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9 與京都大學的學術交流會


1/29參加一場會計系舉辦的學術交流,邀請京都大學13位學生和三位教授來台大分享個案,我們這邊也派出兩組學生報告台灣的個案。我和我的好夥伴們是台灣代表之一,負責報告台新和彰銀的合併案,是在場唯一以金融機構為主,並以併購為主的case。

(首圖是我到野餐咖啡打逐字稿時苦中作樂的樣子)


這場學術交流的主題是「商業分析暨會計學術交流會」,從2006年起就由台大和京都大學輪流主辦。我原本不知道「輪流舉辦」這個事實,以為每年的代表隊都可以去京都一趟,沒想到2016年剛好輪到我們主辦,只好留在溼答答的台灣。我真的好想去京都啊!

這個報告真的把我們累死,如果各位對我的抱怨還有印象的話,12/1上課時,老師突然更改我們的報告題目及報告日期。原本老師指定我們做保險業的合併案,但台灣實在沒有什麼具代表性的經典案件,所以臨時叫我們做台新彰銀案,然後又很異想天開地把原訂12/29的報告時間提前到12/15。換句話說,我們在兩周內就要生出這個複雜的案子,所以那兩周一直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當然,在12/29交出書面報告參加初選前,我們還擴充了一些內容,在1/4參加複賽前,也已經做出可以見人的最終版。而當大家都爽爽放寒假時,我們只好留在教研館繼續把中文投影片翻譯成英文,並試著寫出英文逐字稿。其實改成「對外國人報告」的版本並不容易,原本對台灣人報告,不用特別介紹「彰銀」、「台新」、「雙卡風暴」等等,因為這些在台灣太有名,大家自然而然會對報告感興趣。然而,對外國人報告時,就要特別花時間介紹兩家銀行的SWOT及一些重大事件,才能吸引聽眾的注意力。

後來跟京都大學的同學聊天,他們說他們足足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準備,而且也不用經過初選複賽的洗禮。相較之下只有兩星期的我們是不是很有草莽精神,被置之死地而後生呢?

我在這場學術交流會裡學到很多。首先,台日雙方代表都選自己國家內最著名的案子來分析,我們平常在課堂上比較少接觸日本的企業,所以很新鮮。此外,為了避免Q&A時間都是教授在講話,所以京都大學的教授在開場致詞時,特別呼籲在座13位教授少講一點。我們這組有一位好夥伴每節都很專心聽,所以每次Q&A都提出問題讓大家討論。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京都大學研究生做的題目,想必因為是研究生的關係,整個報告的架構非常嚴謹,雖然沒有做實證分析,但脈絡超級清楚。他們的主題是Overpayments in Japan,因為他們觀察到日本有許多企業花太多錢在支付員工薪水了(而根據提供的數據,台灣完全沒有overpayment的問題QQ)。為了解決overpayment,有些企業改發stock option,所以他們的報告的第二階段就提出hypothesis,分析stock option究竟可不可以改善overpayment。

上面的例子是「台日經濟環境差異」的例子,還有一些例子是「準則上的差異」。有一組同學報告impairment,但在判斷資產是否減損時,他們的報告是拿undiscounted cash flow和book value做比較。這讓我們覺得很特別,因為根據台灣的IFRS(台灣採用的國際會計準則),我們必須拿帳面價值和折現後的現金流量比較。後來台日同學討論的結果(京都大學的教授甚至找另一位日本同學說悄悄話,再請他傳話給台上的報告同學),是因為J-GAAP(日本的會計準則)的規定,就是採用undiscounted cash flow。折現的現金流量比較主觀(必須多決定一個折現率),而且折現後的現金流量必定比未折現的小(due to time value),J-GAAP基於保守原則,所以規定企業以未折現的現金流量做判斷標準。

以上是學術交流,除了輪流上台報告之外,我們也有很多機會和京都大學的學生閒聊。其實從閒聊的過程裡,可以觀察到日本人有非常多面向。當他們在會議室時,就是非常有禮貌且非常專業的有為青年。在餐廳晚宴,聊到AKB48時,就是另外一種表情。最後在居酒屋,他們就變成我上次在大阪看到的上班族樣子,沒有喝醉,但非常放鬆,也喜歡大聲講話。

我們聊到兩個學校的差異。在台大,經濟系隸屬社科院,會計系隸屬管理學院,兩個系因此差很多。但在京都大學,他們都是經濟學系的學生,並在經濟系這個大系之中,選修會計專業。我想,這可能是為什麼他們比較著重商業分析,而我們喜歡回到會計準則做討論(但我也不是正統的會計人,所以這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我對準則並沒有那麼熱愛)。另外,我觀察到這次他們派來的代表中,13位學生裡只有2位女生,其他都男孩,所以好奇他們的男女比。京都大學大學部的學生就說,他們全系有200位學生,其中只有不到20位是女生。這真的大異於台大的狀況,我們系上大約六成是女生,全管院除資管系之外也以女生居多。他們說,女生大部分喜歡讀文學院,這點倒和台大沒什麼不同。

另外也問了一個好玩的問題。台灣的財務報表從1/1開始到12/31結束,但日本的財務報表從4/1開始,3/31結束。為了和從1/1開始的其他國家的財報做區分,引用日本企業的財報數據時,會特別寫明FY,也就是fiscal year。而對日本人來說,1/1是新年,所以想請問基於什麼理由,把4/1訂為fiscal calendar的起始日。結果日本學生說,因為4/1櫻花盛開!天啊這個理由也太浪漫了吧!不過後來他也補充,學校大部分在四月開學(他們這次的spring break是2/1~4/8),所以四月對他們來說是美麗的fresh start。不過這些來台交流的學生很辛苦,他們1/30回國,不能立刻放春假,還要補考期末考,因為1/25~1/29是他們的期末考周。


我們在義饗食堂晚宴,從窗戶看出去,剛好是光南花枝招展的招牌。最近剛看完PTT上流傳甚廣的「台灣市容為何那麼醜」的文章,所以不禁向京都的同學表達自己的欽羨之情,實在很喜歡京都樸素的大街小巷,不像台北到處都是霓虹燈,且為了吸引目光,一定要用最紅的紅色、最黃的黃色、最藍的藍色來當招牌。結果日本同學跟我說,在京都,霓虹燈是被禁止的,而且這是一個regional law,是京都政府訂的(像Osaka就沒有此種規定,所以心齋橋燈紅酒綠)。我聽完超訝異,因為要是台北市政府膽敢這麼做,一定會被控告妨礙人權,但京都人民竟然能有這個共識,為了保存京都千年古都的風情,通過並接受這個規定。

因為覺得這個規定實在太advanced,所以回家還查了一下官方網站。我查到的資料說(資料來源是京都的官方網站),從1957年開始,outdoor advertising 就已受到法律管制,政府會指導你(guide)霓虹燈應該用什麼顏色。1959年時,neon light makers變成受到管制的行業,需要經過申請和授權。2007年,京都政府頒布New Landscape Policy,其中一個規定就是禁止Rooftop advertisement以維持乾淨的天際線、禁止blinking neon lights及禁止mobile advertisement。

另外一個有水準的問題,是京都人問我們的,他們很好奇為何台灣人要取英文名字。其實我以前已經知道許多外國人不解台灣人這項行為,所以上台present時,我的自我介紹是講我的中文名字。舉例來說,假設我叫高帥正,我在台上就說I am 高帥正,不是I am Kao, Shuai-Zheng,更不是I am Cathy。日本人很好奇,因為他們覺得名字是父母給的,所以應該要很珍惜。我們只好說,在上幼稚園時,老師就會拿出一個list,叫我們從上面選一個英文名字,因為這樣比較國際化,也比較方便外國人稱呼我們。


我們還聊到台灣人很愛的拉麵,但我們習慣喝湯,所以改成台式拉麵(照片是去年暑假到京都的照片,第一天晚上我們隨便找了旅館附近窄巷裡的拉麵店,真的就是很經典的日式口味,湯頭又鹹又油,是拿來沾的而非拿來喝的)。


另外也聊他們的交通。雖然台灣人很喜歡學美國,但美國地廣人稀,所以大眾運輸的規劃不多。我跟日本人說,我們很多對高鐵、捷運的規畫都師法日本,例如高鐵開始計畫給每個座位都設個充電插座,例如捷運從線狀變成網狀設計以疏散人潮。我跟日本人說他們的交通費太高,可能是因為初期投入太多研發成本,所以必須分攤到每張車票中,他們也同意。

比較熟之後我們也聊一些在台灣很紅的日本明星。我們這組的兩個男生報告做累了會放AKB48來聽,聽完之後就一副精神很好的樣子!剛好同桌的日本男生也很愛AKB48,所以他們就分享自己比較喜歡哪位成員,瞬間變成men's talk。

晚宴結束後我們四個人原本想去學校對面的狗一下居酒屋慶功,但有兩位日本人實在太依依不捨了,所以我們就邀請他們一起來。這是我第一次吃居酒屋,也吃了生平第一口牛舌,就是非常非常嫩的牛肉。另外,還幫日本人點了炸雞軟骨,結果他們說雞軟骨在日本是一開始就會送上來的必備下酒菜。我個人則很喜歡一夜干。

我們在居酒屋就是互相學日文和中文,日本人想學常用的中文,所以我們就教他們講「好喔」、「真的假的」,因為除了台灣之外,沒有人會說這樣子的話。

日本人只在台灣停留三天,隔天下午就要回國了,非常緊湊。他們1/28去101或九份玩,因為九份對日本人來說非常有名。他們問我們1/30早上可以去哪裡逛逛,而我竟然說不出一個答案。真希望他們可以待久一點,我可以從荷蘭時期導覽到國民黨遷台,每個時期都有相對應的歷史街區,可以好好逛一逛。日本人也熱情邀請我們去京都或東京玩,上次去十天還是沒玩夠,所以真的很希望之後能排出時間及賺到錢,和組員去慶功之旅啊~

我真的很喜歡我的組員,我們的討論非常充分,而把工作分好之後,大家都可以根據被分配到的工作結合自己的專長,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我的能力非常普通,所以得到組員的諸多照顧,覺得很幸運。

晚上十二點回到宿舍,只覺得一整天講了好多話,好累,但非常充實。很遺憾的是,為了扮演好主人的樣子,所以沒帶相機出門,無法留下照片,只好用東拼西湊的照片將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