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7 一些近期的演講心得


自從去年六月聽了高鐵董事長劉維琪先生的演講,並從中獲益良多,剛好也順便把財改方案(延長折舊年限)的淨現值算一算當作期末報告交出去之後,就開始喜歡聽演講。就像高審老師說的,來敝校演講的人,要不有頭有臉,要不也會盡力使出渾身解數,所以都很值得一聽。


3/16聽了前內政部長,現任教於台大土木系的李鴻源教授演講,題目是台灣災害管理。3/25則聽現任財政部長張盛和先生的〈實現自我,邁向成功〉。聽李鴻源的演講前試圖說服系上與系外朋友陪同,但大部分的人覺得題目聽起來不怎麼樣,所以狠心拒絕我,還好最後還有人同行。這場演講由EMBA舉辦,所以排場大,與會人數少。我和同學都穿著NTU hoodie,看起來一副乳臭未乾的樣子,只好一直擺出凝重的臉色仔細聽講。

教授舉出很多數據,告訴我們台灣在客觀條件下很不適合居住,因為坡陡流急、降雨多,且颱風地震頻仍。而為了因應這些不利狀況,必須從中央開始做規劃、執行工程與訂定法規。我很喜歡李鴻源的演講,因為對我來說充滿新的input,例如很多公共安全工程是我以前完全沒有想過或接觸過的(畢竟這些災害管理都是以備不時之需,平常不要遇到最好)。而且教授能言善道、誨人不倦,最後超時很多,仍不厭其煩地一直補充。

3/25的演講,因為由會計系主辦,所以很多同學都要參加。那天下午沒課,所以到了傍晚六點才急匆匆地出門,出門前還先對了個統一發票,畢竟要見部長啊,雖然最後一張也沒中。這場演講比較像會計系以迎接傑出校友的心情邀請部長分享成功之道,真可惜,因為說實在我比較想聽部長講稅,或講在行政院開會與到立法院面對委員時是什麼心情、原本的初衷因為政治考量妥協了多少等等。不過很感謝日理萬機的部長還要抽空來跟我們講些什麼。

聽這些官員的演講,最佩服的就是這些人真的做到了經世致用。現在,碩論題目對我來說還是一個謎,但李鴻源教授的學生的博碩論文,已經被用在做汙水處理、防災管理等地方。我很欽佩這些人可以站出來,秀出一張張投影片,無愧天地地告訴大家:「我對中華民國的貢獻就是我做了XXX,因為XXX,高鐵沿線不會因為地層下陷而發生交通意外;因為XXX,你們現在可以放心搭到左營站,雲嘉南那邊亂挖井的問題都解決了。」

是的,我知道,現在上網查李鴻源,你會看到新聞報導他要求7-11店員考防災證照因此被嗆,或者你會看到他和某立委的八卦。我也知道如果現在去youtube找張盛和,會發現他被朱學恆的民調評為2014年度十大惡人之首,重點是,那些被採訪的人絕大部分不知道張盛和是誰,竟然還可以把人家評為萬惡淵藪。我先幫張盛和部長說句話,現在好像提到稅,上至財團下至升斗小民都會生氣,難怪電影《口白人生》要以國稅局查稅員為主角,因為一些奇幻的事即將發生在他那一成不變又討人厭的人生中(順道推薦,這是一部好電影)。但稅其實是一個很麻煩的東西,常常要在經濟效率和社會公平中拉扯,也常常要向政治利益妥協,而政治利益盤根錯節,很難說絕對是誰的問題。你說他擴大貧富差距,不顧窮人、青年與中產階級福祉,但兩稅合一制的確充實國庫稅收,而且大安區、信義區這些蛋黃區的房價的確也跌了。證所稅則很麻煩,尤其前陣子選舉被壓下來,雖然那位被換掉的候選人的確有這號政見。

我覺得現在的媒體習慣讓政治人物卡通化,讓一些沒有打算追根究柢,又想說些挖苦的話的人自居高位,好像那些政治人物在記者筆下無所遁形,講難聽一點也很像現代人在看尼安德塔人,好像他做什麼事你都知道,而你想過的事他們都沒想過一樣。

最近有位臉書上的好友發了文,獲得非常多讚非常多分享。我佩服他有讓大眾檢視自己的言論的勇氣,但其他方面都不喜歡。我不喜歡一篇篇po文放眼望去沒有尊重沒有愛,只有沽名釣譽,只有假裝的慈悲為懷。我也不喜歡一直挖苦檯面上的人,就算那些大官真的有錯,就算我們因為資訊不對稱的緣故一直受騙。所以,如果最近剛被判刑的魏應充想要辦場演講,而且場面不至於太失控太模糊焦點的話,我願意去聽聽看,我得聽他想說什麼。因為我不想要明明自己才是個沒有本事的野人,還在那裡對人家冷嘲熱諷。

對不起,莫名其妙打了這幾段牢騷。演講很棒,受到很多啟發,3/30還要再聽一場,這次是《叛民城市》的作者來宿舍樓下分享,機會難得。

順便講一下3/21~3/27過得怎麼樣。唉唉完全是元氣大傷的一個星期啊,不過都怪我做事效率差又不夠聰明,所以才很辛苦。星期一晚上和朋友聊天,覺得很開心,但星期二早上討論完報告之後覺得自己懂得不夠多(或是像《啟航吧!編舟計畫》這篇文章裡提到的,對於無法被好好表達的東西失去理解能力),所以當天晚上為此熬夜到三點,隔天七點半起床,上了一整天的課,並且在晚上繼續討論報告。還好身邊圍繞了很多難得一見的好人,大家對我的蠢與無所適從無限包容,所以才能繼續期待每堂課、每份報告。

上一篇文章已經提過,我想養成ig每日一po的習慣,不過這樣就會即時收割靈感,以至於網誌的內容乏善可陳。最近還和朋友一起弄了一個部落格當作交換日記,讀者只有我們四個,所以不必有很多壓力,可以隨便寫寫。我喜歡這三個寫東西的平台,也覺得各有各的傾訴對象,但目前還不知道怎麼平衡個人網誌、ig與交換日記(而且另外三位寫日記的朋友都知道我所有寫東西的地方)。目前也只能邊寫邊想了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