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7 安娜‧戈華達《在一起,就好》


有一次跟昭廷去茉莉二手書店,因為我是一個溫溫吞吞的人,所以只想看沒有挑戰性的散文類的書(就是看到一半隨時可以放下來做別的事的那種書)。可是昭廷平常飽讀詩書,是那種一星期可以看兩三本書的人,所以他就走到翻譯小說區,開始推薦好書給我。


因為實在推薦太多本了,所以有點忘記確切清單,但最後他非常肯定的把《在一起,就好》塞給我。「對啦,就是這本書,你應該要看一下,雖然很厚但是很快就看完了!」很抱歉的是,因為實在太厚了(共527頁),所以把它從台北扛回新竹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最近回新竹有點無聊,在書櫃前逡巡一陣赫然發現這本書,所以就把它拿起來看了。

這本書有四個主要角色:26歲的卡蜜兒是一位才華洋溢的藝術家,但因為曾發生一些不順利的事,所以拒絕再提筆作畫,轉而當夜間清潔工維生,得了厭食症所以瘦成皮包骨:38歲的菲利伯是貴族後裔,除了講述歐洲歷史時眉飛色舞之外,平時有溝通障礙,講話結巴,在博物館賣明信片;34歲的法蘭克是一個脾氣暴躁的廚師;83歲患有阿茲海默症的寶麗特則是法蘭克的外婆。這些人都是社會邊緣人,原本沒有交集,只是孤單又失望的在自己的角落生活著,但有天晚上好心的菲力伯把住在陰冷的閣樓裡,又累又病的卡蜜兒接回自己氣派但凋零的房子住,從此把四個人的關係牽起來。從《在一起,就好》這個書名應該不難發現,最後四個人彼此作伴。接受溫暖的人發現自己竟然可以獲得另一個他人無微不至、不求回報的照顧,給予溫暖的人也明白自己的價值,在這一個需要與被需要的關係之中,每個人都獲得治療。

《在一起,就好》這個書名取得很好,有一種「你不要再問為什麼了,總之在一起就對了」的感覺。這四個人分別過著各自的艱苦生活時,難免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多疑問,甚至刻薄的自責。「難道我就要這樣死在閣樓裡沒有人發現嗎?」、「我出生貴族世家卻只能賣明信片,我一定讓家族蒙羞吧。」等等諸如此類的。要解決當下的心理困境,需要多大的勇氣與資源,但這本小說告訴你「在一起,就好」,在茫然的孤軍奮戰前,如果能擁有一段彼此照應的友誼,在外界定義你「夠不夠格」之前,你已經覺得自己值得了,不用再欺負自己了。

整個小說中我很喜歡兩個場景。第一個是法蘭克第一次帶卡蜜兒到工作的餐廳。那天是12/31,很多人到餐廳聚餐,但人手不夠,法蘭克於是帶卡蜜兒到廚房打雜,負責剝栗子、洗菜、剝葡萄皮並去籽等工作。卡蜜兒無心地用醬料替盤子做一些裝飾,沒想到讓主廚非常驚豔(沒辦法,卡蜜兒是藝術家嘛),於是那天她做了非常多擺盤裝飾。

這一幕是卡蜜兒生氣勃勃的時候,看了很替她開心。

另一幕是小說將近最後的部分,菲力伯邀請大家參加他的戲劇公演。菲力伯先是全副武裝的上台,再逐步地卸下身上的貴族甲冑。當菲力伯身上一無所有時,他開始用單調的聲音講述家族的豐功偉業,從1271年講到1415年,再接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後,臉色蒼白的菲力伯說:「而這個家族的最後一代,就在這裡,那個屬明信片的男孩。」從那時開始,這個表演的氣氛急轉直下,菲力伯講自己出生時的難產、在學校被霸凌、得的焦慮症以及服用的藥、公共場所恐慌症以及倒背如流的貴族禮儀。

我很喜歡這一段,你看到一個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對自己失望透頂的人,慢慢走出城門,認識許多高貴的人。這是一無所有的他,但這也是幸福的他。

總而言之,這本小說很流暢,也的確不需要花太多時間閱讀。我喜歡大部分的情節,但有些地方旁白太多了也太露骨了,顯得稍微噁心,也許讓筆下的角色自己去詮釋會好一點。另外,我覺得這本書如果可以再版的話,千萬不要再用這個封面了!這個封面沿用法文版的封面,但不知道為什麼中文封面看起來畫素很低,顏色也讓人不舒服。希望將來可以有好一點的封面,吸引更多人來閱讀。(舉例,最近夏目漱石的《我是貓》再版了,封面看起來很清爽,一副好天氣的感覺,第一印象就讓人喜歡。)

這本書有翻拍成電影,其實我在讀小說時就覺得女主角必然要由Audrey Tautou來演,結果果真如此!我沒有整片看,只有挑部分情節,遺憾的是,我最喜歡的菲力伯公演那段只演了30秒,而且也沒有傳達出書裡營造的氣氛,畫面看起來只是菲力伯完全放開在耍寶。另外,電影的中文名也是標準的跟風亂翻,「巴黎夜未眠」跟原本的意思完全不一樣好嘛!

最近很幸運,看的每一本書都對自己的想法很有幫助,整體而言,《在一起,就好》也是。果真人還是要跨出閱讀舒適圈啊,跟朋友逛書店真的不錯!

下面要分享的是這部電影的配樂,有種恬靜並且優雅的感覺呢!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