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2 【日本】第二天‧銀閣寺


寫完金閣寺之後就可以來寫銀閣寺。有人把銀閣寺說成東施效顰,因為指揮建造銀閣寺的足利義政將軍當時就是為了師法興建金閣寺的祖父足利義滿將軍,而於1482年在大文字山下打造這一處別館。另外,遺憾的是,如果你真的打開京都地圖,會發現位於洛西的金閣寺和洛東的銀閣寺,果然一西一東,要說是東施效顰好像也蠻貼切的。


不過出發前我對銀閣寺抱持著很大的期望。銀閣寺由黑、灰、白這三個沒有顏色的顏色構成,主觀上給人比較幽靜簡素的感覺,也較類似佛門清淨之地。如果將來我要隱居避世或遁入空門的話,也許會選擇這樣的地方。的確,足立義政崇尚禪文化,在他死後,原本叫做東山山莊的銀閣寺也依其法號更名為東山慈照寺,成為一個禪院。

延續早上的行程,我們吃完飯後在祇園附近的公車亭上車,沒過多久就抵達銀閣寺附近,需要再走一小段路才會到銀閣寺大門。路上有一些配合觀光的小販,但規模都不大,我們隨便買了一盒類似抹茶涼糕的東西吃,主要就是涼糕配上由黃豆粉及抹茶粉混合而成的粉末。


進入銀閣寺也要買票,而且考量銀閣寺內古蹟的開放程度,及與其他景點相比較,這樣子的票價不是很便宜。不過因為原本就很想見見銀閣寺,加上參觀完銀閣寺之後附近還有非常多東西可以看,所以立刻掏錢購票。銀閣寺的門票和金閣寺一樣,做成開運納福的符,我覺得比起一般景點花花綠綠字體醜陋的門票,這樣子的設計很具巧思。我媽最後把大家的門票收集起來,貌似想要貼在家門口。不過我覺得連同金閣寺,一口氣貼了八張符的門看起來有種可憐的感覺,希望她最後不要這麼做。



一進園區,就可以看到銀閣寺著名的枯山水景觀。枯山水的概念是以沙代水,以石為山,做出一幅山水景緻。所以,平鋪的白沙上被一絲不苟地耙出一些紋路,而那尊沙丘則據說是為了仿富士山而塑形。我看了介紹枯山水的圖片,有些做到更極致的枯山水,會把白沙細膩地梳成漣漪的樣子,配上波紋,假的水景彷彿也如真的一樣。

本堂外有個地方可以坐著稍事休息,坐在那裡剛好可以將如畫的枯山水一覽無遺。至於銀閣寺的銀在哪裡呢?據說原本的確要將寺院的壁面貼上銀箔,但最後金費窘迫,所以不了了之。不過我覺得保持建材原本的樣子更好,也更符合禪的意境。


來到銀閣寺,我比較佩服的是松樹及草皮。先說松樹吧,這裡的松樹真的非常像寫在天空裡的書法字,因為松樹枝的顏色深,表面粗糙,彎處也有結,好像揮毫後墨汁滲入紙張纖維,並在運筆時稍有頓點所形成的粗圓墨印。我以前就想過,形容書法「蒼勁雄渾」的蒼是草字頭,原本應該是用來形容植物才對,果然如果說松像書法的話,這樣的形容的確很有說服力。而以這種角度觀察銀閣寺的風景,好像也詩情畫意了起來。


另外,不知道為什麼,京都人總是可以把樹底下的草皮照顧的這麼好,這種草皮絕對不像學校操場那樣,淨是一些纖維感強烈的雜草或禿地,相反的,這裡的草毛茸茸的好像地毯,但又不只是一種顏色,最厲害的人類應該也織不出這樣的地毯吧。




和金閣寺一樣,銀閣寺周的造景幫了銀閣寺很大的忙,整體看下來,銀閣寺完全不遜於金閣寺。但人們為何會厚彼薄此?我想應該是金閣寺太特殊了,從旅人的角度來看,當然會想看到最奇特的亭台樓閣。然而,如果你是一個僧人、住戶,或者你有大把時間的話,儘管銀閣寺就建築物本身看起來和別的寺好像沒有差很多,但慢慢看,也會看出銀閣寺的唯一。


離開銀閣寺之後,我們沿著哲學之道走。哲學之道在這個時節這個天氣人很少,所以顯得十分僻靜。不過到了春秋兩季,據說眼前的小道也會擠得水洩不通。她是一條臨水而植滿綠蔭的道路,旁邊是疏水道,替京都引來琵琶湖水。此外,哲學之道聲名大噪的原因,是日本哲學家西田幾多郎曾在這條路上散步、思索,而哲學之道近京都大學,所以教授們也常會來這裡走走。

看到哲學之道就讓我想起新竹的三民路,我講三民路可能很少人知道是啥,總之就是隆恩圳兩旁的道路。這條路對我的影響很深,因為她的頭尾分別是三民國中與新竹女中及東門國小,我也常常在這條路上走,從乳臭未乾走到負笈北上,可謂串起我的成長歷程。有時候國文課指定交文章,當我沒有特別的題材時就會寫寫這條路,每次檢視都會有不同的感覺。舉例來說,大四下學期修二晏詞,大晏晏殊對時間有很細膩的刻劃,而時間是成長過程中最關鍵的元素,加上隆恩圳為開墾竹塹最重要的水源,所以整個三民路對我以及對這個城市來說都是時間之流,別人看到的是水溝與綠樹,我看到的是時間。

有很長一段時間,政府都說要把隆恩圳打造成香榭大道,讓兩邊進駐很有質感的餐廳,使隆恩圳周邊變成藝文大道。我已經聽過很多縣市政府想把自己的土地弄成香榭大道,真是很奇怪但很共通的見解。不過,隆恩圳整治不易,所以最後政府只意思意思地畫了停車格,把三民路變成帶狀停車場,沒了。與三民路平行的民族路熙來攘往,隔壁的中央路因為巨城購物中心的重新開幕,也常常水洩不通,不過,三民路竟然沒有因此變得比較熱鬧,只是開來找停車位但無功而返的車多了一點,如此而已。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希望三民路能夠像夏天、午後、大雨之下的哲學之道一樣,呈現永無止境的寧靜。當然我對哲學之道的了解有限,最後也沒有把全長1.5公里的她走完,但我想我與三民路的相處夠多,我知道安靜的地方才能夠收容比較多私人的記憶,也知道吵吵鬧鬧來來去去的人會破壞氣氛。哲學之道讓我有這樣的聯想,不知道恰不恰當,但我真的是這樣覺得的。



雨越下越大,原本自己一廂情願的想說何妨吟嘯且徐行,但除了穿涼鞋的我之外,全家的鞋都濕了,所以我們走到約莫是法然院的附近之後,就折回大馬路上等公車了。原本爸爸想去京都車站,但我建議如果要改室內行程的話,四條河原町附近有比較多百貨公司,也比較熱鬧,還有新京極可以吃。所以最後我們就改去那裡了。

第二天行程:早上清水寺與週邊→下午銀閣。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