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5 【日本】第五天‧神戶


終於寫到和宇治一起名列最讓我喜歡的神戶了!我在出國前訪問一個曾經隻身一人到關西自由行的朋友,我的問句是:「你在京阪神有什麼推薦的景點啊?」結果我朋友說:「我不是去京阪神耶是去京阪奈。」朋友說明原因之後,我也覺得神戶好像還好而已。相較於完美展現千年古都風情的京都與熱鬧奔放的大阪,神戶被擠旁邊,好像沒有明顯的特色(至少對行前的我來說是這樣)。不過去完短短一趟神戶之後,覺得意猶未盡,現在打文章還有點生氣,為什麼當初不排多一點時間給神戶呢?


承接有點久以前的文,我們早上在金閣寺,中午過後短暫走訪伏見稻荷大社,然後就回到京都車站搭新幹線前往神戶。神戶的地理位置在京都的西邊,搭新幹線只要30分鐘。因為去神戶是臨時起意,在缺乏行程規畫的情況下,我們一到車站就衝旅遊案內櫃檯,向服務人員請教當地景點。我們在新幹線上看到車站附近的山頭有纜車徐徐移動,十分有興趣,所以特別問了纜車的狀況。服務人員從容不迫地講完地點、營業時間、票價之後,颼的一聲從櫃檯下面抽出一張coupon,並告知我們只要出示這張,就可以有八折優惠。

問完旅遊資訊後,我和我妹一起去JR票務櫃檯替回程的新幹線劃位。因為我們使用JR Pass,所以劃位手續一定要人工處理。其實票務中心旁邊就有買票的機器與劃位機,也都沒有什麼人,唯獨人工處理的票務櫃檯大排長龍。在日本的這幾天,每次要劃位都會遇到這種盛況,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的需求都別無他法只能靠人力來滿足,不過那些服務人員也太辛苦了吧!就當我排到快崩潰,並剛好輪到我是下一個時,有一位小哥如菩薩一般現身,把一個原本closed的櫃台打開,開始處理我的劃位手續。我先用非常殘破的英文與他溝通時間車號,過程中還一直把神戶的英文Kobe念成Kobe Bryant的Kobe(其實應該要念Kobé,而不是Koby)。結果一切都講清楚之後,小哥開始一串異常久的劃位作業,等到他把我的票拿到櫃檯上時,赫然發現他替四張車票都寫上筆記,並不厭其煩地向我解說那些字。最感恩的是,等我們坐上Sakura568時,才知道原來我們莫名其妙地被升級成Green Car,也就是傳說中的商務艙。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進商務艙,雖然說經濟艙就已經很舒適了,但商務艙的座位更寬敞,心理上還會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我們的JR Pass可以免費劃位,但僅限於ordinary car,如果要升級成商務艙得另外加錢。感激小哥,讓我們免費體驗商務艙!感激觀光案內的服務人員,不由分說地直接給我們coupon券,神戶真是鍾靈毓秀地靈人傑啊!

在遊記開始前,想先自首。這批照片都是修圖後的照片,因為我想嘗試日式小清新風格,不過修圖的時候才確立風格已經有點來不及,所以怎麼修都覺得差強人意。我的作法是把曝光拉高、對比拉低,並盡量讓光線充足之處保持微冷色調。成品看起來灰灰白白的,很像原本的顏色加入白色顏料之後重新畫出來的。我對其中幾張頗滿意,然而有不少照片似乎不太適合這樣......儘管如此,為了整體的協調,我還是把全部照片修過一輪,希望大家包涵。


我們的第一個景點是生田神社。生田神社坐落於鬧區的角落,規模不大,(在那個時間點)人跡罕至,但歷史悠久。另外,不同於一般神社的樸素,生田神社本體呈現略為高調紅色。雖然在找不到解說牌的情況下,對生田神社的歷史及祭祀的神明不清楚,只能愣頭愣腦的晃來晃去,但老實說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其實我的品味也算是昭然若揭,只要人不多的地方都喜歡,可見除了客觀條件之外,個人的心境對於品味一個地方也有很關鍵的影響。

我在神明的前方看到教人如何參拜的告示,步驟畫得非常清楚,所以我就跟著用正確的方式拜了一下。當時也沒想很多,只是想要表示尊敬,後來回家查資料,才知道原來生田神社是求緣分的!晨溪從台灣糊裡糊塗地拜到日本,希望能獲得更多保佑。


整個園區很小,但繞到後方有一個尺寸跟台大傅園差不多的小森林,使這個鬧中取靜的小園區有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感覺。

離開生田神社之後,我們從後面的小巷子通到馬路上,過了馬路後沿著巷子爬坡,就可以抵達北野異人館。雖然路途稍遠,應該要搭公車比較有效率,但沿路吹風看房子,非常愜意。出於一些原因,我非常喜歡山坡上的房子與街道,除了在坡頂視野很好之外,也覺得坡度會減緩交通工具的速度及限制建築物的高度,讓行走的人比較不會精神緊張。

如最前面所述,神戶主打的雖然不是悠久歷史,但1853年培里叩關,為神戶中西合璧的文化、景觀奠定基礎。我們常說日本「鎖國」長達兩百多年,鎖國這個詞稍微言重,因為日本與中國、台灣還存有正常貿易行為,只是不想跟歐洲人來往而已。唯一有官方許可而能夠在日本港口活動的只有荷蘭人,並且被侷限在長崎。所以我想歐洲人對日本人應該很惱火,尤其剛從墨西哥手中奪走加州,一副洋洋得意、天下無敵的美國人。

於是培里將軍帶著艦隊浩浩蕩蕩來到江戶附近的浦賀港,直接對幕府將軍造成威脅。在後續的「日美和親條約」中,日本陸續開港,第一波是現在北海道附近的函館及江戶南方的下田,第二波通商條約,則是開放橫濱與神戶等港口。





雖然在出國前就簡單看完日本近代史,但抵達神戶之前一點畫面都沒有,直到真的散步到北野異人館附近,才從眼前洋味甚濃的建築物猛然回想起這段開港歷史。北野異人館的北野是地名,異人則是外國人的意思,而北野異人館實際上是一個街區,沿路可以看到法蘭西館、英國館、舊巴拿馬領事館等等。再往上走,還有北野異人館的地標風見雞館。

外國人的房子與舊日式建築有很大的不同,外國房子多以磚造,且常有玻璃窗。傳統日式建築則使用木材及紙糊的窗戶,谷崎潤一郎在《陰翳禮讚》還特別禮讚了紙窗,因為紙窗把直勾勾的光線安撫成朦朧的樣子,讓室內保有一定程度的陰翳。除了建築外觀的差異之外,室內家具的使用想必也大相逕庭,例如日本人習慣坐榻榻米,但西方人覺得席地而坐很落後,所以一定要有椅子等等諸如此類的。北野異人館可買票參觀,但我們到時已經接近打烊,所以沒買票,也沒有機會參觀房子內部。不過光是在街上散步就很滿足。





北野異人館附近的街道縱橫交錯,有民宅也有精緻的小店,大部分都經過設計,例如在門口擺花,所以很符合異人世界的情調。其實有一個快捷路線可以把知名的異人館一網打盡,但我們選擇繞來繞去,覺得比較盡興。爬到比較高處,我們往底下看,勉勉強強看到一條細到弱不禁風的海岸線。歐美人喜歡依山面海的房子,而北野地區在一百年前一定能盡興地看海,難怪他們選擇雄踞山頭,海景一覽無遺。



北野異人館的制高點算是風見雞館,顧名思義就是頭上插了一隻風見雞的洋式建築。風見雞館的一邊是天滿宮,另一側則是萌黃之館。前面有一個圓形廣場,很小,沒有了不起的雕梁畫棟,但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這個小廣場。



我坐在廣場邊的椅子上,時而拍照時而發呆,猛然轉頭,看到旁邊有個年輕藝術家在寫生。他有一個很小的塗鴉本、一盒預先擠好顏料的迷你調色盤,就著這些輕便的工具就開始畫起前方的風見雞館。雖然不敢一直盯著人家的作品看,但驚鴻一瞥中覺得他畫的真好,不過於寫實也不非常隨筆,簡直是不偏不倚地把風見雞館的形體與意思畫出來。相較之下,拿著相機的我就有種掠奪的感覺。哪有這麼簡單的事呢?哪有像喀擦喀擦一樣這麼簡單的事呢?


我在這趟日本行中拍了兩個moments,一般人一定覺得很無聊,但確實是令我放鬆的短片。一個是宇治川畔夕陽西下電車駛過的動態畫面,另一個就是雲朵在風見雞旁邊散步的影片。廣場上時有涼風吹來,斷斷續續聊著天的人們、寫生的畫家與演奏樂器的音樂家形成一股氣息。在這裡,我覺得與別人有一種心意相通的感覺,好像我們都沒想著什麼重要的事,只是想著類似的事。我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把心情傳達清楚,不過我真的好喜歡這樣的北野。



神戶有異人館,當然也有異人美食。我們在廣場附近的六甲牧場買了冰淇淋,非常濃郁好吃,順手買了的烤甜甜圈雖然沒有立即的美味,但平心而論也是美食。


此外,在來異人館的路上經過一家星巴克,外觀特殊,色調柔和可愛。因為我爸非常愛戴星巴克的拿鐵,於是我妹也跟在屁股後面點了一杯抹茶星冰樂。雖然到了昂貴的星巴克,不點一杯咖啡好像說不過去,但我很喜歡星巴克的抹茶。對我來說,星巴克的抹茶不是過目不忘的,但再喝到還會再喜歡,就是那種很低調的好喝。但請務必要去糖。

除了這些之外,我們來到洋果子重鎮,因為時間的關係,竟然沒有買什麼紀念品就匆匆離去了。曾經我們想在熱鬧的街上找一家賣神戶牛的來吃吃看,但時間不夠,因此只在地鐵站附近吃拉麵,就要趕回JR站附近搭纜車。



這趟纜車的終點站是布引花園,園區很大,種植許多香草。不過因為是晚上來,旨在看夜景,所以沒有享受到百花盛開的畫面。到了最高站往下看,底下的燈火星星點點,一直到了海上都還有閃爍的動靜,就這樣鋪展出神戶的夜生活。比較特別的,是布引花園替溫室打光,所以晚上看起來好像三顆寶石。看臺附近是一家異國小吃店,有賣些調酒與點心,我們沒有消費,但吹著涼風品嘗夜景一定很愉快。


從後方的紀念品店與展示館繞出去,還有一個望遠的檯子可以觀賞另一個方向的神戶。我和我爸都後悔莫及,因為他沒有把腳架帶出來,我雖然轉到夜景模式,但也無法拍出細緻的照片。不過我爸想到一個好方法,就是把相機放在檯子上,設定讀秒,這樣至少不用按快門,因此也減少晃動的機會。

纜車結束營業前夕,我們意猶未盡的離去。我真的好喜歡北野,我喜歡她的清新自然─我說的「自然」並不是毫無商業氣息或觀光意味,或原始未開化的那種自然,而是跟一些繁文縟節的景點比起來,可以更自由更空白的自然。雖然這次走訪的北野只是冰山一角,但讓我覺得神戶無限可能。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可以再到京都與神戶,參觀時間一比一,在一趟旅程中沉浸於東瀛文化與西洋文化的交流。

第五天行程:早上金閣寺→中午伏見稻荷大社→下午神戶。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