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4 【日本】第四天‧大阪道頓堀


停擺許久的日本遊記終於要重新動工。從上一篇到現在,除了完成讀書心得之外,也開始接觸修圖軟體,這篇的照片幾乎都被我玩過一次了。我們去大阪一個晚上,只跑了據說是全京阪神地區最熱鬧的道頓堀、心齋橋一帶。老實說道頓堀對我來過於歡樂奔放熱鬧,導致不是非常喜歡。總之,這篇文章會有初學者的修圖囉嗦文與一些關於大阪的事。


第四天早上的文還沒有寫,不過簡單來說,早上我們到姬路看姬路城,原本下午要從神戶、大阪一路玩回京都,但我妹在午餐時間突然中暑,所以我們只好先從姬路衝回京都的旅館讓她休息。等太陽下山,她也覺得好一點之後,我們才用剩下的時間跑到大阪去。

我們到大阪的路上碰到少許搭錯車的事件。之前有提過,我們的日本十日遊中有七天是靠著JR Pass來移動,所以最省交通費的狀況,是除了JR系統的新幹線、電車之外其他一概不搭。因為這樣的緣故,有些地區的交通路線變得比較不直觀,可能要拐來拐去,真的到站之後還要步行一段距離才能到達人潮最多的商區。從新幹線新大阪站到道頓堀的過程就是這樣,我們在新大阪站下車之後,還要繞一圈抵達JR難波站,再從難波跋涉到離道頓堀最近的出口。回程我們直接買地鐵票,雖然要額外花錢,但路線順多了。



道頓堀在江戶時期曾集合了不少歌舞伎座,現在則塞滿讓人吃到山窮水盡的小吃店。逛道頓堀很像在逛台灣的夜市,不過商家的招牌更顯眼,往往是一個體積超大的模型直接掛在建築物上。與美食街平行的是道頓川,道頓川上的戎橋也是一個吸引人駐足的場所,因為兩頭的霓虹燈招牌醒人耳目,尤其歷久不衰的Glico。在這裡,招牌已經不只是廣告,而是重要的景觀。

那天是星期五,又正值晚餐時間,因此除了源源不絕的觀光客之外,也有許多穿著白襯衫黑長褲或套裝的上班族,可能是剛下班,正好和同事來怒吃解放。

我們先憑印象,迅速買一盒大份章魚燒來嘗嘗味道。結論是味道差不多,口感差很多。台灣的章魚燒如果沒記錯的話(因為也一陣子沒吃了)比較緊實,在咬破章魚燒之前會受到焦香的外皮的輕微抵禦,然後才會吃到些許濃稠的麵糊與章魚塊。但道頓堀這邊的章魚燒是直接潰不成軍,店家在烤盤中煎章魚燒時,感覺只是勉強把它們定型,品嘗時,裡面的麵糊一咬就投降。我本來就喜歡章魚燒的味道,小學時期同學們和老師很麻吉,賴在班上寫作業到下午,老師總是會請大家吃章魚燒,一盒六顆分著吃。從那個時候開始,章魚燒之於我我就有超出客觀狀態的情感。我喜歡台灣的章魚燒口感多一些,但道頓堀版也可以嘗試看看。


一路上,很多看起來噱頭十足的店都有人排隊,稍微低調內斂看起來頗好吃的壽司店也很多人,所以我們就一直走,忽略兩旁豐富的食物,直接鎖定大阪燒。

後來我們決定吃千房大阪燒。外觀看起來有點厲害,一個集團包下整棟樓,裡面有比較便宜的也有比較高檔的,但都是吃XX燒的餐廳。雖然排隊排了很久,但等候時間順便滑個手機看看網路評價,等真的輪到我們時,也對這家店大致了解。


我們被帶到某樓的角落,要脫鞋入座,鐵板就橫在我們前面。點好套餐之後,又等了蠻久,服務生才端來食物。這些食物基本上已經可以直接吃,但服務生會在鐵板上再稍微炒過熱過與加調味。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大阪燒。服務生把美乃滋拿到非常遠的空中,以一個弧度快速地在大阪燒上擠出波浪狀,最後用鏟子畫線,讓美乃滋花紋更有變化。




服務生表演好之後,我們就用自己的鏟子分食。蛋捲不錯,最喜歡的則是炒麵。大阪燒的味道和先前吃的章魚燒很像,所以覺得有點膩,也許食量大的人會覺得比較好吃。

吃完重口味的大阪燒之後,才發現道頓堀的街上其實沒幾家飲料店,這樣的景象和台灣夜市真的很不一樣。


我體驗到的道頓堀是下班後的解放中的道頓堀,加上本來就沸騰的觀光人潮,覺得和之前對日本的印象不太一樣。例如我們在用餐時,隔壁是一群日本上班族,幾杯黃湯下肚之後,連白天看起來恭敬有禮的女人都開始喧嘩,更別提男人震耳欲聾的笑聲了。我喜歡嫻淑的日本,而下班後粗枝大葉的日本雖然是正常能量釋放,對壓力大的日本上班族來說也有益身心,但當下我還是覺得吵了點擠了點。鬧烘烘的地方在台北夜市見怪不怪,難得到日本,以觀光客的身分還是希望盡量去些清靜的地方。


不過對於生活在當地的人來說,道頓堀也許是樂園吧,這裡就是日本人的西門町啊!另外,撇開道頓堀不說,大阪必定還有更多細膩幽靜的場合,不如就留待下次更有時間時再來尋訪。


接下來談談照片。其實我昨天就已經先修了一些宇治的照片,也更新文章了,當時的目的是把暗咪摸的平等院修亮一點。修完之後有點上癮,索性修起神戶的照片,想把稍微雜亂的照片修得比較清新。因為不是修細部,所以用Lightroom修就足夠,目前還蠻滿意的。

不過不管宇治還是神戶,用的都是我那台會被超級專家嘲笑的數位相機(不過也是蠻貴的,是一台類單眼,還會自動補色)。用數位相機還要煞有介事的修片,應該會被笑得更大聲。不過這趟大阪行,因為把相機忘在旅館,所以全程都是借用我爸的單眼,雖然因為不熟悉單眼所以拍食物時對焦錯誤,不過至少修照片時輕鬆許多。

照片都是光線充足的夜景。以往遇到這種狀況,反正我的相機會補色,所以都懶得理。這次想說可以順便摸熟Lightroom,於是一邊打文章一邊修片。老天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有人的網誌徒有美麗的照片而文字內容貧乏,完全因為修照片也是用掉半條命,要兼顧兩件事頗累。

我修這些照片的方法,看在路過的超級專家眼裡,應該會覺得「原來你用這種詭異方法修,難怪把照片搞成這副德性...」,不過因為是昨天才開始邊修邊摸索,而且看一張修一張,所以如果有亂七八糟青黃不接的照片,也只能貽笑大方了。

修照片時我會先視狀況調白平衡,上面的照片裡只有一張真的有調,調整的主要原因是餐廳光線昏黃,而修正白平衡可以讓食物與餐具的顏色比較正確。調完白平衡之後就把曝光度大幅提高,要高到大部分的物件都能看清楚的程度(過曝),好方便接下來的微調。另外我也把色溫調溫暖一點,並將對比拉高,覺得比較能符合美食當前、人來人往、張燈結綵的氛圍。

因為以上的調整都是對整個畫面的調整,也就是說不管亮部還是暗部都會一起變亮,所以接下來的微調著重在分別的調整。通常由於暗部在過曝的時候會變的很怪異,所以會把暗部調暗,而像是霓虹燈之類的被過曝之後會很驚悚,所以也會調暗。簡而言之,通常都會拉暗一點,但幅度不同,這裡調調那裡調調。

然後會修顏色。可能會把紫色或洋紅色的雜光修掉,並把一些失真的顏色補回來,不過這都要看狀況。再來是把清晰度、飽和度、鮮豔度都微微拉高。最後,如果照片歪掉的話,再修個角度。我會用的功能大概就是這樣,成品應該有比什麼不修的before進步一點點吧。

修完照片之後赫然發現不同的美景。原本不想拍的,或以為不怎麼樣的東西,其實只要構圖正確,都可以隨心情修成心目中的樣子。目前的心情是覺得已知用火,畢竟以前對科技總是一竅不通。希望之後修照片的技術可以適可而止地進步,當然也要把文字交代清楚。

第四天行程:早上姬路→晚上大阪道頓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