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1 莫泊桑《脂肪球》


之前好像寫過這件事了,總之有一陣子想要多讀點經典文學,例如十九世紀的小說。可是,如果瞬間就接觸《戰爭與和平》、《追憶似水年華》這種磚塊書的話也太強人所難,所以我跑到茉莉二手書店,直接挑了聽過的書中最薄的一本買回家,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拿起來讀。


最後我挑了這本莫泊桑的作品《脂肪球》,雖然在二手書的行列中,但它簡直全新。挑這本書還有一個原因,以前歷史課本談到十九世紀後半期的思潮時,特別提到在寫作手法方面(藝術家的創作手法也是如此),受到科學主義與實證主義的影響,文學家拒絕浪漫主義者誇大、非真實的態度,所以轉而使用自然且忠實的寫作手法。在創作題材方面,不少作家傾向於描寫工業革命所帶來的社會變遷、貧富不均的問題。講到這裡,歷史課本就會開始列出許多經典作品,你一定記得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巴爾札克的《高老頭》、狄更斯的《孤雛淚》等等。印象中老師也有提過《脂肪球》,這個名字太特殊了所以難以忘記。

其實歷史課本這樣寫,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許多高中生根本就沒有讀過書上列舉的任何一本著作(也沒有時間讀),自然對於這些敘述感到不痛不癢,所以我不知道歷史課本洋洋灑灑寫那麼多是想要證明什麼。不過我也理解這些作品的價值重要到必須佔點篇幅,不能因為我們無知,就讓歷史空白一片。所以,既然歷史課本曾經苦口婆心的將我們與重要的文學著作牽上線,也許日後有時間可以把書拿起來讀。我在買書時就是這樣的想法。

短篇小說集《脂肪球》是以法文寫作而成,而我買的這本的譯者是黎烈文先生。

黎烈文先生生於1904年,1972年因病逝世,曾在台大教了二十幾年的書。去年年底,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在選舉的前一天,台大曾經辦了一場講座,邀請白先勇、王文興等台大畢業的作家來談談黎烈文教授及其翻譯作品,後續也都有相關展出。由此可見,黎烈文教授的為人與翻譯品質備受推崇。我沒有能力看懂《脂肪球》的原文(我連書名Boule de suif 的單字都不全會,還要查字典),所以無法提供意見,不過讀譯本的過程的確可以發現黎烈文教授很努力地翻出每一個詞,所以我想這個版本應該是一個忠實的版本。

〈脂肪球〉的故事大概是這樣,普法戰爭時,一輛馬車從被普魯士軍隊佔領的盧昂開出。這輛車上有三對自恃尊貴的夫妻,分別是酒商、紗廠老闆與貴族。除了這六個人之外,還有兩位修女、一位被大家看不起的民主鬥士,與綽號「脂肪球」的胖妓女。乘車時間,三位高高在上的太太實在很不屑脂肪球,所以她們一直談話,似乎想要團結起來對抗脂肪球。車程有點遠,大家餓壞了,此時脂肪球拿出精心打包的食物籃,並且好心的分給同車的大家。婦人們從不屑接受食物,到實在忍不住而妥協,大口大口把整個食物籃吃光,小說前半段大概是這樣。

故事的高潮在這輛馬車投宿在附近的一個城鎮,一位普魯士軍官看中脂肪球,希望脂肪球能與他過夜,否則就不放行。脂肪球不願意,但其他旅客為了自己的利益,一直向脂肪球灌輸自我犧牲的可貴,最後,脂肪球終於犧牲了自己。後來,馬車如願啟程,但大家從此對脂肪球不理不睬,脂肪球一個人躲在黑暗的角落哭泣。

好啦,應該不用多講,這篇小說的目的昭然若揭。讀者看完小說之後,應該自然而然的對那些「自己替自己戴上尊貴的皇冠,然後輕易的瞧不起人、利用別人」的人很不齒吧。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莫泊桑的寫作手法。莫泊桑的啟蒙老師是左拉與福樓拜,這篇〈脂肪球〉原本收錄於左拉及其學生共同合作,以普法戰爭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梅蘭夜譚》之中,但〈脂肪球〉的傑出程度遠遠超過其他作品,使莫泊桑躍登文壇。

而莫泊桑長年在福樓拜身邊學習,福樓拜是寫實主義大師,強調世界上沒有兩個東西一模一樣,例如你站在街上,看到對街有一個雜貨店工人,你必須把這個人特有的身體形狀與道德特質描寫清楚,好讓讀者在閱讀時不會把他跟其他雜貨店工人混為一談。此外,福樓拜還強調作品的「無我性」,也就是作者必須靠著寫實而客觀的描述呈現出意見,而不是直接在文章裡大發議論。在這裡我得引用黎烈文教授的說法,因為他的結論很精準:「作者觀察所得,不訴諸讀者的理智,卻訴諸讀者的良知。」

的確,作為寫實主義派的作者,他們自認沒有宣揚理念或教訓人的義務,但他們必須藉由自己的功力,了解人類心靈的底蘊,再把這些底蘊所驅動的外在的表情、肢體、言語如實地寫出來。讀者讀到這些文字,也是透過自己的氣質和良心來判斷。剛剛因為想快速地寫出小說大綱,所以加入很多主觀的詞彙,其實小說本人不是這樣的。而那些主觀的詞彙,大概就是我,身為一位讀者的判斷吧。

不過我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不太清楚寫實主義跟自然主義的差別(或者自然主義是寫實主義的進階版?)。福樓拜是寫實主義大師,左拉則是自然主義的代表,身為綜合體的莫泊桑應該同時具備兩邊的特質。這個部分以後要好好研究了(或是不會研究)。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