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 歲末


12/21 回竹女,聊了一些這個與那個,還沒有聊完就得回學校了,於是生平第一次從新竹搭自強號到台北。火車站比客運站還要有一種聚散不定的感覺,所以火車在鐵道上奔馳時,感到離愁漸遠漸無窮。我想下次我還是搭客運好了,在火車上數度覺得自己孑然一身。回台北後和門神社吃發福漢堡,然後交換禮物,提早過聖誕。

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忙到凌晨三點半左右才睡。


(晚上會再來一篇短短的生日日記)

12/22 天氣非常好,也非常暖和,但早上和下午都有課,所以根本沒時間出去玩。中午和同樣下午有課的同學到學校對面吃魚丸,吃完魚丸後,同學們很好心地陪我到行政大樓印講義,在巴洛克風的行政大樓附近隨便散步,聊作郊遊踏青。

下午上課的教室在管院10樓,升起投影幕拉開窗簾就能見到101,附近的山坡、道路、大樓都是一副明媚的樣子。原本還期待老師早下課(因為當天表定上課內容真的很少),但老師還是堅持到最後一刻。另外,12/22是冬至,夕陽隨時準備拔腿就跑,所以當我們終於自由時,太陽已經下山了。原本最想在剩下一點點光線時去寶藏巖,因為站在寶藏巖的制高點遠眺,就能看到水色天光、燈火與人家。另一位同學安慰我們,至少過了這天,往後的日子都是白天漸長、夜晚漸短。晚上和同學走到coco brownie買塊布朗尼,因為沒有辦法吃湯圓。

12/23 失憶。

12/24 傍晚五點下課,很多同學準備翹晚上的課,因為是平安夜啊!結果剩下我們四個人。

一位同學提議吃學校附近非常日式的拉麵,所以我們就乖乖在店門口排隊了。這家店和日本巷弄間的拉麵店一模一樣,要先在外面的機器點餐、投幣。我們全部都點一種220元的豚骨拉麵。因為位子有限(很像深夜食堂那樣),所以分兩批進去,但最後我們還是坐在一起了。

吃完拉麵就要回去上課了,有種一晌貪歡的感覺。汀洲路一片水淋淋的樣子,但有了那碗拉麵,再五光十色的霓虹燈都顯得黑漆漆,只有安居一隅的小店好像扭開一盞昏黃昏黃的燈,只有我肚子裡的拉麵是有溫度的。

12/25 聖誕節,但早上當助教,連上了三堂課。雖然沒有約,但整個城市的節慶氣息淡薄,所以好像就沒有那麼糟蹋光陰了。上到第三節時發巧克力給學生吃,中午買便利商店的生菜沙拉。下午沒事,因此帶著簡單的工作到咖啡店做,兩份待讀的報告,貳月咖啡。

原本很早就要出門,但出門前接到同學的訊息,arrange一場活動之後,卻又在真正出門,已經騎到辛亥路時才發現忘記帶錢包。搞了半天,抵達貳月時已經超過下午三點。貳月此時已經接近滿座,只好很不好意思地坐在唯一光線充足的大桌。每次來貳月都把店裡當圖書館,因為點好東西後一定立刻衝書架找書。這裡的書都是我想讀但沒買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買那些書,只好熬到來這裡看。聖誕節下午的貳月有點吵,雖然咖啡店本來就不是圖書館,有人講話很正常,但我每次都可以在咖啡店裡遇到聲音清脆且做事幹練的男男女女。希望下次到咖啡店,可以遇到講話慢吞吞,但很好笑的人。

原本以為可以好好做事的,但其實完整地看完一本散文集,等到真的挖出報告來裝認真時,已經下午五點,真是一事無成的一天。(但,是聖誕節啊!)

(但,這個節日和冬天的其他日子並沒有不同啊!)

打算蒐集一個下午遇到的所有紅色的事物,但拍到一半就放棄了,因為天色太暗。







12/26 讀書,很無聊。

12/27 原本約好一早就要去淡水玩,但下大雨,因此改成中午的行程。先去大安森林食堂吃午餐,然後散步到華山文創園區,逛旁邊的IKEA。原本要去阜航豆漿的,但關門了,只好到麥當勞坐坐、耍廢。12/27是非常政治的一天,我們在走到華山前,先經過宋楚瑜的競選總部,才猛然想起right now正在進行總統候選人辯論。走到立法院時,剛好遇上綠社盟的造勢活動。搭公車回學校時,凱達格蘭大道好像也有反空汙活動。

晚上到教研館討論報告,討論到半夜十二點左右。

12/28 早上當助教,連上兩個小時的課,吸了兩個小時的粉筆灰。

下午討論報告,晚上回宿舍吃麥當勞趕書面報告,兩點睡。

12/29 早上六點起床,換句話說只睡了四小時。上課的時候非常沒精神,累到頭有點痛。中午和同學又吃了一次麥當勞,但只敢點板烤雞腿堡、玉米濃湯、沙拉。其實昨天吃勁辣雞腿堡,照理說應該要長了一頭一臉青春痘,但我覺得應該是因為睡眠不足,所以在青春痘長出來前我就起床了,青春痘只好縮回去,以免被我逮個正著。

下午報告,在17:00死線前把書面報告生出來,然後就去耍廢了。我們四個同學去吃燒肉丼飯,非常好吃喔,但我實在吃太慢了。其中一位同學是陸生,出生在西安,但後來搬到廈門,讀台大之前是在廈門大學讀會計系。大陸同學跟我們分享非常多大陸的流行用語,例如他們有「單身狗」的說法,用來表達「地位低下的單身族群」,所以如果有人在放閃,就是一種虐狗的行為。不過台灣都用魯蛇來稱呼這種族群的人,不太一樣。

吃完飯後到BOT打桌球與撞球,竟然打了三個小時。22:00回到房間,整理一下東西,然後和一位很久沒聯絡的朋友講電話講了一個小時,導致當天沒洗頭,而且還凌晨三點睡。

12/30 失憶

12/31 跨年,原本號稱魯蛇團,但因為行程太壯觀了,所以最後反而被溫拿羨慕。我們從晚上九點出頭開始排肯德基,買完回BOT聊天、吃零食、打桌遊。中午十二點準時到頂樓看101,因為在西南方,所以五秒煙花過後就是超過兩百秒101的屁。看完煙火又回交誼廳打桌遊,打到凌晨三點半,有個人決定要去永和吃豆漿,所以立刻騎腳踏車穿越永福橋,並且在永和迷路。因為朋友的車爆胎了,所以最後在街上慢慢來。吃完豆漿後原路走回BOT,河濱操場已經有人在慢跑,走在永福橋上像是被打聚光燈。遠遠的一場電音party還沒落幕,但橋上是四下無人,旗海飛揚。我們在台北市與新北市的交界拍了張照。

原本跨年會是一個人過的,因為沒空回家。有朋友問我要不要去某某趴,但因為我在越熱鬧的地方會越憂鬱,所以想想好像不適合我。最後只是隨口說跨年來組織一個魯蛇團,沒想到就真的揪到人了。朋友聽到我邀別人參加魯蛇團,好像硬逼人當肥宅魯蛇,覺得我很機車。12/31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但和其他天一樣,不要瘋狂,但也不要無聊,即可。

最近補聽的好歌,藍又時的〈孤單心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