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7 考到駕照啦


以下是開車記事,另外,因為不知道首圖要放什麼,所以選了一張在日本六本木拍的照片。這是一個加油站,油槍在頭頂,必須把它拉下來才能加油。


8/25 第一次在雨中駕車。

連續兩三個禮拜,去駕訓班報到的每個早晨都晴空萬里,早上七點的太陽綿綿柔柔的,不具備什麼殺傷力,所以在算是得天獨厚的環境下穩穩地練習駕車。有時候不禁想,難道一直到考完駕照的那天,我都不用模擬雨天的狀況嗎?不過我的邏輯好像也蠻奇怪的,難道還要期待日全蝕,好讓我能在大白天練習夜間駕車嗎?

不過老天爺大概決定要成全我杞人憂天的心意,考完會計師的隔天再回到駕訓班,竟然下起半大不小的雨。還好我在前往駕訓班的路上有先問我媽該如何啟動雨刷,因為教練直接叫我上車,完全沒有要跟我說明任何雨天駕車的注意事項。大概任何熟練開車的人,都不覺得下雨天算是什麼大風大浪,視線模糊時打開雨刷,然後記得窗戶要關好,這樣就可以了。

真的也是這樣啦,啟動雨刷後就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了。

8/26 第一次道路駕駛

教練突然跟我說要道路駕駛,我還像個笨蛋一樣問他什麼是道路駕駛,結果,當天下午就再度到駕訓班報到。

道路駕駛就是在真實的道路上開車的意思。平常在駕訓班繞場,因為動不動就碰到關卡,所以不太有開車的速度感,通常都是不踩油門怠速前進。但是馬路上的車風馳電掣,我完全無法想像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和其他駕駛一樣開快車。我們駕訓班的旁邊就是高速公路,所以練習時真的會有一種笨鳥慢飛的感覺。

雖然很恐懼而且很自卑,但還是得硬著頭皮開出去。結果我們開上公道五後,不久就左轉往北,直接往竹北走。一路上我真的難以呼吸,完全聚精會神在看路。很多車子從我旁邊揚長而去,甚至還有騎機車的阿婆用比我快的速度超過我,我的臉上真的寫著新生兒三個字。不過不得不說,因為我臉皮薄,所以沒過多久就用有點正常的速度行駛,約莫是40~50左右。教練好像蠻欣賞我的有勇無謀的,所以開始盡責地在旁邊講解路上的線。

然而我一句話也沒有聽進去,所以教練的話就右耳進左耳出。我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酒後駕車,就算他們在清醒的時候已經自認很會開車,但開車時該注意的狀況不少,完全不容分心。像我也不可能酒後考全民英檢初級啊,更何況人命重於成績,那些害人害己的酒駕壞人難道對道路安全真的這麼不屑一顧嗎?不過,這也啟發我,如果以後不小心找到一個愛碎念的配偶,請他務必忍耐到開車時再碎念,因為那時正在開車的你真的什麼都聽不到。

下午車不多,所以沒有碰到太多會車或擠來擠去的狀況。教練把路線規畫得很好,除了開正常的道路之外,也在沒車的公路上練習煞車失靈時的煞車方式,然後既上橋,又走地下道,可謂多采多姿。這一趟下來,覺得對於快速地駕駛比較有感覺。以前我一直很怕自然捲的路,例如舟山路,但其實只要一直保持在車道中央就不太會有問題。現在最大的障礙是不太知道轉彎的時機,包含到哪裡開始轉方向盤、轉幾圈等等。所以我想我有能力從新竹開到墾丁(請給我一條不用轉彎的路),但無法從我家開到路邊的便利商店。

教練勉勵我在取得駕照之後還是要勤加練習。這再度啟發我,以後如果打算結婚生子,夫妻間最好還是有個人會開車比較好。不然如果哪天你的兒子用水汪汪的眼睛問你可不可以陪他練車,而你只能束手無策,或哪天你女兒問你可不可以陪她開車到大潤發買東西,你只能說,沒問題,然後陪她從新竹直線到墾丁,遇到這樣的狀況,身為父母應該蠻糗的吧。

8/27 看到別的駕駛被罵

回學校辦註冊,傍晚經過公館捷運站二號出口。舟山路與羅斯福路的交接處有一小片廣場,通常是讓行人等紅綠燈或租ubike用。另外,這個廣場就在馬路邊,且沒有特別高起來。

結果遠遠就聽到一個男人的咆哮聲,走近一看,發現有一輛自小客車開到小廣場上,並正在試圖左轉切回羅斯福路上。但那個男人就站在車子前方,顯然不想閃開讓車,因此就不停對著車子怒吼(相當大聲):「我為什麼要讓你?你應該開到這裡嗎?這裡是給車子開的嗎?你這樣對嗎?」好吧,路人的確是據理力爭,但我看駕駛也沒有什麼不禮貌或無理取鬧的地方,反而是路人咄咄逼人的態度讓我覺得十分反感。這好像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有必要這麼大聲嗎?我覺得以後新手上路,萬一不小心開到不該開的地方,當然一定是我的錯,但如果因為這樣被陌生人罵得狗血淋頭,我一定會當場落淚。

9/4 路考前夕

我剛開始繞場時,開到哪裡嗶到哪裡,總是會壓到線。最令人難過的情形是有一天還不小心擱淺在安全島上,走投無路之下只好倒車,再把安全島輾過一次。當時的心聲就是:「Gosh!我真的是馬路三寶!」跌跌撞撞的情形持續三天,到了第四天終於變正常,可能是信心比較足了,因此不會過度畏畏縮縮。

我開的車是72號,因為本人很喜歡12的倍數,所以這台車我很甲意。繞場練習時我會刻意鎖定3號車,3號車行雲流水,覺得很適合拿來觀摩。相同的路線練了兩個多禮拜,不再被嗶,漸入佳境。不過我始終不熟練如何啟動車子,有一天我還在沒有放手剎車的情況下開了50分鐘(手剎車如果拉著,會鎖定後輪,而在沒有放手剎車的情況下駕車,很容易讓手煞壞掉)。當時還想說奇怪,為什麼連路邊停車都要踩油門,但還是傻傻地完成練習。

9/5 讀筆試

我筆試沒什麼讀,所以覺得很恐怖。不過汽車筆試是給三教九流的人考的,又不是只有腦袋好的考試機器才能及格,這麼說來,筆試理應不會太難。考試的難易度是一回事,講義內容的龐雜度又是另一回事,我只覺得讀到交通罰則時頭昏腦脹。隔天星期天去學校搬宿舍,讀書進度趨近零,害我只能在半夜臨時抱佛腳。

9/7 正式考試

早上下起滂沱大雨,我提早將近一個小時抵達監理所,繼續在騎樓K書。考筆試的時間由駕訓班之間互相協調,所以這個時間(早上八點,第一場)都是我們駕訓班的學生。我旁邊有一個比我年輕貌美的同學正在K模擬考卷,偷瞄她的筆記,裡面竟然有錯誤訂正與檢討。你們知道我的講義裡有什麼嗎?都是用藍色油性原子筆亂畫的痕跡,堪稱史上用過的課本中最醜的。

但是接下來我也讀不太下去了,一直在想著當助教的事。監理站看我們人多,特別開放道安講習教室讓我們等候,我誠摯希望今後不要再坐在這間教室裡。

我大約在8:10被叫進電腦教室考試,在電腦上作答,一進一出,整體而言速度蠻快的。最後我考97.5分,錯一題,果然題目真的比想像中簡單。

考完筆試就立刻殺回駕訓班準備路考,不過因為正好遇到園區上班時間,所以還塞車塞了一陣子。駕訓班裡有一位教練再幫我們做最後整理,一直到此刻,我才發現很多平常練習時覺得沒有關係的事,其實都會被扣分。例如S型彎道裡不能停車、不能在沒有移動的狀況下轉方向盤等等。這些突如其來的規定令我很緊張,加上排隊排很久,所以不安的情況雪上加霜。

等了相當久,終於輪到我上陣考試。考試方式是一個人開車,考官坐副駕駛座,下一位要考試的同學坐副駕駛座後方的座位。我坐在後方當乘客時,正在開車的是一位年紀顯然比我小的男生。他上車前已經嚼了一片口香糖,所以整個考試、搭車的過程都是在「嚼嚼嚼嚼」的氣氛中度過。男生在開車時的確會有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的氣勢,好像什麼都檔不住他們,油門一踩就往前衝。這位同儕開車還蠻穩的,似乎也不太緊張,唯獨某次從停車格轉出來時差點撞上安全島,經過一點調整後,順利過關。

然後就換我惹。

我一上車又再度忘記check手剎車,因為想說車子停在平坦的地方,並且也只是暫停,讓我從後面換到駕駛座,有什麼好拉手剎車的。不過這個小停頓應該沒有扣到很多分數,因為我沒有貿然起駛。其實我在整個考試關卡中最怕的就是直線前進,因為覺得感應線很窄,一不小心就偏向,不過我有順利通過直線前進。接下來的考試也都沒什麼問題,因為只要不是直線前進的地方我都怠速前進。另外,不知道為什麼,考試時剎車有點難踩難放,不過也許是我太緊張了。

整體而言,我覺得我的表現還行,不過也難為考官了。考我前面的男生跟考我,一個是岳飛style,一個是三寸金蓮style,因為我無論如何就是開超慢。

對啦身為高齡考生,我終於考到駕照了!!!

以上是為期36天的駕訓歷程。自從報名之後,每天都是6:00起床,6:50睡眼惺忪地上車駕駛,所以暑期的作息非常健康。雖然取得駕照後我無法常常開車,但學到一個新東西就是開心,覺得自己又比以前多會一些事,原本一些meaningless的事物也突然有意義了起來。

最後終於可以分享一首歌,來自王若琳的〈三個人的晚餐〉。原唱者為小玲老師。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