阿姨可以專心烹調主菜,但暑假期間去,都沒有看到伯伯的身影。

這裡的主菜很家常,不像大部分的便當店販售排山倒海的炸物(炸排骨、炸雞排、炸雞腿...),這家店沒有油鍋,提供的主菜是燉肉、烤雞腿排、牛腩、煎魚等等。除了第一次吃的南瓜燒肉之外,我也吃過栗子燒雞腿飯、番茄杏胞菇牛腩飯等等,都很好吃。我最欣賞的事情是,這家店不偷工減料,也有別具特色的搭配。有開伙習慣的家庭中,每位爸爸媽媽應該都有幾道為了家人練就的,營養又健康的拿手菜吧。以我媽為例,她很常煎紅蘿蔔蛋,近期也喜歡把煎好的豆干和豬肉片與紅蘿蔔片炒在一起,變出一道沒有名字的菜。蒙娜家廚提供的,就真的很像家庭的拿手菜,其特色為勇於嘗試、配合季節、真材實料。

蒙娜家廚常常散發出一個「照顧人」的感覺,所以雖然離我住的宿舍有一段距離,但還是常常散步來買。店裡的客人都是再三光臨的那種(就算不是,在我眼裡也是),斜對面永樂座的老闆娘是常客,我碰過兩次,最近一次是我剛逛完永樂座出來,結果就在蒙娜家廚遇到她。自從知道蒙娜家廚的存在,這個街區就給我一種有機的感覺,而且很像放大版的家。我可以先在永樂座看書看到過癮,然後鑽進蒙娜家廚飽餐一頓,不想吃飯的時候有豆花、巧克力、杯子蛋糕可以選擇,當然也不缺小公園。朋友上個月來台北找我幾天,她一個人逛溫州街一帶,然後很羨慕地跟我說,這裡處處都有容身之處。因為她的這句話,我又重新體驗這個讓我習而不察的社區。套句元代散曲作家張養浩的詩,這裡讓人覺得客居閒似家,是一個很適合市隱的地方。

和那位朋友去吃蒙娜家廚,朋友是很善良,是很容易讓人敞開心扉的類型,所以能夠自然地和準備打烊的老闆娘聊天。老闆娘工作一整天,手上有幾道新添的燙傷疤痕,可能覺得跟我們很有話聊,所以還說要開酒與我們對飲,真是豪氣萬丈。前面提到,我覺得光顧的客人很像鑽進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原因是這家店相當不起眼,尤其這個社區裡漂亮的咖啡店、甜點店、異國料理店林立,便宜的簡餐店躋身其中,反而很像異數。然而,進來後發現別有洞天,覺得自己和店裡的其他客人默契十足。老闆娘說這個店面是租來的,她自己每天都要搭公車來工作。聽到這裡快嚇死,因為我一直以為以這種型態經營的店,除非是自有店面,否則做不到。我可以想像溫州街位在大安區的學區中,店租應該很貴。這裡數量最多的咖啡店,因為毛利高,所以還能支應店租,而蒙娜家廚的食材成本比人家高,售價卻比較低,每個月又有租金壓力,想到就覺得很辛苦。老闆娘也說,她自己只是圖個溫飽,不可能靠這份工作賺錢。另外,因為工作量實在太大了(目前都只有她一個人在顧店,不過老闆娘提到,偶爾會有小幫手來幫忙端盤收盤),所以也逐漸調整營業時間。

另外,老闆娘也跟我們聊食材。前一陣子剛好有颱風,老闆娘跟我們說,農夫跟小吃店真的都是最辛苦的一群,從她開始投入餐飲業至今,食材成本已經漲了許多,遇到風災水災,蔬果價格還要受制於農會,讓菜價受到人為操控。其實進貨價那麼高,根本已經不太正常了。不過現階段也只能寄望執政者可以努力,讓小老百姓的壓力不要那麼大。

我是一個以管窺豹的人,尤其從我生活的環境與求學的內容,很難了解農人的困境。但最近讀稅法,幾乎每種我讀到的稅都給農人優惠,例如自耕農免課綜合所得稅、農業用地不計入遺產總額(也就是不課遺產稅)、將農業用地贈與民法所定繼承人者免課贈與稅、未經加工之農產品不課營業稅、農業用地免課地價稅等等,由此推測政府從稅法方面訂了很多措施,試圖幫助農民。我的室友讀園藝系碩士班,她跟我說,她的很多大學同學都不清楚未來出路。就她所知,政府一直在以獎勵補助的方式鼓勵年輕人務農以減輕農業高齡化的問題,但實在太辛苦了,光一個溫室就要上百萬,又是體力活,所以有沒有成效,還是個未知數。

後來我又去吃了幾次蒙娜家廚,每次老闆娘都忙得團團轉。她說接下來要慢慢開始賣一些手工蛋糕。與開鍋造飯比起來,做蛋糕悠閒得多,更重要的是也可以先備好,不會在尖峰時刻手忙腳亂。不過在競爭激烈的溫州街一帶賣蛋糕也是個很大的考驗,不管怎麼樣,很佩服老闆娘,也覺得能吃到她的家常菜,對離鄉背井的人來說真的很幸福。

這篇文章分了好幾次才寫完,而且成效不彰,因為最近都埋首在課業當中,頹然喪志,很容易寫出詞不達意的內容,當然也缺乏生動的修辭。從準備考試以來不知道已經狠狠地討厭自己幾次了,年紀越大越不適合當考生,記性變差,也常常處於身心俱疲的狀態。最近發現自己短暫釋放壓力的方式是啃自己,跟很多人習慣在焦慮時咬指甲一樣,像我就從來無法理解指甲有什麼好吃的。於是,一直解不出一道題目時,我會將右手食指最肥的地方湊到嘴巴前,用門牙用力咬下去,彷彿食人魚。所以我的手上偶爾會有紅色的印子,就是因為這個變態的理由。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就是殺貓事件,而且這個新聞又再度使台大與某些台大的學者成為眾矢之的。目前,我非常不喜歡那些「頭腦簡單又不溫柔」的處理方式,因為這樣很容易被煽動,並且會在被煽動之後做出暴力的事。考完試後再來研究。

最後分享陳綺貞的〈還是會寂寞〉。陳綺貞最近有些爭議,但也要等考完試後才能細看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