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6 北藝大


做完星期二的報告的隔天睡到10:00左右,印象中沒設鬧鐘,就是要耍賴地睡那樣。起來後替另一份報告抓了一些數據、畫了一些圖表,吃了兩顆柳丁,然後就下午兩點了。因為已經計畫要出門走走,所以時間一到立刻關機,披上外套出門。


其實星期三的天氣與空汙程度使我很不適合出門,前天訪問另一位做報告的組員,問他星期二星期三都做什麼來紓壓,他說他就去夜市買了一堆吃的,然後就睡。我自己星期二晚上翻了兩本商周、一本吳明益的書、敷臉、喝光所有奶酒與看綜藝節目。前幾天在書店翻書,好像是蕭伯納說的,真正的閒暇,就是隨心所欲地做事。而我的隨心所欲,就是在即使最生不逢時的時刻,還是要把自己綑成粽子,往關渡的北藝大出發。

搭捷運的時候,其實捷運一過士林站我就想下車了,天母、新北投都美好,而關渡那麼遠,我不想讓自己的行蹤顯得如此可疑。不過,十月的文章有提過,關渡與我是總角之交,雖然很間接,但隱約有個引力把我抓到那個地方。

到關渡之後有兩種選擇,一個是往河邊走,一個爬山。因為覺得自己過了超過一個禮拜沒有靈性的生活(連睡醒後都只記得夢中在抓資料。有天早上因為只睡四小時沒聽到鬧鐘而睡過頭,我們約早上七點鐘,我在7:20剛好把一張excel表格夢完,因此就驚醒了),所以想要往人文薈萃的北藝大走。以前以為北藝大離捷運站很遠,其實不然,只要從出口出來,繞過關渡國小,就可以看到加油站旁邊有個「歡迎光臨台北藝術大學」的指標。看到指標後沿著山路往上爬400公尺,差不多就能看到北藝大大門警衛室。


北藝大也飽受遊客如織的困擾,所以學生很勇敢地把校門口原本刻著「台北藝術大學」的大石頭選擇性地塗掉,把「大學」塗改成「公園」,成了台北藝術公園。台大到目前為止也時不時會有學生抱怨遊客太多,我自己並不介意,因為台北市的綠地就那麼一些,校園裡車速慢,有吃有喝又可以曬太陽,自然成為扶老攜幼出外踏青的首選。個人認為只要不是在上課時間放任小孩跑到教學館附近大吼大叫,假日當然歡迎參觀。而且其實遊客最多的舟山路以前也不是台大的,是1999年學生會向政府協調,市政府才答應封路,使舟山路成為台大校地(因為舟山路尚未封路前車多且車速快,學生來往兩個校區非常危險)。

不過北藝大和台大的狀況不一樣,據說北藝大到了假日,遊客隨意停車,嚴重影響交通安全。另外,校方給遊客太多招待,所以學生自己的活動空間不夠,校園裡的餐廳也有一大部分是只有觀光客吃得起的那種。關於停車這件事,我覺得其實蠻麻煩的。北藝大蓋在山坡上,除非健步如飛的人,否則如果有小孩子或長者,要他們從捷運站用走的走上來,根本沒有可能。而一旦有100個想參觀北藝大的家庭有這樣的苦衷,北藝大就會被100台車子佔據。也許北藝大的風景就是此景只應天上有,如果真的要散步的話,就用最簡單的方式來到這裡,用最安靜的型態參觀這樣。



進入北藝大就像穿透一個透明的牆,這裡的空氣好像和別的地方有所不同,尤其沿著坡路往上走,就像和旁邊的關渡平原並肩而行一樣。可能因為正值上課時間,外面天氣又冷,所以路上幾乎沒有行人。鷺鷥草原綠草如茵,草上有些土狗和兩頭牛正在頑強地抵抗寒流(不過除了草原之外,牛實在也沒其他地方可去)。廢氣繚繞看起來像霧靄茫茫,於是我遠遠站在步道上隔著空氣看牛看了一段時間。如果廢氣是雲霧,狗是白的,牛是獨角獸,這裡就是童話,不過灰灰暗暗的色調反而讓眼前的景象有實實在在的感覺。


脫離主要幹道彎進類似教學館的地方,無聲地走在磚紅色的建築之間。和習以為常的地方最不同的是,走在校園間,聽到的是從左鄰右舍飄來女高音,幾句之後又有一個男高音來和,然後是幽幽的提琴聲。因為已經連續好多天,音樂之於我,都只是討論報告到半夜,勉強放著讓自己不要睡著的工具,否則應該是終歲不聞絲竹聲的狀態。因此在一顰一笑都是藝術的北藝大裡與這些聲音相遇,覺得何其幸福何其美好。



因為沒吃午餐,所以誤打誤撞走到藝大咖啡後,決定來一份下午茶。下午茶非常便宜喔!一份110元的玫瑰拿鐵加一塊蛋糕,打完折後只付了143元。點完餐後,接下來要煩惱的就是究竟要在哪裡吃下午茶。藝大咖啡有室內座和室外座,可想而知,在那麼冷又那麼灰的天氣裡,室外座空無一人。不過,一方面室內座空氣不流通,有公車的味道,另一方面室外座看出去的景色太奢侈,所以權衡一下之後還是到室外座用餐了。



其實說室外座景色奢侈有點言過其實,濃濃的髒灰降低能見度,原本應該清晰可見的山,只剩朦朦朧朧的稜線,更別提關渡平原的細節了。因為污染,我們失去天空,在室外座吃下午茶其實是吃沙喝土。隨身帶著的書是吳明益的散文《家離水邊那麼近》,一邊用熱咖啡取暖,一邊小心地讀這本書。我承認在飛沙走石的一天出來玩有點荒謬,我也不是耐冷的人,但把自己裹在大衣與圍巾中挨著冷風,非常貼近我想像中外國校園的樣子(其實根本沒在冬天出過國)。我在那裡完整地享受了冬天應有的樣子,除卻汙染,覺得很美好。



藝大咖啡旁就是藝大書店,我讀過一些介紹藝大書店的文章,這還是第一次踏進這家書店。

我真的非常嫉妒有書店的校園,北藝大的書店尤其突顯了藝術大學的身分。這裡完全沒有商業的、投資的、瘦身的書,而是將戲劇、音樂、文學等類型的書分門別類展示出來。雖然這裡賣的書仍然不多,但隨處可見椅子,讓人得以好好讀一本書。不過我沒有那麼纖細的神經,原本想買本書當作紀念,但品味不及這裡主打的書,因此作罷。

藝大書店除了書之外,也有很多唱片試聽機,我在二樓的一個小窗戶前聽了五、六首加拿大爵士女歌手的翻唱作品。我好希望這裡是我家。



雖然其實沒有人招待我,但離開藝大書店,走到行政大樓對面的廣場時,還是感覺空氣中有個人在對我說:「See what I've got!」。因為一下子在眼前鋪展開來的竟然是非常完整的關渡平原。當然我說的完整是指畫面很開闊,如果空氣再乾淨一點就好了,這裡的夕陽一定令人屏息。傍晚五點整,警衛敲響附近鐘樓裡的大鐘,鐘聲飄到很遠的地方。

原本想要搭公車下山,但每台公車都擠爆,所以最後散步下山,下山後搭公車到奇岩捷運站(純粹想去不認識的捷運站搭車),並換捷運,到中山地下書街買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歲》,然後回宿舍。

很抱歉,每次都含淚推薦景點,好像顯得沒什麼信用,不過這些地方真的給當下的我很大的震撼或安慰。北藝大真的是一所太得天獨厚的學校,雖然離住的地方很遠,但希望能常來。

我想要補充一件事,是關於上一篇文章的。星期一晚上和一位Flugel鐵粉聊到文章裡寫的那份無名甜點及對別人來說微不足道但我個人十分珍惜的moment。結果,那位朋友昨天晚上貼Flugel的粉專給我,原來Flugel星期一正式用美麗的照片跟大家介紹這個甜點,我因此也知道甜點的官方名稱。別人(尤其那位鐵粉)可能心情很好,因為他們終於知道我之前模模糊糊地形容出來的甜點確切是什麼,但我卻有一種暗戀的男生被追走的感覺。

今天分享的歌是Diana Panton的〈24 Hours a Day〉,spotify上有完整的專輯曲目。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