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6 花蓮一日遊(下午篇)


經過一些奇怪的阻斷,現在要繼續寫花蓮遊記了。因為下午的行程都在玩,天氣較為涼爽且晴朗,所以照片比較多,也更能呈現花蓮市的樣子。(這篇真的很長喔)


討論完之後立刻安心地騎車繼續逛街,否則早上的探索其實還是有點顧忌,怕中午與學員相會講不出個好東西。我們吃飯的餐廳在地圖的北邊,如果要去花蓮市最著名的海濱公園─七星潭的話還得往北騎,其他的大型景點與小吃與市中心則都在南邊。稍微權衡之後,決定放棄據說觀光客頗多七星潭,直接往南走。花蓮市的文創小店還蠻多的,主觀感受上甚至比文創重鎮台北市還多,可能因為台北市什麼店都多,所以文創小店的濃度稍微被稀釋。



所以,稍微騎了一下,就抵達節約街與新港街交叉口的「花蓮日日」。窗框與門框漆上土耳其藍,或藍綠色偏藍的油漆,是一種很無憂的顏色。大大的窗戶貼滿海報與可愛的商品。


店內與其他文創店不同的,是販售不少餐具器皿。我沒有仔細觀察,不過看起來很日式,也許是講究的職人手作款,杯皿上還有飽和的、粗糙的質地。另外也賣一些筆記本、明信片。店裡不能拍照,所以時間一久,不小心忘記還賣了什麼好玩的東西。我一直在看一款布做的環保餐具套,覺得很有質感,因為我現在還在用當年新生入學時台大送的,蠻醜的,所以希望盡量可以換一款,也許能鼓勵自己多多自備餐具出門。後來我沒有在這家店買,原本打算繼續逛別家,看有沒有更心儀的款式,不過我太沉浸於對花蓮的愛之中,導致上了火車才發現忘記買,覺得扼腕。



離開花蓮日日,騎了不久不小心又發現一家叫做O'rip的小店。O'rip是阿美語中文化、生活的意思。其實開設實體店面販售文創商品只是O'rip的部份工作,他們還致力於分享花蓮的人、事、物及一些慢遊景點。除了定期出刊雜誌之外,我之前在茉莉二手書店找書時也有看到他們出的書。上次去小琉球前夕,我一直跟大家說我要去書店找書規劃行程,可是全部人都覺得我起肖,為何不在網路上查查就好。結果,有一次經過金石堂,他們就把我放生,讓我一個人鑽進書店找書。我喜歡上網兼看書的原因,是因為書比較不會有一種眾聲喧嘩的感覺,尤其網路上大家推薦的景點小吃都差不多(差很多的可能也不會居於查詢榜的前幾位,讓你輕易找到),那我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重複資訊,甚至業配資訊?另外,書本較可能有一些別緻的切入點,或是依據不同的主題替景點加以歸類,我個人認為這樣的呈現方式很吸引人。

由O'rip出版的《通往花蓮的秘境》就是這樣,尤其有一章特別整理出以花蓮為背景的文學作品,簡直深得我心。著名的詩人楊牧,與作家王禎和都是花蓮人,而林宜澐、陳黎與陳列,也都寫過與花蓮相關的作品。光是著名作家的際會就令人嚮往,更何況有些作品甚至能供你按圖索驥,去實際的地點憑弔逝去的歷史與永恆的故事,這樣不是很酷嗎?



沒想到,隨便亂騎一通,竟然就發現O'rip,當然立刻下車進去逛。這家店裡也有賣我稍早在「小一點洋行」買的手工皂,害我差點又買下去,還好最後有克制。另外,O'rip的特色,是販賣較多的原住民文創商品,或是他們的音樂。



離開O'rip之後,繼續往南騎,在靠近市區的地方找到二手書店「舊書舖子」。雖然這是一家蠻具規模的二手書店,裡面也有很多感到適得其所的愛書人,但對外地人如我來說,這家書店長得太普羅大眾了,販賣的書也與台北的二手書店相似,所以我沒有逛很久就出來了。



再騎一下下,便抵達「a-zone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這個園區與台北的松菸、華山很像,都是早期的菸廠、酒廠,當他們在產業上的發揮畫上句點時,就棄置一段時間,然後由政府與藝文基金會接手,整理成文化園區。花蓮的文創園區以前是酒廠,所以老房子們要不是釀製工廠,要不為讓酒熟成的倉庫。



這個地方是在地人向我推薦的。原本其實沒有很想花時間來參觀,因為文創園區台北就很多了,而且除了歷史稍微不同之外,興辦的方式好像大同小異。不過事後我真的很慶幸自己有來,因為來的時候剛好碰上「釀市集」。不同於信義區四四南村的市集總是擠滿人,使你除非塞進人群的縫隙,否則無法定義每個攤位賣的是什麼,釀市集邀請各領域的「堅持者」在「生活選品概念館」(一個給大一點的公司賣紀念品的地方)外的走廊上擺攤。販賣的商品形形色色,有德國大叔自製德國特有的巧克力蛋糕、好吃的scone、小飾品、給小baby穿的鞋與肥皂。然後,彷彿天註定一樣,我又滯留在手工皂的攤位前不肯離開。



花蓮真的很適合香草美人型的人來定居,因為到處都有賣手工皂。釀市集裡製皂的人是一位七十幾歲的老婆婆,她跟我說她都用很天然的原料製皂,像是最後我相中的「珍珠明月皂」,就是使用以白鶴靈芝草與台灣土肉桂熬煮的配方水做的。這個配方水其實是大部分的肥皂都有用到的,而珍珠明月皂獨有的特色,除了造型詩情畫意之外,也加入了老青黛與金盞花,薰衣草精油則是這塊手工皂的主要香氛來源。



買完手工皂之後,也在轉角附近的攤位買了好吃的scone。我很推崇這份scone的原因是,裡面使用的酒釀葡萄乾酒氣充足,有一種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感覺。



於是,我就一邊啃食這個scone,一邊在廣場上散步。我在這裡真正獲得無憂無慮的感覺。其實我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夠靠旅行來放鬆的人類,因為很多時候,我都盡量希望能把行程塞滿,而到了特定的地方之後,我就得有特定的情緒。例如高山前感到渺小、大海前覺得激動、古蹟前想到歷史。這些感覺,用嚴格一點的尺來量,都是思緒與壓力。但在廣場上突然獲得一種有別以往的反應,沒有什麼來由地突然覺得很開心,並且想癡笑,可能就是一種喝醉的狀況。但我又不會被小葡萄乾逼醉,所以應該是因為天氣正涼,而且遠方的大山真的好美麗,好喜歡這樣的感覺。



照片是文化園區裡的一些巧思。


離開文創園區之後,騎沒幾步路,就看到一片鐵皮圍起來的工地。

我在出門前看了王禎和的《玫瑰玫瑰我愛你》。這篇小說雖然是一本書的厚度,但其實篇幅不長,所以看得很快。《玫瑰玫瑰我愛你》寫越戰後美國大兵來臺灣休息,可能會經過花蓮。花蓮一位英文老師董斯文看準商機,決定把當地的妓女訓練成國際化的bar girls,教她們講英文與國際禮儀,希望能大賺一筆美金。這個故事的背景發生在花蓮的溝仔尾,以前是花蓮聲色場所的聚集地,目前是被圍起來的工地。

下午結束與學弟們的午餐後,他們問我接下來要去哪裡,我說我一定要去看溝仔尾。結果在地人露出充滿問號的表情,並跟我說那裡已經通通圍起來啦。其中一個學弟做過與溝仔尾相關的報告(不過他沒有看過《玫瑰玫瑰我愛你》),他說,那是一片很舊的地區了,所以想要加以管理。原本政府想要學首爾,把那裡打造成清溪川,但因為溝仔尾實際上沒有水,如果要成為清溪川,還得大費周章的引水過來,所以最後打消念頭。而那邊現在要變成什麼,學弟也不清楚。

看不到小說遺跡,覺得很遺憾。我在臉書上發過文,覺得那裡應該變成文青版金錢豹。台灣的產業發展路線,一直是輕工業→重工業→精緻化,我覺得精緻化的後面還要再加一個文青化。現在能做出文青喜歡的東西,附加價值最高。所以,你們看看,既然溝仔尾有這麼出名的小說加持,又能做出新舊並存的金錢豹,必定會吸引國際目光。

好我只是亂說的,可能因為太遺憾了,所以變得瘋瘋癲癲。


快要傍晚了,所以就繼續往海邊前進,希望能在還有日光的時候看海。從市中心(圓環一帶)往海邊走,必定會經過一些小巷子,南北向的有上海街、南京街、福建街、成功街、重慶路,東西向的則是忠孝街、仁愛街、信義街、和平街(地圖請點我)。這種路名是不是很政治。


忠孝街與上海街的交叉口有一家手工巧克力店「choco choco」。我覺得形式與台大附近溫州街的「Henry & Cary」很像,都是在一般擺放小蛋糕的那種透明冰櫃裡陳列形形色色的小巧克力,一塊大概是一個寶特瓶蓋的大小,價格落在30元~40元之間。不過,choco choco的店面大很多,所以還有內用區,可以從容地品嘗咖啡配巧克力。


雖然因為已經吃過很多次Henry & Cary,所以不會特別感到新鮮(而且我在書上看到,choco choco的店長就是受到Henry & Cary的店長鼓舞,才重新學習做巧克力,並回花蓮開店的),但,這是花蓮的第一家手工巧克力店,也象徵著終於有人願意專注地鎖定一件很小的事情,並從中做出心得與成就感。文章打到這裡,好想去圖書館借經典老片「濃情巧克力」來看喔!


我買了小米酒松露,覺得小米酒的味道沒有很濃。

結果我就繼續在小街裡穿梭。為了找路,常常需要東張西望,而東張西望所捕捉到的景色,正是我離開花蓮後最想念的風景之一。在東西向的街道中,因為已經靠海了,所以往左看是崇山、往右看是大海。我一開始跟大家講這件事的時候還有人不相信,尤其疑惑為什麼可以看到海。不過,如果有看海的經驗的人就會知道,雖然海實際上跟我們是在同一個水平面,但看起來會比我們還高,所以海其實是放在空中的!

我很喜歡花蓮這樣的感覺。花蓮市的腹地很小,離高山很近,離太平洋也近。而且這裡的高山是真正高與多,以前我們看到的十八尖山或觀音山通通都不算數,那些只是單薄的屏障,而花蓮的山則層層地長到雲朵之中,好像山後面的國度遙不可及一樣。這些忠孝仁愛的小巷子則僅容一車過,沒有什麼交通號誌,大車也不多,旁邊頂多兩三層樓高的透天厝,多數為住家。

那時候,我只覺得,在這個因為夕陽所以有點泛黃的場合,左右兩邊都是充滿未知與不確定的高山深水,但眼下還有一個能夠確定的,溫柔敦厚的市鎮讓人擁抱與窩居。在人生的某些時刻,也會出現這種令人欲振乏力的不可控制,而這些時候,我們好像也亟需一盞朦朧昏黃的燈光,把我們指引收容到一個能夠弓著身體,稍微哭泣與休息的地方,逗留之後才能再出發。


一直往海邊騎,終於看到南濱公園。南濱公園有自行車道,而自行車道外面就是大小岩石密布的海灘。我選了一塊石頭坐著,當時人不多,所以可以很愜意的發呆。



花蓮的海與別的地方畢竟有些不同。在墾丁南灣看到海,覺得是度假的氣氛,應該用沒有明天的態度狂歡,就像今朝有酒今朝醉那樣。但花蓮的海值得發呆與鎮靜,雖然海潮聲時小時大,但總歸是很有信用的,一波波來了又走。而海浪是很值得專注地凝視的東西。


花蓮的海沒有落日,但轉過頭去就是日薄西山的風景。

看完海之後沿著自行車道往北濱公園的方向騎(但當時不打算騎到那裡)。不知道為什麼我在花蓮騎車總是騎過頭而不自覺,所以在遠方尷尬折返,決定先去忠孝仁愛的小巷子裡買紅茶。


花蓮市最有名的紅茶店是廟口紅茶與黎明紅茶。我騎到廟口紅茶時發現人潮聚集,有點掃興,因此改去黎明紅茶,並外帶一杯中杯紅茶。



黎明紅茶很好喝。我之前在學校是會特地到摩斯漢堡單點紅茶當飲料的那種人,而且據我所知,很多人也跟我一樣覺得摩斯的紅茶很不賴。不過,喝完黎明紅茶之後,不但不小心嘗到一種五穀豐收的味道,還覺得曾經滄海難為水,摩斯的紅茶已經出局了。


亂晃了一下之後又重回海邊。這個時候太陽幾乎已經消失,天色暗了下來,遠方燈塔的光變得一枝獨秀。沒有陽光的花蓮也好涼好舒服。我這次真的要騎到北濱公園了,而越靠北濱,民宿越密集,開始出現許多五顏六色,並特別裝飾過的房子。



如果能住在這裡真的很棒吧!相較於當天往返的人,住在那裡的話清早起床就可以看從海上冉冉升起的太陽,這種風景,在台灣也只有東部才有,希望下次可以享受類似的行程。


另外,那個假日人不多,尤其青少年不多。所以,感覺在這裡閒晃的,都是當地人,要不就是比較悠閒與平靜的人。跟這群人一起吹風,真是很棒的一件事。


等到天色真的從灰色轉為黑色,就從海邊往市區騎。下一個目的地是時光二手書店。



我曾在台南的林檎二手書店買到一本好書,而那本書找遍台北的二手書店都沒有。因此,我懷疑不同地區的二手書店庫存不盡相同,也因此,全台各地的二手書店都很值得仔細參觀─不管是為了每家店獨特的個性,或為了那本尋尋覓覓的好書。




我沒有在時光二手書店找到特別感興趣的書,但我很喜歡它在晦暗的小巷子裡燈火通明的樣子,好像自成一個世界,並無私地接納所有人。我以後也好想在我家附近整理一個舊房子,種種植物,然後養一隻不太有禮貌的貓,並販售大量我自己喜歡的書。而且還會在書旁邊寫心得,你買了一本我會跟你推薦下一本,不過不強迫,也不急著收錢。


逛完書店拐進附近的蔥油餅巷,但每家店都打烊了,所以沒吃到。不過反正距離預計的搭車時刻也只剩一小時,所以立刻衝到花蓮火車站後站買秝秝水餃。

由於花蓮的海與景點都集中在前站出來的方向,所以一般觀光客不太會涉足後站。我一開始也找不到通往後站的路,還差點很危險的跟著一大票颼颼颼的機車走大型地下道。還好最後在一個杳無人煙的地方找到一座非常短小的地下道,似乎很適合騎腳踏車通過。


火車站後站附近很像台北的中永和,沒有什麼景點,但機能充足且住宅多。秝秝水餃長得就像一般的小吃店,但他們的水餃真的很神奇,所以就算稍遠,還是蠻值得來嘗鮮的。


回到前站之後立刻衝曾記麻糬,並順利趕上20:30左右發車的普悠瑪號。


搭上普悠瑪號時離開車還有約十分鐘的時間,所以我在座位上把來花蓮買的所有跟吃有關的戰利品一字排開,覺得心情很好。

為什麼要特別拍菜單呢?因為秝秝水餃研發了非常多特殊的水餃口味,而且還有「綜合水餃」這個選項,讓你能夠吃到一份10粒不同口味的水餃。我非常喜歡玉米豬肉餃,雖然這是很常見的口味,但我吃到的這粒不知為何,玉米和豬肉都特別鮮甜。紅蘿蔔豬肉餃與金瓜起司豬肉餃則並列第二,紅蘿蔔豬肉餃沒有紅蘿蔔嗆鼻的味道,金瓜起司餃則非常濃郁。



在火車開動之前,拍了兩張咬了一口的水餃照。

火車開動之後,我才吃到金瓜起司豬肉餃,驚為天人之餘很想立刻拍照,但普悠瑪真的太晃了,而且晃到很好笑的地步,讓你很想傳一張紙條問他:「難道你沒有發現自己很奇怪嗎?」


所以,金瓜起司豬肉餃當場成為水餃界的王昭君,原本楚楚動人,卻在搖晃的普悠瑪上成為一臉橫肉的醜女。不過我真的盡力了,為了拍那顆水餃,我起碼折騰了十分鐘。

花蓮的遊記大概到這裡結束,後來到宜蘭轉運站搭客運回台北,到宿舍時也將近午夜了。

我非常喜歡花蓮,除了在上一篇與本篇中斷斷續續抒發的理由之外,總結是,花蓮是一個既浪漫又深刻的地方。浪漫的是那些在花蓮的土壤上遍地開花的文創小店與藝術園區,它們給人一種整潔而平和的感覺,好像一陣清新的涼風,足以使人心動。


而深刻的,則是山與水,它們讓我感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