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7 研究生做報告非日常


(首圖和文章沒有關係,純粹覺得很療癒,所以就拿舊照來放了)

消失了一陣子,照例要報告一下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最近有點忙,以至於長達兩星期在不知不覺中忽略周計畫本的存在,一整個禮拜都是空白的。剛剛翻開本子來核對時間,發現寫上一篇文章的時間是12/7,而那之後我就掉到一個恐怖的庸庸碌碌的深淵中。如果還記得上一篇文章的抱怨的話,總之,我的老師臨時改我們這組的報告題目,還只給兩個星期完成,題目是台新跟彰銀的併購案。最近和同學互相問候在忙什麼時,常常會出現這樣子的對話:


「欸你待會要討論什麼報告啊?」「喔喔就風管報告啊,我們要跑一個迴歸。欸那你最近呢?」「噢我有一個大報告要做,迫在眉睫。」「什麼報告啊?」「星期二下午那堂課的啊!」「報告題目是什麼啊?」「台新彰銀。」「.............噢噢你保重。」

真的,台新彰銀就是一張黑桃二,我目前遇到的每個同學一聽到這個case,都會用珍重再見的態度目送我去教研館討論報告。併購本身就是一個很麻煩的題目,銀行業的valuation也已經夠難了,而這場民公併在各界壓力下,更滯留在一個極為複雜的局面,真要整理這個案子,兩個禮拜根本不夠。於是,我們從12/8下午開始密集地討論報告,當天還好,只討論到19:00就收攤去吃拉麵。12/9完全沒處理台新彰銀,只是我晚上去討論了另一個報告直到九點才吃晚餐這樣。吃完大腸麵線當晚餐之後,只好奮戰到凌晨三點半,把助教班的期中考考卷改完。12/10早上討論台新彰銀,中午吃導生宴之後就一路從15:00上課上到21:30。原本星期四是我一生中最累的一天,因為21:30才能下課,但依照這幾個星期的情況,星期四應該是我最舒服的一天。12/11早上上課,下午討論報告,晚上19:30左右去台科大買MOS之後回到教研館繼續討論報告到十二點多,因為組員要趕捷運末班車才解散。12/12早上在starbucks討論報告、下午去BOT交誼廳打了一個小時的桌球加撞球放鬆身心之後繼續討論。晚上19:00左右到台電大樓對面吃辣辣的拉麵,覺得很辛苦所以四個人又跑到flugel吃甜點,才疲憊地回到BOT討論報告,一樣討論到將近凌晨一點。12/13晚上討論報告,但因為太累了所以只有力氣討論到23:00。12/14下午開始討論報告,19:00吃了一下三媽臭臭鍋,回來繼續討論到半夜十二點之後。12/15是報告當天,我們早上7:00討論了兩個小時之後去上課,中午隨便亂塞幾口飯,主要還是在修改投影片。

覺得能夠熬過這個星期很強,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之後就全天候地盯著電腦螢幕,試圖從各大資料庫或政府網站撈資料。這幾天食不下嚥睡不安寢(雖然看起來好像營養還不錯,但很容易吃幾口就飽了,後面都是用塞的;雖然看起來好像有睡到五個小時,但一直夢到跟報告有關的事,例如excel的工作表),沒有寫文章沒有出門踏青,根本活在地獄之中。

我們以為老師會很恐怖,所以決定走唾面自乾的路線,不加反抗。不過我們好像做出一個在技術方面超出老師預期的報告,而且這個部份實在太難完成,所以雖然我們痛苦,但老師也沒有什麼意見(不過我們有主動問老師該怎麼辦)。

一結束報告,溫度也開始下降,汙染物籠罩台北市。我們吃so free pizza,冷冷的天但坐在吧檯趕在熱氣消失之前交換不同口味。回到房間後先洗澡,然後看綜藝節目配洋芋片,然後窩在床上讀商周配奶酒。其實做報告的期間我有試圖閱讀商周,一方面是因為商周週週來,沒看完的雜誌堆積如山,似乎很浪費;另一方面是,商周怎麼說也算一本商業雜誌,加減看一下,對於專業養成應該也有幫助。不過如果有做過報告的人應該知道,做報告時閱讀速度會抵達人生巔峰,什麼資料都是咻咻咻就要抓出重點。因為這個緣故,看到無微不至的商周用一堆敘述引人入勝,不禁覺得過於緩慢。暫時脫離報告後,終於能夠靜下心來讀商周。商周也算是一個過渡,因為之後就開始讀起一直沒讀完的《家離水邊那麼近》了。

被世界遺忘的日子裡覺得和好多習以為常的自由疏遠了。幸運的是,我的組員都很nice,如果現在的我看起來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傾向,那全部都歸因於我的組員實在太好。說起來,報告暫告一個小段落,還真讓人有點感傷。討論報告的時候我常常碎念,例如財報數字位數很多,我一定會數出聲音: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億十億百億千億,八千七百億這樣。此外,也會想盡辦法講好笑的話,所以顯得失去理性,顯得吵。

我們討論報告時常常放音樂來聽(只要是在我們單獨的小教室裡,而且沒有別的人),這個禮拜內聽了許多紅遍大街小巷的歌,例如Taylor Swift的〈Blank Space〉、Demi Lovato的〈Heart Attack〉等等。有一段時間試圖播放我平常讀書的playlist裡的法文歌,但發現太像咖啡廳,會沉沉睡去,成效不彰。於是我們度過了周杰倫時光、田馥甄時光、徐佳瑩時光、蔡健雅時光、FIR時光、梁靜茹時光、張宇時光(張宇的名作們讓我們非常沉醉)。當放到〈不得不愛〉和〈快樂崇拜〉時,覺得身體裡一些有些東西融化了,變成暖流活動在各個血管。

教研館是一個很破爛的地方,廁所髒、房子舊,下雨還會淹水。會研所不知道為什麼,只分到三間教室,一間給碩二學長姐寫論文、一間當電腦教室,另一間113,是我們僅有的討論空間。113很窄,裡頭堆滿雜物,只清出一張小桌一張大桌供人使用。這個禮拜,我們窩居在大桌附近,旋轉椅滑來滑去,有時候看A的excel,有時候聽B解釋算式,有時候看C分享的好笑東西。桌子中間是零食、計算紙與計算機,最常見的是兩台計算機被傳來傳去。零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興起的道具,不過某天討論報告時我發現手邊沒有零食吃實在很痛苦,所以隔天就先到7-11買了一些過去。

雖然因為連續的睡眠不足,導致變成鴨子嗓,但還是很喜歡和組員說話。很久以後,也許已經忘記我們是怎麼估計彰銀備抵呆帳的期末餘額,但我還是會回想起這些場景。在淒風苦雨的晚上八點,我們一起走到Flugel,發現即將打烊的店裡只剩三份灑滿莓果的慕斯閃爍柔和但是寶石般的光澤,所以我們四個人分食了三份甜點。草莓新鮮,藍莓新鮮,覆盆莓還是冷凍的,底層的蛋糕泡過酒,所以最後我們恨不得把所有酒汁酒氣吸光。後來我上網查,Flugel的粉專裡貼出各式各樣奪人眼光的蛋糕,唯獨星期六晚上的慕斯不在其中。於是,0.75份沒有名字的甜點變成夢境一般的東西,我寧願它永遠不是完整的一份,我寧願這道甜點只在店裡出現過那麼一次,並且連個名字都沒有。

多麼荒謬的報告題目、多麼瘋狂的討論頻率、多麼侷促的討論空間、多麼不健康的行程。但是這當中有這麼多相濡以沫與苦中作樂,雖然沒有被寫在報告裡,但絕對難忘。

真抱歉,原本想打遊記,但交代忙碌行程就花去那麼多篇幅,只好留到下一篇文章。

今天要分享的是棉花糖的〈怎麼說呢〉。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