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9 晚餐 ‧ 仁德素食


我覺得寫平常吃的飯很有趣耶,它們曾是我如此賴以為生的東西,而且習慣到不會去質疑它們的存在,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是過著這樣的生活了,還能從字裡行間看到真實。今天早上起床後外面一片晴空萬里,陽光明亮到讓你忘記昨天才下了一場令人刻骨銘心的雨。時間過了就是過了,表面上可能不會留下什麼記號,但其實這中間經過多少事,我們心裡也許無法忘記。


仁德素食自助餐是我大三才發現的店,雖然店的位址在很容易找到的地方─醉紅跟上賀中間,但素食店畢竟讓很多葷食者覺得彷彿另一個世界。我很喜歡吃蔬菜,也不排斥一整天沒吃肉,但如果當天沒吃到綠色蔬菜會很介意。所以,當有一天我終於決定走進仁德,就很難割捨了。

仁德準備的菜色都很家常,我最喜歡滿坑滿谷的炒青菜,例如地瓜葉、空心菜、白菜、A菜等等。我從小就很喜歡吃炒A菜,但在仁德,A菜是最難等到的一道。不過全勤的地瓜葉也很不錯。其實以前我沒有那麼喜歡地瓜葉,因為覺得味道很無聊。不過現在很喜歡,而且每次我都會跟自己溝通:地瓜葉是可以抗癌的菜唷!然後就會歡欣地夾一大把。

這家店最吸引我的,是廚師們很喜歡煮牛蒡,雖然只是固定的兩道菜─稍微醃漬過的牛蒡絲與炸牛蒡片。牛蒡是一個種很酷的食材,本身沒有特殊的味道,但纖維豐富。我偏好的牛蒡食用方式是像我們家弄的牛蒡天婦羅那樣:用削水果刀把牛蒡刨成一絲一絲的,加入海鹽與地瓜粉,再一次抓一小坨下油鍋炸。仁德的炸牛蒡片會在炸好的牛蒡片上倒甜甜的醬來調味,老實說我認為不很美味,但如此一來比較適合久放,因為淋完醬的牛蒡片就軟掉了,跟放很久而軟掉的牛蒡片口感不會差太多,真是一視同仁。

除了炸牛蒡之外,牛蒡也可以煎茶喝。我爸之前會把牛蒡切成片狀,用烤箱烤乾之後以滾水煮茶,這個時候也可以加入其他有味道的東西來調味。總之,我覺得牛蒡很棒很營養,但很少有店家能夠忠貞地用牛蒡入菜,所以在仁德固定吃到牛蒡,就是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另外,仁德讓我愛上茄子。以前我一直覺得茄子是神經病所以很不愛,因為它是屬於各種形態結合為一的那種食物。茄子的籽看起來像瓜,但生的茄子的質地又像蓬草一樣,而吃起來竟然會像鳳梨一樣輕微的咬舌。我們家一般都用九層塔與醬油炒茄子(我有一次為了處理掉冰箱裡的茄子而試做過,結果我媽吃過之後讚不絕口),而仁德畢竟是餐廳,所以我認為廚師有先過油來維持茄子的顏色,然後再用醬汁調味。其實克服了茄子的怪誕之後,會發現茄子的味道其實是柔和的,口感還有點像白吐司泡到濃湯裡的樣子,真的十分神奇。

很多素食餐廳不甘寂寞,所以會讓料理精緻化,藉以吸引葷食消費者。但像我這款純因興趣而造訪素食餐廳的消費者,就是想來吃草,所以仁德家常的菜色非常吸引我。

所以,我通常會夾一大堆青菜,然後是一點點牛蒡、茄子,與一份蛋。

來仁德還可以吃到五穀飯。我喜歡吃這種粒粒分明的飯,也喜歡一邊咀嚼一邊追究現在在吃的是哪種穀類。另外,五穀飯的確比較甜,單吃配牛蒡也很好。

仁德的阿姨們都很好,我也有不少被便宜到的經驗(例如夾了74元的東西,阿姨只跟我收70)。上學期到仁德買便當時,店裡總是播放鄧麗君的歌,而坐在櫃台替大家秤重收錢的,是一位矮矮的,聲音小小的,動作慢慢的,目測六十幾歲的阿姨。我一直以為與長期茹素的客人比起來,我只是一星期來一兩次的大學生,好像沒有什麼好被記得,或可以熟門熟路的。直到有一次阿姨剛好沒有零錢找我,跟我說:「沒關係你下次來再付錢,我認得你。」

但過了一個寒假再回仁德買飯時,店裡已經不放鄧麗君了,而是一些輕音樂或古典樂。那位阿姨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精明的阿姨與一位親切的阿姨。倒也不是以前的阿姨比現在的阿姨好,只是太習慣鄧麗君與阿姨慢條斯理的聲音了,感受到改變的當下,還是會覺得:「哦,難道就這樣了嗎?」

這好像也是畢業季時心中常常冒出的想法呢!

那我們就來聽聽畢業之歌吧!來自梁文音的〈我們會再見〉。


去年年底曾分享同一張專輯裡的〈寂寞之光〉,那首歌真的棒透。但最近來到畢業的節骨眼上,對這首歌也很能有共鳴。其實我覺得MV拍得有點不對勁,稍微像鬼片,但不管如何,這首歌的歌詞一定要打在這裡分享:

「就揮一揮手,把回憶帶走,不要在難過裡逗留。
我們平行在彼此的宇宙,多幸運曾經相擁。
就不要回頭,把祝福帶走,掀開更寬廣的天空。
我們會再見,緣一開始就沒盡頭。」

「未來路上會遇見更多不同的人,
像大樹的年輪一圈一圈累積著。
可最單純的,最瘋狂的,都已留給你了,
往後走得再遠,也不會孤獨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