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30 杜鵑颱風真的好恐怖喔


星期一中秋節,因為是研究生,所以過不過節似乎沒什麼差別。今天和朋友吃飯,聊到究竟研究生和大學生有什麼不同,我沒有第二句話,直接說:「就是每天都在念書。拜託我當大學生的時候怎麼可能開學第一周第二周第三周就在K書!」朋友進一步問,為什麼要念成這樣呢?而且有些勤奮的大學生其實也會早早念書,所以具體來說到底有什麼差別呢?


研究所是進階課程,基礎如果沒打穩,例如大二統計沒學好,就得自己多花時間補足。另外,教授上課也比較敢飆車,很多內容大手一揮,就叫我們回家自己讀。因此,與大學生比起來,自然要多花時間在念書上。不過我覺得最大的不同還是在於心態。研究生離所謂的「future」近了一點,比較有警覺,知道得開始奮力地投身於把future變成reality的努力中。因此研究生比較缺乏多方嘗試的餘裕,必須盡全力把現階段的本分做好,也就是讀書。

不過這個假期我讀的書不如想像中多,這篇文章也無意記錄讀書生涯,只想記錄強颱杜鵑的恐怖行徑。星期一中午出門買午餐時還沒有雨,但偶爾會有瀕臨把樹吹倒的陣風,害我走在行道樹下感到提心吊膽。不過當時的我仗著星期六煮了一鍋新竹貢丸湯,自以為是九降風女神,所以除了盡量遠離樹之外,並不感到特別恐懼。

恐懼的起始,昨天已經在臉書發過動態,是我出門收衣服的慘痛經驗。下午大約兩三點,我突然發神經,想要去陽台收衣服。走到門口往外面看,發現曬衣繩上群魔亂舞,因此二話不說立刻推門出去。我有記得要把門關回去,但可能沒有關緊,因此一陣大風吹來,門被暴力地關上並再也打不開。GG,當時就我一個人在陽台上,也沒帶手機。自己試著拉門拉不開(並且擔心會把門拉壞),但拍打玻璃門試圖求救時,卻發現颱風比我還會敲門,所以附近的住戶都不太留心。天啊這不就是鄰居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風聲嗎?第一時間覺得好想哭,想哭的感覺持續三秒,接下來不小心就笑場了。

後來還是我自己把門拉開的,開門的瞬間還踢到腳趾,痛死我。因此,第一場颱風浩劫等不到人rescue,只好靠自己survive。謝謝大家。

下午風雨突然變好大,到了傍晚簡直發瘋。我住的宿舍是附近第一高樓,所以可以很清楚地聽到風聲,以及看到風在天空中狂奔的樣子。因為忘記儲糧,所以五點半和室友結伴出門買食物。眼看外面的風勢是不可能開傘了,雨傘到外面只會一秒化成灰,因此室友很好心地借我一件彷彿義交穿的雨衣,非常堅固及醒目。原本只想走地下室到A棟的7-11搶一些微波食品,但室友建議我們何不跋涉到頂好把東西一次買好,因此就半信半疑地往頂好出發了。

一到室外就是洗臉time,風七橫八豎地亂吹,除非打扮成太空人,否則一定會濕!大樓旁的腳踏車停車場已經光榮犧牲,不但沒有一台車是好的,我們還很擔憂腳踏車被風捲起來。在風雨中走路的速度大概就像在游泳池裡面賽跑一樣,有時候還要調整角度以避開風來的方向,整個就像在玩命一樣。

最難走的一段路是站在30層樓的台電大樓旁邊,準備越過羅斯福路前往康是美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台電大樓太高了,以至於走在台電大樓旁邊像是走在噴射機後面一樣。羅斯福路在我眼中是灰色的,路上完全沒車,看起來超恐怖彷彿外星人攻占地球。等我和我室友終於堅持到頂好時,心中的感覺就是唐山過台灣的感覺,覺得頂好裡的食品淹腳目。

我們各買了一盒千層麵與一些泡麵、零食。另外因為多喝水的瓶子太有趣了(竟然是埃及文版),所以也一人抱一瓶大罐的水回去。靠當時買東西的心情好像新台幣瘋狂貶值一樣,反正只要是可以吃的都要狂掃貨,一點也不在乎金額。

從頂好出來之後又得再面對一次地獄羅斯福路,這次風更大。可能因為我下盤比較穩,另外也盡量蹲低,所以我在馬路中間彷彿消波塊,比較沒有大礙。最慘的是我那位瘦瘦的室友,過馬路過到一半被風吹到跌倒,超恐怖QQQQQQQQQQQ!


回到宿舍時就立刻衝去洗澡,洗完澡後累到根本讀不下書,就一直看颱風消息及打混。我到樓下加熱一份從頂好買的千層麵,身上剛好穿著加菲貓的睡衣。其實冷凍千層麵蠻難吃的,加菲貓真的是一個小瘋子。另外也泡了一包即溶馬鈴薯濃湯來喝,並打開路上買的燙青菜來撫慰受傷的心靈。

我在臉書動態上看到那家原本要去的7-11像蝗蟲過境一樣,只要能吃能喝的全部被掃購一空。也看到有人說自己走在路上,原本戴在臉上的眼鏡突然被風吹走,害他接下來什麼都看不到。有些從中南部趕回台北的朋友遇到交通大亂,一堆人要搭捷運,捷運卻20分鐘才來一班,得排隊一個多小時才擠得上車。當然也有人在公車站牌下等到天荒地老,才發現公車早就停駛,根本回不了學校。

相較之下我已經很幸運,全部都是自己雷自己。希望大家一切平安。


隔天一覺醒來,雨過天晴。據說還有彩虹,市長看到大概都要氣死了。中午吃超級辣的辛拉麵,假裝自己正在放著名符其實的颱風假。晚上和朋友約吃飯,到了腳踏車停車場,才發現路被封起來。原來離我腳踏車不到一公尺處,有一棵3~4公尺長的樹被吹倒,直接壓在一坨倒楣的腳踏車上。於是我在荒煙漫草中牽出自己的車。簡直吳宮花草埋幽俓,晉代衣冠成古丘。

以上是杜鵑颱風對公館造成的恐怖災害,希望颱風天乖乖沒出門的人,或遠在異國的人,可以透由崩潰的文字,感受到颱風替這個城市帶來的末日感。

最後附上一首歌,由Madilyn Bailey 翻唱Adele的〈Skyfall〉。


個人覺得這位歌手非常勇敢,她翻唱很多過於有名的歌,並都不會與原唱落差太大。Adele的歌就屬於不容挑戰的類型,但我不覺得Madilyn Bailey把這首歌唱得很弱。不過,這位歌手似乎傾向於用比較悲情的方式詮釋各種歌曲,所以聽到最後會很想把她從地上扶起來。

總之,如果想聽聽看各種流行歌可以怎麼被cover,尤其是超有個性的歌手如Lana Del Rey的歌,的話,可以逛逛這位歌手的youtube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