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0 龍山寺與莽葛拾遺


今天和高中同學約在捷運西門站附近一家高人氣的brunch店吃午餐,其中一位同學Amanda剛從捷克交換一年回來。不像許多出去交換的人選擇延畢一年,她已經畢業,並準備投身職場。有時候,我覺得收心比下定出國的決心還要困難,祝她好運!




這家「花嘴廚房」非常平價,我點西西里雞腿套餐,加上一杯雖然號稱小杯但其實很大杯的奶茶,也只要125元。我認為該店食材成本佔收入的比重較一般餐廳高,其他服務或用餐環境甚至地段也不隨便,因此從店家的角度來看,這應該是一家很有佛心的店。




吃完飯之後,我們走到剝皮寮。去年也曾從剝皮寮走到brunch店附近的唯豐肉鬆過,因此路線不算陌生,基本上只要直走,在某個轉角往右看,就會看到古色古香的剝皮寮街屋。我們到剝皮寮之後,先錄了一段影片給遠在CMU念研究所的朋友,一解她異地遊子的相思之苦。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要在影片中說什麼,也許看到我們打打鬧鬧,再隨隨便便地介紹一下身後的街屋,她就會很開心了吧(希望)。











我常常在國外部落客的照片中看到美麗的歐洲街景,暑假到日本,也沉浸在京都清水寺二年坂、三年坂的京式風情當中。如果只是為了拍出好看的照片的話,剝皮寮應該是台灣很具代表性的街坊風景。比較可惜的是這些房子就只是重新整理後的展覽空間,缺少生生不息的感覺與生活的痕跡。我們在散步的過程中還遇到鄉土劇劇組在屋子裡拍攝。我想應該是因為有拍攝在進行,所以沒有開放展覽,除了快步通過之外,老實說也沒有別的事可以做了。


然後我和另外兩位朋友到龍山寺拜拜,順便求姻緣。當然也求了籤,而且為了抽到正確的籤,還多舛地擲了非常多次筊。我已經記取教訓,決定不把籤詩完整地打出來,以免再有人透過籤詩撞見奇怪的內心世界。簡單來說,我抽到的籤詩叫我不要聽信一些有的沒的,如果誤把沒有的事當成真實,或光信賴白日夢而不付出努力,最後終會失敗的,說是要求姻緣,其實也只是畫餅充飢吧!所以我的籤的title是「李斯遺藥害韓非」,非常聳動吧!

(麻吉scary很博學地跟我講這個歷史故事的來龍去脈,打在這裡供大家參考:李斯和韓非都是荀子的學生,也都在秦王的手下工作。然而韓非的文筆好,也很受器重,李斯因此覺得地位受到威脅,於是表面上與韓非友好,實則加以構陷,最後送毒酒給韓非,把他毒死。)

我個人覺得這支籤還蠻準的,縱使我認為不是「不該聽信有的沒的」,而是「自己不該總是講些有的沒的」,所謂「李斯遺藥害韓非」應該也是「韓非請勿飲鴆止渴」。為了獲得更多資訊,還特地去解籤室解籤。結果老師的解讀對我太好了,一直叫我勇往直前,不要受身邊耳語的影響。真實狀況是,我身邊的聲音總是給我鼓勵,應該是我自己要改進啦。


解完籤後,我們春風得意地離開龍山寺,結果在對面的廣場,看到許多垂垂老矣的爺爺奶奶走來走去。這個景象給我非常大的震撼,突然覺得自己為了一點稍縱即逝的光華那樣呼天搶地,是非常奇怪的事。我只在乎自己有沒有本錢交男朋友,卻不知道一個人老去,或一個人為了種種不確定而在神明面前喃喃自語是什麼樣的滋味。我問的問題是一個不需要問的問題,我索取的祝福也不是這麼事關重大的祝福。我覺得我自己有點浪費資源與小題大作,我知道我是。




龍山寺旁有一家二手書店,叫做莽葛拾遺。莽葛拾遺的外觀古色古香,感覺在裡面消磨一個下午就像在老樹底下乘涼,久而忘卻時間。老實說,莽葛拾遺裡的書不多,倒是古早時期的書信函牘或文件非常能夠引起我的興趣,於是就忘我地翻閱這些文物。朋友大米看到一排排展售中的茶壺,端起來看時發現上面其實有刻字,於是我也加入端詳的行列。

古人或行家有「養茶壺」的習慣,好的茶壺不能束之高閣,要常常以茶湯澆淋,讓茶壺表面圓潤光滑。因此,我個人覺得收藏茶壺的人,一定是脾氣很好的人。這些茶壺當中,有四個屬於同一對兄弟,分別是爺爺奶奶在人生重要時刻贈送的:彌月、五歲生日、小學入學、小學畢業。從茶壺上的字,看得出來爺爺奶奶非常慈愛,因為他們的署名就是爺爺奶奶。另外,從茶壺上押的日期來推算,受贈者大概只比我大兩三歲。

這個家庭大概因為一些特殊的理由,把茶壺拿出來賣。其實莽葛拾遺裡一定有許多故事,六十年前的手寫信函、黑白家庭合照、五十年前的小學畢業證書等等,這些東西會出現在這裡,一定都有一些故事。如果是我,絕對捨不得把舊東西拿出來賣,事實上,我連讀過的書甚至讀過的難看的書都不願意賣。不過,換個角度想,也許這些老東西在莽葛拾遺的庇蔭之下,能夠更無畏時間摧殘地延續著吧。而我們這些路人,也能在昏黃的店鋪中與老茶壺對望,發覺有些不小心被忘記的事情,又悄悄地襲上心頭。


然後我們到旁邊的三六圓仔湯補充能量,我點的是花生圓仔湯。

文章的最後想分享一首歌,由中國武警男聲合唱團演唱的〈菊花台〉。


星期六和朋友逛茉莉二手書店的影音館,店裡的一面牆上引用了尼采說過的話:「沒有音樂,生活將是一種錯誤。」這句話平常讀起來還好(甚至當你走過學校對面的眼鏡行,聽著震天價響的流行音樂,還會覺得音樂才是一種錯誤),但有些時候就會覺得這句話對極了。昨天在youtube上點開這首歌,聽了幾遍,覺得很感動。

這首歌原本就已經夠美了,常常讓我想起柳永〈雨霖鈴〉裡的景象。而由這些武警唱出「誰的江山,馬蹄聲狂亂。我一身的戎裝,呼嘯滄桑」時,覺得身不由己的感受更加深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