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3 【日本】第三天‧宇治


我現在在從金澤返回東京的新幹線上,前幾天猛然一想,發現回台灣之後我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記錄日本的十天九夜,但這幾天的體驗又是如此重要,所以只好把握交通時間打文章。另外,因為替每天的行程照了過量照片,所以大概每篇只會記錄一個點,並提供比較多的照片。


這篇文章寫的是宇治。宇治並不是我一下飛機就直奔的景點,純粹因為喜歡這個地方,所以無視先來後到的規則,而先寫寫第三天在宇治度過的一個下午。

體驗完奈良被鹿追撞的行程之後,宇治是很適合收心的地方。這個地方對我來說不陌生,因為日本的兩大茶產地,關東為靜岡,關西則是宇治,台灣也隨處可見主打宇治的抹茶。宇治在京都的南方,介於京都和奈良之間,搭最普通的站站都停的那種local區間車,也只要半小時就可以到,非常方便。配合早上的行程,我們從奈良到宇治,花了40分鐘的時間,拿來補眠也是蠻剛好的。

其實出發前在排行程時,只覺得奈良與宇治應該連在一起玩,而既然都到奈良了,似乎也得去一下宇治才划算。先是抱持著「那也順便去一下宇治好了」的想法,然後才去書店翻書,尋找推薦景點,聽起來好像有點沒精打采的,不過,結束待在宇治的一下午之後,宇治躍升為我在關西最喜歡的地方(第二名可以預告一下:是神戶),最後會把這份喜愛盡力解釋清楚。

抵達宇治驛之後,連下了兩天的雨終於止住,天氣陰陰的,太陽微弱,很舒服。從車站出來後,我們步行抵達第一個,也可以說是唯一一個明確的參訪景點:平等院。


平等院的參拜門票一人600日圓,買完票之後就可以進場了。


老實說,一開始看到平等院覺得有點遺憾,因為平等院最近剛整修完成,外觀刷上新的漆,呈現一個煥然一新的樣貌。實際上平等院建於西元1053年,是由當時富甲一方的藤原賴通修葺完畢,因為其藝術與歷史價值,也在199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平等院體現的是死後的世界,所以照理說是一方極樂淨土。這600圓的門票中包含「鳳翔館」,也就是史蹟文物館的門票。在這個館中,展示了珍貴的菩薩像、梵鐘與精細的壁畫,在心理上給人寧靜渺遠的感受。不過,重新上漆後的平等院顯得青春鼎盛,我在旅遊書上看到的平等院雖然也非1000年前的樣子,但至少還有點永恆滄桑、名符其實的感覺。換種方法形容,我以為的平等院是能見到纖維與皺紋的,但眼前的平等院滑皮嫩肉。


不過沒關係,平等院還是值得一訪,因為平等院的輪廓莊嚴恢弘,與阿字池上的倒影,一實一虛,相依相存,也是一種欣賞與理解的角度。另外,剛剛提到的鳳翔館把文物整理得很好,是少數我在京都一帶除了看古蹟風景之外,也可以真正讀到歷史與故事的地方。鳳翔館外有一小塊空間,右邊是整理得像茶園一般的綠色矮樹叢,左邊有一排木椅,坐在那裡吹風非常愜意。



平等院還有很多美麗的角落,其中,阿字池畔擺了一盆盆的荷花。台灣展示荷花常常是一整片荷塘,畫面雖然壯觀,但除非進入水池中,否則很難近看荷花的紋理。像平等院這種用盆栽養殖的荷花,就真的能讓人湊上前去。荷花的花瓣吹彈可破,紋理細緻且一絲不苟,真的是一種很纖美的花朵。

以下是從各種不同角度拍攝的平等院,因為天氣不好,我又不會修照片,所以金拍謝。(20150810更新:我下載了修圖軟體Lightroom,把原本暗咪摸的平等院修得比較亮,但為了不要亮到出現卡通般的效果,所以也盡量修滄桑一點。這是我第一次修圖,覺得非常有待加強)





日本10,000圓鈔票的正面是福澤諭吉,背面就是平等院的鳳凰。



由於我們大約下午三點鐘之後才抵達宇治,所以參觀了一個多小時就到了平等院的閉門時間。離開平等院之後,我們沿著表參道走,沿路是商店街,以販賣抹茶相關製品為主。一些販售點心的店配合平等院的開放時間,所以我們經過時正在打烊。剩餘的伴手禮店,大多也在傍晚結束營業。


出門前在網路上看到大家的推薦,其中,「中村藤吉」和「伊藤久右衛門」是比較多人提到的兩家店。我們選擇伊藤久右衛門,但不想參觀表參道上的分店,所以又走了大約十分鐘的路,過橋抵達較遠但較寬敞,品項也齊全的本店。


因為走了路(而且是爬坡),看到店裡販售的剉冰等甘物就很想吃,於是在採購前先衝進用餐處,一人點一碗點心吃。其實這些東西叫什麼名字我通通不知道,但我在京都的大街小巷甚至便利商店、超市裡都看過這樣的點心,貌似是以長方體的茶凍(蒟蒻?寒天?)為基底,上面隨心所欲地加上配料,例如冰淇淋、圓子與紅豆等等。因為很有代表性,所以就點了。伊藤久右衛門的抹茶真的很美味,加糖加奶的抹茶更是人見人愛,不過主食茶凍的味道不明顯,所以吃到最後覺得有點冗。

我媽和我妹點的基本上和我的食材如出一轍,只是用不同方式擺設。相較之下,我爸的抹茶剉冰就非常好吃,尤其搭配圓子更美味。抹茶剉冰本身的味道非常夠,而且似乎沒有加奶,所以格外清爽。後來我都偷挖他的冰,來搭配我過剩的配料。


吃完茶點之後,我們就到伴手禮區購物。我沒有參與過茶道或製作抹茶的過程,所以不清楚
是怎麼操作的。不過我讀林文月的《京都一年》,裡面提到抹茶不同於一般的茶,而是將茶葉研磨成粉狀,想要品嘗時,利用刮杓刮適量的抹茶粉入杯中,加水後用茶筅將其攪拌(不過似乎用「打發」這個詞更貼切),直到產生泡沫。日本人愛護中華文化,也一併將茶道精神與製茶方式保存下來。蘇東坡的詞曾寫到:「雪沫乳花浮午盞」,我想,就是在形容抹茶上的泡沫如細密的浪花一般吧!


雖然台灣的廣告常常提到宇治抹茶,但宇治的茶不以抹茶為限,例如我們就買了一些玄米茶及其他煎茶,茶葉的包裝非常復古,拿來自用或送禮都很好。除了茶葉茶粉之外,我們買的茶周邊不多,因為覺得加工過的產品隨處可見,不過我在結帳前偷渡了一包約360日圓的茶糖,希望能帶回台灣分給大家吃。

結果,退稅之後我們付了大約10,000日圓,並不太貴,因為真的是很大一包。


離開伊藤久右衛門之後,我們往回走到JR車站。宇治是紫式部《源氏物語》的故事背景,所以宇治川附近建了一座源氏物語紀念館。由於我很鄙陋,沒有看過這本書,所以欠缺很激動的感覺。不過我倒是在林文月的另一本散文集《午後書房》裡讀過林文月記錄自己翻譯《源氏物語》的歷程。這個工程曠日廢時,除了要翻譯古日文之外,有些詩歌也得被妥善譯成中文詩歌,用想的就覺得很辛苦。

我們散步到源氏物語紀念館時已經過了營業時間,所以就在一大片住宅區中散步。夕陽西下時,我們抵達JR宇治驛,搭六點多的火車回京都車站。


我對宇治的欣賞發生在走回車站的這段路上。我喜歡宇治的恬靜與高貴。首先,宇治是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即使在車水馬龍的主要幹道上,除了機器的聲音之外,杳無人聲。小巷子裡居民以騎自行車為主,房子裡小孩子尖細的說話聲之外,就沒有其他聲音了。


再來,我沒有很喜歡觀光景點周圍的居民全城動員一起投入觀光事業,例如進了大量雷同的紀念品的貨、把住家開闢成店面、空地改成停車場等等。我喜歡附近的社區保留自己的氣質與生活,並與遊客保持距離,互不叨擾。確實,這樣子的想法有點強人所難,但宇治幾乎可以給我這樣子的感受。以我這次的活動範圍為例,除了表參道商店街通往平等院的路上有吸引觀光客的店家之外,就是一般小城向晚的風情,有自己安靜的住宅區、樸素的超市及侷促的診所。而,這個地方最美的景色,就是站在宇治橋上,下面是奔流不息,發出巨響的宇治川,往東邊望去是表參道入口的石頭鳥居,北邊是住宅區及車多的幹道,往西邊看,則有一條橫在川上的鐵軌。


火車開過去時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鐵軌後面是山,山後面是從層層灰雲中猛然掙脫的夕陽,夕陽烘烤宇治與我們的頭髮,是這個城鎮最溫暖最恬靜的風景。


我真的好喜歡宇治喔,不過以我的邏輯,也許我造訪宇治的理由,只是想看看那裡的人過得怎麼樣,而不是為了茶或平等院。這樣的視角會不會很怪異呢(明明就非親非故的)?如果會的話我也沒辦法了,因為我愛神戶也是這個理由。另外,我用相機拍下火車開過的動態畫面,好希望宇治一直都是這樣與世無爭、不疾不徐。

真的很想念宇治喔!

第三天的行程:早上奈良→下午宇治→晚上西洞院食堂(還有在車站附近偷逛街但沒有記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