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4 鹿野與布農部落


我以為台東遊記只會有關山這麼一篇,但有天整理照片,發現同樣都是去年暑假去的關西與關東,因為替京都、大阪、神戶、姬路都留下記錄,所以印象比較深刻。反而是後幾天的金澤與東京,由於沒有時間把文章寫完(廢話那個暑假不是要考會計師和駕照嗎),所以記憶模糊。我很擔心台東的回憶也會用同樣的方式沉入大海,而且我上次參觀台東是超過十年的往事,怕下次舊地重遊又是一個十年,所以趕快來補個鹿野的遊記。

然後我在拍照時不知道在搞什麼,總之忘記調亮度了,所以以下照片都會暗暗的,請包涵。


前一天晚上,我們在台東市區的民宿排行程,決定一路往北走,因為隔天晚上要住池上,池上在台東的北邊。很遺憾的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無法看到鹿野有名的熱氣球,所以只好找其他景點代替。結果朋友就找到「布農部落」這個地方。十幾年前來台東時就住在布農部落的小木屋裡,還留了通訊方式,所以偶爾會收到布農部落寄來的刊物或商品訂購單。沒想到這次誤打誤撞,有機會回布農部落看看,真的很剛好。




隔天從台東搭區間車到鹿野,原本以為鹿野遊客如織,結果大概才十幾位遊客在鹿野下車。鹿野車站非常活潑可愛,到處都是出奇不意的小巧思,是讓人看了心情就很好的小鎮車站。當時整個車站就兩位工作人員,一位短髮戴著眼鏡年約三十的姐姐站在驗票口,雖然比較拘謹,但很友善地替遊客指引行李置放處及景點方向。另一位頭髮花白但感覺很有活力的則是站長伯伯,當他在月台上處理事情時,一個不到十歲的小男孩跟進跟出,問了很多像是這裡有什麼車、某某機械什麼用途怎麼操作,諸如此類的問題。站長一邊處理事情,一邊不厭其煩地逐一回答。杜甫有一首詩寫到:「入門高興發,侍立小童清」,總之,歷史上有智慧的文人學者,身邊好像都會有幾個小童隨侍在側,例如徐庶、孔明,我打賭東坡一定也有。


小男孩對火車很有興趣,站長則要把他深愛的工作盡可能地分享給對方。雖然站長與小朋友素昧平生,談話中也沒有什麼深情款款的互動,但這幅畫面從遠處看,就是溫馨至極。後來把我們載到布農部落的計程車司機說,站長服務很久了,我們真的很幸運可以遇到他值班的時候(後來回想,這甚至比遇到熱氣球還幸運)。車站裡很多裝飾是他擺的、文字是他題的,計程車司機自己則在車站門口養了一些盆栽。當天的鹿野車站雖然人少,但卻生意盎然。

長得像茂伯的計程車司機也是一個很妙的人,遇到在田裡巡視的在地人,司機就搖下車窗,向對方擺擺手。司機說他叫不出這些人的名字,但在鹿野生活久了,看到臉也認得,彼此都會打招呼。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導覽,我們經過規劃整齊龍田村,司機說,這裡是日本的移民村,所以學校的部分建築、低矮的宿舍,都還保持著日式風情。去年某天經過永樂座,剛好碰上《灣生回家》的發表會,於是回房間立刻從youtube找前導片來看(那時完整的紀錄片還沒上映)。前導片拍的是花蓮吉野村,但景觀與眼前的龍田村十分相似,所以我相信這裡也有類似的故事。路邊有個鳥居是最近在居民的努力下才蓋起來的,雖然不是古蹟,但也顯現居民的在地意識。

布農部落雖然不是坐落在深山中,但只靠腳踏車或步行幾乎無法抵達,一定要坐車。抵達布農部落的大門前,我們先看到田與養殖場,司機熟門熟路地向我們介紹這個園區,好像他跟整個鹿野都是朋友,對於布農部落的付出,司機如數家珍。





入園時我們先付150元的門票,並可以抵用園區消費。我們很幸運地趕上早上的歌舞演出,甚至還有餘暇先在園區內的各處逛逛。我以為十年來園區裡會有大刀闊斧的改裝,但現在看起來,大致上的規劃與以前相去不遠,反而是大大小小的工藝品,例如木雕與石雕,有生生不息的趨勢,園區裡四處都是生動的圖騰。






歌舞表演使我差點熱淚盈眶,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誇張,但的確是這樣。台上的表演者並不是故意要用歌聲來刺激觀眾的情緒,我也沒有多想什麼。這可能只是他們例行性的表演,儘管背後有很深厚的意義,但也是很日常很自然地表演出來。我一邊聽一邊覺得怎麼會有這麼清亮這麼美好的聲音啊,八部合音時也覺得頭皮發麻,有幾個和弦真的好好聽啊!




中午在園區裡的餐廳吃飯,每道菜,尤其是炒白菜,令大家讚不絕口。




布農部落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由白牧師一手創建,園區內全部聘用部落裡的原住民作員工,從看得見的販賣部員工、餐廳員工,到看不見的廚師、農夫、行政都是。我很喜歡白牧師的構想,他以民間的力量安置部落原住民,給他們穩定的工作與親山親水的環境。這裡的工作人員也完全展現原住民樂天的特質,在販賣部顧店時,他們不會像一般名產店那樣滔滔不絕地推銷自家產品,反正能賣就賣,不能賣就募款,所有事情都會水到渠成。而歌舞時間一到,餐廳部、販賣部、大門口售票處、咖啡廳的工作人員就齊聚一堂,穿上傳統服飾,順理成章地在小小的舞台上載歌載舞,結束再回到各自的崗位上,繼續工作。

臨走前,我們到販賣部挑紀念品,順便把150元的門票抵掉。我挑了一個織布書籤,因為書籤對我來說是消耗品,它們常常進入一個美好的地方之後就消失不見。現在寫在這裡,希望以後看到這篇文章時,可以記得人生中曾有這樣一個書籤陪我讀過一本書。

上次來布農部落,因為有人開車,而且是跟著對台東很熟的人走,所以還參觀了附近的紅葉少棒館。紅葉少棒替台灣爭光,盛極一時,但晚景淒涼。紀念館裡有一個大白板,上面記錄了球隊隊員的去向,大半已經離世,活著的也只能開計程車或當傭工維生。好像過了那個輝煌年代,就再也沒有人注意這些英雄的生活了。儘管現在國際棒球比賽打得如火如荼,但替中華隊搖旗吶喊的時候,又有多少人能想起紅葉少棒呢?

下次再來台東,除了去關山之外,也想騎腳踏車在龍田村裡穿梭。最近還蠻常騎車,而且一騎就騎很遠。今天騎在新落成的復興南路腳踏車道上,覺得人生足矣,因為那真的是一條好大好寬敞的自行車道啊,甚為清爽。剛好今天朋友貼一則報導給我,內容是京都市政府決定把人潮眾多的四条通馬路收窄。重新規劃的復興南路(並非整條復興南路都改了,目前只改某些路段)從原本的四線道縮為三線道,等於出讓一條車道給自行車。這和京都鬧區目前的規劃很像。車道變少後,怕塞車或找不到停車位的人改搭大眾運輸工具或騎腳踏車,整個城市煥然一新。而且最棒的是,反正現在路邊停車格少了,我也不用練習路邊停車了,哈哈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