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4 療傷的咖啡店


我從大一轉大人,開始知道可以在咖啡廳流連,也發現敝校得天獨厚,從校園輻射出去,有非常多氣質各異的咖啡店可供選擇。我很想替每個咖啡店做記錄,但一來照片不夠充足,二來還有技術性的問題。我不是很懂咖啡的人,曉得廉價的咖啡嘗起來如何,卻不知道中上的咖啡間細微的變化,所以不能相當專業地指出哪種咖啡很厲害,哪種很遜。


還好這件事還有一個突破口。目前我的心目中不太有一無是處的咖啡店,只有什麼時候適合哪家,而且也算是可以辨認在氣氛上每家店的差異,因此,我可以就我的感覺講點想法。

今天去的就是位於青田街的貳月咖啡。

網路上有很多與貳月有關的食記,整理別人的看法與我自己的感覺,貳月的食物與咖啡的確不是我試過最好的那種。不能說超級好吃,但說是敦厚大概不為過。這裡最讓人喜歡的,大概還是老闆娘的服務態度。輕聲細語、有求必應,偶爾會在座位間替客人添白開水,其他時候就在吧檯後面忙,或在檯前的位子做自己的事。

我自己來這裡的經驗,第一次是在非常寒冷的冬天,第二次是突然的陰雨天,而且兩次好像都有病的樣子,不管是生理的或是心情上的憂鬱,所以不知不覺間,貳月就成為一個療傷的環境。去年冬天來貳月,是因為剛好在附近的皮膚科看病。為了研究所苦讀已經夠悶了,竟然還因為不明原因過敏,莫名其妙地在四肢上長了密密麻麻發紅發癢的疹子,心裡有一種「我將要失去所有」的感覺。我只記得那時候在小巷子裡看到營業中的貳月,並莽莽撞撞的與冬天最冷的空氣一起闖了進去(心情上的莽莽撞撞)。

雖然,最終我還是在貳月裡做一些焚琴煮鶴的事,例如笨拙地自讀成本管理會計(學校老師還沒教,學期結束前也不會教,但研究所要考,只好自己讀),但還是有種被撫平的感覺。

這個禮拜有趕死線的壓力,昨天終於解決法文口頭報告,但一稍微不忙之後,馬上就想到心理上孤單寂寞的事實。我真的覺得,如果人對自己抱持著一種「不值」的想法,真的是慘中之慘;而如果一個人可以三番兩次地使別人對自己感受到「不值」,那個人大概蠻殘忍的。

我今天就是一直想起這樣的事,想到覺得快受不了了必須立刻透氣。我有時候真是不喜歡別人對我冷淡的態度,如果冷淡是因為不熟那就算了,但都已經是蠻好的朋友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呢?是不是我有什麼令人非常厭惡的缺點?我是否真的是一個爛到不行,最好一個人靜靜地活著,不要一直與人來往進而干擾到別人心情的人?

我的身邊還是有很多很好的朋友,而且這些朋友好到他們說的一句話可以抵100個人在我心裡留下的陰影。但,當讓我覺得不舒服的人次達到101人時,我又會想起自己的不是。而這些「不是」,就是我假想的,別人心裡對我的評價。當「不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時,就是一種「不值」的感覺。我的行為不值、言談不值,整個人也不值。大概是這樣。

現階段我只能期勉自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然後找到抒發的管道。

所以我來到一樣溫暖到散發光澤的貳月。點了薄荷巧克力與scone,因為午餐還沒吃。我非常非常喜歡貳月裡放的書,因為它們與我想讀的書很像。這裡的書不多,有一個單薄的書架放華人作家的書,另一頭稍微寬一點的書架則是日本作家的書、旅遊的書與咖啡的書。華人作家的書中,就屬駱以軍的最多,並且有不少王安憶的作品。

我拿了一本村上春樹的旅遊文集,看完之後心情就平復了許多。

所以貳月在我心中真的有療癒的力量,不管是因為它的餐點與書,或只是小巷子裡一盞堅強的微光。很多時候我們遇到壞心情沒辦法潑婦罵街,只能在咖啡店讓自己慢下來、靜下來,練習為了自己輕手輕腳。也許只要因為這樣,自己就能踏實地得到自己的尊重,就像我們面對自己喜歡且在乎的人事物時那樣溫柔的態度。

接下來是照片們。


貳月的菜單是一張稍微粗厚的紙。




貳月的藏書們。其實我覺得咖啡店最適合放散文。《長恨歌》也是一本好書,雖然長了點。


我點的薄荷酒香可可,蠻甜的。


把湯匙從巧克力中抽出來之後,上面還會留著拉花的紋路。




Scone,附奶油與抹醬,今天是芒果抹醬。老闆娘會提醒你趁熱吃。

最後想要附上在樂人聽到的,由Rima Zeidan演唱的冰雪奇緣組曲。我一直覺得Elsa是一個很值得觀察的角色,Rima的cover再度提醒我這件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