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3 重慶南路書店街


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完完整的一本書了,卻喜歡在書店window-shopping。星期四下午沒課,去轉運站搭車返鄉前,提前在台大醫院站下車,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沿著重慶南路散步,順便去苦撐良久的三民書局逛逛。


第一次到重慶南路買書,是去尋找某門選修課的參考書,然後也到其中某間書店買了最新的小六法。那時候我以為重慶南路是參考書街,因為林立的書店間擺在門口的清一色是參考書,考研究所的、考公職的,從地板排到天花板,林林總總,氣勢非常。我一把攫住我要的書、付帳,然後轉身就走,因為覺得此地實不宜久留,這邊完全不是想逛書店的人可以呼吸的空間。

後來因為一個已經忘記的原因,我突然知道重慶南路在幾十年以前是著名的書街。那時書店還身兼出版社,所以每家書店都有特色,每家書店都出自己以為最重要的書,鮮少重複,也少見包山包海的大書局。我還突然知道很多有名的大作家都和重慶南路有一段不解之緣,例如已故詩人周夢蝶曾在位於武昌街與重慶南路交叉口附近的明星咖啡館的騎樓擺攤賣書。

甚至曾看過「思想,重慶南路」在台大圖書館辦的特展,展覽設計很用心,把一些名譟一時的書局/出版社製成看板,介紹他們各自專攻的領域。我很喜歡看老照片,所以跟一些比我年長的人一起在黑白影像前佇足。印象尤深的是已經遷址的東方出版社,我沒有拜訪過它,卻讀了一系列它出版的經典名著、福爾摩斯、亞森羅蘋長大。順帶一提,小時候的我很喜歡讀稗官野史,尤其中國歷代后妃的故事。我忘記這套書的出版社或作者,但記得它們被放在書架最深處。每次想到國小圖書館,就希望下一代的小朋友還可以讀那些我曾經讀過的簡單的書,希望時代不至於那麼瞬息萬變。

自從了解重慶南路的身世後,升大四的暑假在補習班上課,上午班與下午班中間的午休時間,有時會不務正業地跑到重慶南路逛書店,或更常在放學之後沿路散步回家。我沒辦法經歷重慶南路的盛世,也沒有看過書店、書報攤蓬勃發展的饗宴。因為時代的推進、閱讀習慣的改變,書店們像恐龍一樣大舉滅絕,剩下的也只能演化成半參考書店或半暢銷書店蜇伏其中。現在舉目所見,重慶南路多的是餐廳與金融機構。這是重慶南路的代謝。


現在行至重慶南路,我唯一逛的書店是三民書局。三民書局的一樓是參考書與暢銷書、文學叢書則被趕到三樓,還好店裡有一台速度很快的手扶梯(全台首創),可以快速上樓。三民書局出版的一套古籍新注藍皮書給我影響很深,因為小學時期老師鼓勵我們背唐詩,我拿的就是那本三民出版,邱燮友注譯的《唐詩三百首》。這本書讓我在糊里糊塗當中背完〈長恨歌〉和〈琵琶行〉,書的紙黃色半透明,上面壓了媽媽和我的很多指紋。後來自己念中文系的課,買的也是三民出版的《新譯杜甫詩選》。三民書局在這方面經營得很成功,詩詞古文相關出版受到信賴。除此之外,三民書局令人驚訝地蒐羅了蠻齊全的英文書,目前已經在那裡買了四本小說。

星期四拿《The hundred-year old man who climbed out of the window and disappeared》去櫃台結帳時,前面付錢的是一個老伯伯,似乎是會員,排在我後面的則是一個禿頭的大叔,拿的是一本財訊雜誌。負責結帳的店員是一個年輕的女生,很有朝氣地念價錢與收錢,收銀機旁邊則掛了叮叮咚咚一大堆紀念品、小文具。好像這是這家店第一天迎接客人,卻也彷彿已經累很久,一副龍鍾的樣子。

我看過一則報導,內容大概是逗點出版社的創辦人陳夏民在桃園開了一家書店,很多人走進來,都問這裡有沒有賣咖啡。到了今日,網路書城其實已經可以給消費者更大的折扣,所以吸引消費者進書店的原因,大概就是「買書」這件事應當也是個享受。我樂見書店往這個方向轉型,只要每家書店還有自己獨特的氣味,只要書店還不會消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