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3 近況與反省


我的前室友,也是我的生死之交,在上個禮拜與交往45個月的男友分手了。他們的戀情嘎然而止,好像也是在搬一張凳子給我,要我停下來看看自己的過去。

前室友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跟我說這個消息了,因為想先低調一陣子,所以只跟信任的朋友說,也聚了一場聊了天。昨天晚上,男方發了一則動態跟全世界講分手的事,似乎在那個時候,已經確定沒有挽回的必要與挽回的餘地了,所以我也跟大家一樣,在那個時間點深深地感受到消息的重量。我覺得他們的感情狀態影響我非常多,多到昨晚我關心完男方的狀態後自己也激動崩潰了一場。聽起來很白癡,畢竟別人可能會覺得這究竟干你屁事,但沒有辦法,真的是這樣。至於他們的事如何影響我,長久以來都不太敢表達出來,但誠如前一段所說的,既然已經告一段落了,也許就可以記錄一下吧。

從高中到現在,前室友都是我超好的朋友,我們大一時一起加入竹友會,交了若干朋友,也會一起耍腦。我們與在竹友會認識的朋友一起參加所有竹友會辦的活動,也一起去圖書館念書,一起為了沒有人在準備的五人六腳比賽好好練習,最後在決賽時跑出令評審與參賽者不敢相信的好成績。另外,我們這些同樣考上台大的高中同學也常常聚在一起,分享大一新生侷促的生活,例如吃飯、去光南買好所有日用品、在交誼廳吃水果耍魯之類。

後來,大二剛開學,我的前室友和另一個高中同學幾乎同時交到男朋友,實現了我們大一時在交誼廳沒頭沒腦地幻想擘劃的生活。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至少過了一個月扭曲的生活,也有過想要從世界上消失的想法,總之就是非常黑暗。我從小就是一個自尊心強烈並且患得患失的人,所以我的朋友們交到男朋友的時候,我竟然沒辦法光明正大地給予祝福,反而覺得我的朋友要離開我了,也覺得自己真的太沒用了。影響最大的就是後者了,我的解讀是,如果能交到男朋友,表示這個女子有什麼過人之處,因此有位男子願意全力陪伴她、支持她。接著我就做了一個彆扭的推論:所以單身的人就是比較沒本事,別人才會路過你身邊,然後奔向另一個人的懷抱。雖然這麼說,但如果有人跟我說:「怎麼會呢?你看XXX,她也沒有男朋友啊,可是她明明超棒!」我會覺得很有道裡,對啊XXX很令人推崇,但她單身。

這個想法卻沒有辦法套回我身上,反正當時就是覺得自己又醜又笨又邪惡,當然也很嫉妒朋友們。大一有陣子很愛發搞笑的動態,相反地,我的正常女性朋友就會上傳自拍照或很多溫暖的文字或琳瑯滿目的表情符號。這些正常女性朋友如願以償地交到男朋友了,而我還在原地。我當時就想,真的好想要找到一個人,可以靠近我並且關注我的脆弱。

那時我的療傷方式是用很隱諱的方式跟朋友訴說我的不平衡與悲傷,我一定把很多人弄得很煩,因為我就是不願意像現在一樣說清楚自己有多麼小鼻子小眼睛,我說不出「我真的好嫉妒有男朋友的女生」這樣的話,我只會不斷地用縹緲的方式形容自己的情緒及處境。我只會避重就輕,我只會讓別人覺得鬼打牆。但還是很感謝那些人願意忍受我的自私與無知。謝謝。

完成第一階段(2012年下半年)的療傷之後,覺得大致上形成了一個不殘忍的說法來解釋自己的單身。此外還常常發幽默的文與前室友的前男友嗆來嗆去,讓旁人覺得好笑。但是之後又有第二階段的問題。2014年的三月左右,我猛然得知以前在竹友會交的朋友們當中,有男生單戀女生。其實很早以前,在這個朋友圈之外觀察的其他朋友就有評論過:你們那坨好友根本就是戀愛團嘛。我還很不以為然地回應:難道男生女生之間就不能有真正的友情嗎?

但遲至2014年三月,我才知道明確的「誰喜歡誰」,因此突然覺得世界崩壞。在那之前,我就覺得自己在團體中是時常被句點的人物,但我又太喜歡裡面的朋友了(他們真的是我大學生活裡最重要的朋友),所以生完悶氣後又只好回來繼續說著可能會被句點的話。以前我不知道被句點的原因,但知道純友誼的薄弱後,我推測我被句點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人喜歡我。然後我就難過不已,在第一階段中,「單身」讓我覺得自己能力不足,第二階段則讓我發現單身竟然也可以影響與異性間的交友狀況。當時已經創網誌了,所以詳情請見〈魯蛇〉一文。

所以第一階段與第二階段的痛苦又一起襲回來,那陣子我常常用泫然欲泣的眼神看世界,更嚴重的是,我覺得自己完全不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例如我發文和前室友的前男友嗆來嗆去,就像王子與公主的童話故事中一隻吵鬧的小麻雀;例如我在我的交友圈中匍匐前進,只要突然有誰愛上誰了,我就變成次要的人、陪笑的人了。雖然別人追逐他們的幸福,本來就沒有義務把我當成一個要緊的人物,但我在理解自己的生活時,會把自己跟別人牽繫在一起,我會跟別人索取一些東西。我要不到男朋友對女朋友的那種無條件奉獻,所以我「退而求其次地」索取一份「公平」。

為了從這些憂鬱當中走出來,我採取了一些行動,例如獨自去散步、獨自去旅行,也更認真地閱讀並且更認真地寫網誌記錄這些獨自的生活。我試圖從亂七八糟的人際關係中走出來,試圖不再跟別人索取安全感。我希望能學會跟自己相處,而在獨自走路獨自生活的過程中,焦點就被轉移了,不會再一直數落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是會想努力地記下街道的樣子、小鎮的樣子,並努力嘗試與適應新事物。至於閱讀,則是希望能從古典詩詞或散文小說中找到一道光,我希望那道光可以給我一點提示,照亮我心裡尚未被處理的傷痕,然後我可以好好凝視這部分的我。另外,我相信文字有療癒的力量。

這就是我,你們可能會發現我好像常常自己一個人出門走走,也可能發現我是一個半調子的假文青。我相信一切的一切,都與我前室友的感情狀態有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她的交友狀況成為觸發點,讓我變成現在這樣:有人覺得還行、有人討厭的「這樣」。

研究所一年級結束了,交了很多新朋友,也好像終於產生足夠的自信與力量去喜歡一個男生了。我已經相當久沒有喜歡一個人了,至少高中與大學時期是完全沒有的(要不然就是那個喜歡的感覺很快地被自卑感擊退,因此在能夠確認是否為喜歡之前就胎死腹中)。我覺得默默喜歡一個人的感覺非常好,儘管那個人似乎沒有喜歡回來。他的確就是我早上會想起床的動力之一,他也讓我覺得陽光普照的時候風光明媚、大雨滂沱的時候別有一番詩意(請參考今年生日寫的網誌)。更重要的是,他讓我很想把自己提升到更好的層次,例如更努力地念書、更和善地待人。我的高中同學跟我說,如果想要修成正果,不妨讓共同好友知道這個感情,請他們幫忙撮合。我沒有這種想法,對目前的我來說,喜歡人的感覺夠好了,甚至超越了單身與否的重要性,我會在遠遠的地方祕密地、力爭上游地喜歡下去。而且不管怎麼樣,我還有自己,我不要孤注一擲或死去活來地喜歡一個人,還是會常常自己一個人散步,常常讀書。

當然遺毒還是有的,例如我現在很怕己所不欲卻施於人,我不希望我對一個人的喜歡影響到其他人,讓他們在這個交友圈中有我之前所感受到的痛苦。目前還在平衡中。

附上最近一直在聽的歌:FIR的〈I Remember〉。


聽這首歌時總是很感動,因為想起一步步走來的過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