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0 縱使微涼也溫暖


有天和朋友聊天,因為有時差,所以我這邊是火傘高張的下午兩點,他那邊則是該休眠的凌晨。我們聊了一下下,下線前他推薦一張專輯給我,不過他認為應該在冬天聽比較適合,可能要裹著厚毯子,用手掌圈住一杯裝著冒煙的熱可可的馬克杯來取暖,用這種姿態聽專輯。

所以隔天凌晨1:39,我開了一個小時的冷氣,這期間縮在床上,腳邊的筆電就放著這張專輯。從我的房間看出去是汀洲路,只剩路燈還醒著,我好像是那個時空裡唯一一個不為任何原因而凝視著窗外的人。其實我對音樂的品味不是很出眾,但這些曲子真的是既美麗又憂傷啊!然後我突然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被放在一個相當有質感的電影裡,而且還是電影主角。主角和配角的差異在於,主角被允許有自己的空間,而且大家都願意聽主角解釋動機、描述心情。配角就不是這樣了,他們不能獨立於主角生存,而且如果配角的價值觀解釋起來很花時間,那乾脆就別說了,因此配角不太有自由意志。

「當自己人生的主角」這個題目可能已經被我發揮到爛掉,但這是我這個暑假到目前為止最深刻的反省。我並沒有被逼迫去做嚴重違反我個人意願的工作,也沒有人一直在旁邊約束我的自由,但這都只是外在與看似。上一篇文章提過,我的問題來自我自己,因為患得患失與自尊心強烈,所以常常受制於他人的成就與他人的評論,所以才會過了一陣子卑微又扭曲的生活。我的解決方法是成為一個獨立,或者說是孤獨的人,並且漸漸發現原來世界上有不少事情,是唯有孤獨才能解決的。

有很多好歌是以親密朋友的立場在對聽眾說話的,例如徐佳瑩的歌、棉花糖的歌,這些歌聲陪著你,跟你去夏天傍晚的海邊並給予無限暖意。而朋友推薦的這張專輯是一個人的,我必須先找到一些方法讓自己免於受寒,然後以自己的溫度面對透明清冽的這些屬於冬天的歌。

我在instagram上分享過這樣的心情,當然沒有如此詳細,而且還配了一張很無關的圖。那天發文時我聽的音樂是雷光夏的《逝》,老實說我不懂她的歌詞,但這首歌和那張專輯的效果是一樣的。instagram po文的最後,我引用據說是孫梓評的詩裡的一句話:「縱使微涼也溫暖」。這是我對那篇po文、那張專輯、這樣子的人生的結論。

上個月和另外一位朋友聊天,她問我為何不常找她訴苦。我當時可能沒有回答不然就是答得很爛,不過這幾天想了一下,我想我並不是那種真的很確定自己在幹什麼的人,尤其情緒濃烈的時候。我的才智與表達能力只容許我描述不愉快的現象,例如「我當天真的暴躁到連平常覺得很美的人都突然看不順眼的地步」、「我在只有自己的角落哭泣」、「我需要聞到沐浴乳與水蒸氣的味道,我需要被這樣的味道包圍」。然而,我無法及時整理出這背後的原因與道理,等情緒過去後只剩下無奈,這份無奈還要再過很久,才會被推揉成上面的心得。因此,我真的好難向別人訴苦,因為那時候我可能連話都說不清楚。

首圖是大安森林公園,因為下大雨,所以周日傍晚難得空無一人。我沒有更貼近這篇文章的照片了,所以就將就使用。另外也在這裡分享雷光夏的《逝(2003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