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7 近期看新聞的感想


日本遊記一直寫有點無聊,不如颱風天就來一些若有似無的碎嘴。暑假多半時間待在新竹,到了用餐時間照例會打開電視看點新聞。以往住在宿舍,雖然說每棟宿舍都有公用電視,但很少會為了看電視而特地跑到交誼廳使用,通常都用電腦看新聞。但是我又不太會定期瀏覽諸如蘋果日報、中時電子報之類的新聞網站,所以我的新聞來源都是臉書,不論是臉書好友的分享或是因為曾經按讚(關鍵評論網、地球圖輯隊、風傳媒與一些小眾媒體)而跳出的新聞動態。


我的那些會分享新聞的臉書好友對於事情的觀點蠻一致的,當然也不會隨便分享無聊的影劇、社會新聞,而都是高級的國際新聞或精闢的專題報導,所以用電腦看新聞時對議題的攝取非常多元,但某種層面來講也蠻單一的。在家裡看新聞簡直大開眼界,如果沒有什麼大事發生的話,幾乎都是社會新聞,燒殺擄掠樣樣都來。就算有大事,也會適時在大新聞中穿插一些社會新聞,好像把那些殘忍暴力的新聞當成茶餘飯後讓人放鬆的小點心一樣。另外,新聞絕對不可以久看,為了兼顧製作成本與不同收視群,新聞往往是循環式播放,除了換主播之外,新聞畫面大同小異,所以我覺得利用三餐時間看新聞蠻剛好的。

我對電視新聞的負面評價比較多,有時候甚至被搞到惱羞成怒。以下舉的例子可能年代久遠,因為我平常看到什麼感觸就會隨便記在紙上,今天算是把筆記本上的東西充實過後寫到網誌裡,所以時間軸可能會從七月初開始,直到最近八月初。

首先,八仙塵爆當下及後續的幾天,各大新聞台無不密切關注這場事件。這中間當然出現很多關於新聞道德的討論,例如應不應該為了捕捉即時鏡頭所以未經處理直接放送血肉模糊的畫面,以及應不應該挖傷者隱私等等。最讓我生氣的是TVBS的某主播在新聞與新聞之間的過場,為了銜接,突然來了一句「接下來我們來聽聽XXX的故事」。這句話真的在我腦中燒起一把無名火,我到底為什麼要聽聽XXX的故事?你到底為什麼要說說XXX的故事?

八仙事件那陣子,如果你仔細看新聞的話,會發現連續非常多天,除了八仙的消息之外,其他被播報出來的事情少的可憐。我自己的想法是,當下也許舉國上下都很想了解八仙的災難與一些醫療或司法上的進度,但這些都需要時間,所以當即時新聞過去,也許我們可以試圖了解一下別的重要新聞,等到醫院或檢調單位那邊真的有什麼明確的進展之後,再來鎖定這些新聞。不過,即使沒有什麼事好播,新聞台還是執意去挖傷患的故事,有一個蠻可能的原因,是這些新聞成本低,不需要什麼分析研究。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新聞台不是很薄情寡義嗎?現在還把你(傷患們)當一回事,拿你做偷懶的藉口,讓你代替新聞專業去撩撥觀眾的情感。但等到木村拓哉一來台,還會有鏡頭給你嗎?記者的形象一下子從悲天憫人變成三八無聊,這樣不是很荒謬嗎?

所以,我真的覺得記者在事件籠罩的那幾天,把自己塑造成戰地記者的形象,鋪天蓋地的「說故事」,但事過境遷之後卻不屑一顧,這樣子的行為很奇怪。

既然都講到主播的一句讓我惱火的話,不如也來討論TVBS主播華舜嘉的一時口誤,讓陳澄波地下有知也很緊張的風波。我可以理解民眾的嘲諷,但不禁覺得這樣子的嘲諷太不擇手段了一點。嘲諷可以分兩種層面,一、搞不好主播蠢到連陳澄波何許人也都不知道,所以我要笑她。二、當事人沒有的心理感受,主播或記者憑什麼無中生有,硬要替對方下註解,覺得這個畫家「很緊張」、覺得那個受害者「哭笑不得」。

如果是原因二,我完完全全同意。但如果是原因一,而我也強烈懷疑只在乎原因一的大有人在,的話,就有點不太恰當。我衷心希望所有以為主播不知道陳澄波並加以嘲弄抨擊的人,都確實知道陳澄波是誰。而,如果人家犯的錯是你不曾注意過的,不要嘲笑別人的不幸,一個幸運的人嘲笑不幸的人很失禮。

這又可以引到另外一個問題。上大學之後看ptt的時機增加,始終覺得ptt上面臥虎藏龍,但也覺得上面太多不負責任式的發言。ptt是一個會吸引很多人一起來討論事情的地方,所以一個人的言論很容易受到檢視。我很少看到有人為自己被攻擊的言論道歉,但這些人最喜歡叫別人,例如政治人物,道歉。不過我最討厭的鄉民類型,是講話很難聽,而且分明是狐假虎威的那一型。大四下學期去坪林課輔時,有天小朋友苦惱地拿著國語練習卷來找我,並指著一題造句,說她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寫。那題就是要小朋友用狐假虎威造句。當下我把狐假虎威的典故和意思解釋完之後,竟然也想不出什麼簡潔的句子,因為它不像「萬紫千紅」、「心曠神怡」這種純用於形容場面的成語,而比較傾向於用來形容非常特定的situation。

不過自從我觀察到這個現象之後,立刻覺得狐假虎威非常好用。我認為我妹就有點這個樣子,對一個言論的了解不夠充分或全面,就急著要用它最威逼恫嚇的那一面來指控別人。當他們說出那些比原作者還要刻薄並薄弱很多的論點時,操弄的卻也只是別人的洞見、別人的威風,還一副大言不慚、不甘示弱的樣子。這樣真的有很好嗎?很多比較穩重的新聞人物不選擇狐假虎威,卻成為眾矢之的,殊不知射過來的亂箭之中很多只是虛張聲勢。真的不太公平。

所以我覺得不是只有大人物應該檢討,小人物也應該反省,並對自己正在說的話負責。

接下來的這件事無關媒體,而是新聞事件本身。前一陣子反黑箱課綱的抗議活動沸沸揚揚,在成田特快上沒事打開新聞,卻發現一位熱中參與的學生自殺了。其實太陽花學運的時候我就很害怕有人想殉道,因為一旦有人自殺以明志,整個事件的走向就會變得非常奇怪。現在這位高中生自殺,我必須說,我不覺得這是一個成熟的解決方式,因為如果有苦衷的人都要自殺的話,搞不好教育部長也去自殺了。我剛剛說「整個事件的走向會變得非常奇怪」,意思就是,我覺得輿論好像會認為「先自殺的人就贏了」,這樣事情的是非就會被模糊掉。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活著,想辦法,直到成功,而不是輕視自己的生命與價值。

不知道這樣解讀對不對,但這個自殺事件給我的感覺是這樣。

另外,忘記是哪一天了,總之那位學生自殺後不久,反黑箱課綱代表就和教育部長進行一場談話。談話過後學生代表非常不滿意,還在鏡頭前面崩潰。我媽就說,他們怎麼會哭成那個樣子?我就想起前一陣子我感到十分煩躁的時候。那時候深刻覺得,如果我們把人區分成「表現出無知」和「表現出煩躁」這兩種,一般人應該都覺得煩躁的人比較負面。但是,煩躁的心情還不是被無知的人逼出來的!!!所以我覺得那些學生應該也是氣到哭。

前面雖然都是批評,但最近我看新聞,覺得東森新聞有進步。目前除了文茜的世界周報,我基本上拒看中天新聞(不過文茜的立場親中,需要注意一下),台灣新聞中比較常看東森、TVBS和三立。看三立的新聞有時候蠻過癮的,應為他們討厭執政黨。不過平心而論,最近東森新聞對於單一事件的介紹與探討比較多。我個人不喜歡短短的新聞結果什麼事也沒交代,還沒頭沒腦的。我喜歡經過整理與詳盡解釋的新聞,總覺得可以從中了解比較多。像前幾天東森播了高雄7-11加盟商抗議的新聞,除了採訪那位帶頭抗議的加盟商之外,還帶觀眾了解便利商店不為人知的辛苦,例如越來越五花八門的服務項目為店員帶來的壓力,與過期食品的處理方式。

另外商業週刊第1441期報導麥當勞子公司撤出台灣的消息,那則專題報導寫得非常好,尤其文筆甚佳。我覺得商周一定可以因為這個報導拿個什麼獎,如果我是評審的話。

不過我覺得台灣的媒體還是可以向國際媒體學學,例如CNN就明顯比其他媒體還要ambitious多了。CNN最近有個slogan,叫做「CNN goes there」,畫面是戰爭頻仍的中東國家、衛生制度落後的非洲國家,而有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旁白大概是說:我們到了那些地方,看到一些事情,使我們不得不去問問題,尤其是那些人們不願回答的問題。

對啊,希望製作新聞的人與我們這些發言的人,都可以拓展視野,並學習看到問題。

(照片是去年331拍的,學運使我開始苦惱於我們怎麼表達、怎麼接收、怎麼判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