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3 坪林賞螢

【圖片來源】

這學期課輔的教會的牧師人真的很好,在期中安排了一次聚餐與小旅行,說是要感謝小老師們的幫忙!其實我們每次到教會課輔,和小朋友們一樣都有極為豐盛的晚餐可以吃,而且一併認識許多天真的小朋友與志同道合的夥伴,整個就已經很足夠。不過,牧師的邀請實在超吸引人,所以一邊覺得太不好意思,一邊又興沖沖的決定在星期天的晚上衝一發坪林。


這次的小旅行就是看螢火蟲。星期一到教會時牧師不在,所以特別請在教會幫忙的阿姨傳話。心直口快的阿姨一聽到是看螢火蟲的行程,就開玩笑的說,牧師也太無聊了吧!我們家的院子裡隨隨便便就一大群螢火蟲,每天看就飽了,還要在星期天把你們邀來這裡!

螢火蟲是一種對環境非常敏感的生物,所以能吸引螢火蟲駐足的院子,想必是好山好水、空氣清新。據說敝校總圖後面也有螢火蟲,數量稀少不說,經在場昆蟲系同學證實,還是他們系上的同學特地養的。總圖的螢火蟲我沒看過,只在很久以前到內灣看過螢火蟲,不過那也是小學低年級的事情了。不知道是對螢火蟲欠缺好奇,還是牠們真的被我們逼到最遠的郊區,總之,真的太久沒見過螢火蟲,久到也想像不出螢火蟲的樣子,真是鄙陋。

這次赴約的小老師約10人,我們到坪林之後,先前往當地著名的茶餐廳─十方茶舍用餐。十方茶舍的特色是以茶入菜,而且入菜的方式講究,所以絕對不是一般小吃店或熱炒店那種高油多鹽的烹調型態(敝校附近,尤其靠近男宿的地方就有賣許多這樣子的洗腎餐),而是清淡養生的料理。但所謂清淡養生也非全然粗茶淡飯,而是有變化的、脂粉略施的。十方茶舍使用的食材,茶葉就不用說了,這裡可是茶鄉!令人驚訝的是中間突然端上一盤碩大無朋的魚,而且是一人一隻的那種煎魚,據說也是坪林的溪裡抓的,果然肥美。配上乾淨的餐具與清爽的擺盤,不禁一直想起鄭板橋的詩:「杯用宣德瓷,壺用宜興砂。器物非金玉,品潔自生華。」也就是說,這裡的食物不需要靠大魚大肉來撐場,而是一些茶香,就讓質感給凸顯出來。

我最喜歡的料理是第一道:茶葉香酥。茶葉香酥其實就是炸茶葉,通常會吃到味道的,都是茶葉外頭一層甜甜的裹粉,但吃到最後,尤其咬到一心二葉的茶梗處,茶的香味會明明白白地跑出來,真的很美味,感覺配一壺茶就可以吃很久。另外,茶油麵線真的令人魂牽夢縈。其實茶油麵線不是什麼功夫菜,就是淡墨綠色的包種茶麵線煮滾後用鹽與茶油去拌它。雖然聽起來如此平凡,但打文章的同時乃消夜時間,一想到茶油麵線覺得好餓。我打聽到坪林的商店有賣茶油與茶麵線,也許我可以買一些回宿舍煮,吃好料的同時順便減肥。


另外這道菜實在太驚人,所以特別拍了照片。這是十方茶舍的招牌菜─玫瑰蝦仁。蝦仁是水煮的,加上旁邊的綠茶梅醬汁之後,蓋上一瓣玫瑰一起食用。天啊這應該是宮廷料理的等級了吧,而且粉嫩的顏色真的好討喜。老闆特別告訴大家這種吃法有「戀愛的滋味」,不過因為我只有嘗過單身的滋味,所以無從查證。屏除戀愛與否,我自己對「吃玫瑰花瓣」這件事感到好奇。老闆強調使用的玫瑰花瓣來自台灣,所以沒有農藥殘留的疑慮,看它的顏色如此青春,我甚至覺得該不會是餐廳自己種的。而玫瑰花瓣吃起來到底如何,如果期待像歐舒丹的四個皇后系列,那也太誇張。我覺得口感像最嫩的生菜,而你得非常非常專心的吃,才會吃出很絲毫的玫瑰花香。

最後的老茶樹根湯也很不錯,非常淡,正好作一餐的收尾。

與我們同桌的教會長老說,來坪林吃東西,你會不知不覺的喜歡上喝茶,我覺得很貼切。來坪林的高速公路兩側,時不時會看見一片恬靜茶園,所以你在喝茶時,除了感受到一股不受干擾的清歡之外,好像還喝到疊疊山巒。我不是什麼品茗專家,但這是我的感覺啦。

茶足飯飽之後,我們跟著牧師的腳步前往賞螢祕境。那時,茶舍外頭已經聚了一團六年級的小朋友,也要一起去賞螢。出發時已有斜風細雨,所以牧師一人發了一套雨衣。這個祕境在北勢溪的另一側,所以我們得先穿過吊橋。北勢溪的溪水丹田有力,水流聲可以蓋過所有正常人的音量,而我們走在顫巍巍的吊橋上,不禁有一種渺小的感覺了。

今天的水氣重,所以天空並非晴朗清明,但坪林的光害低,除了大街上的便利商店與餐廳還有光線之外,北勢溪的這一頭,也就是祕靜的這一頭,是完全零燈光的,連路燈都沒有。這樣走路有點危險,加上現在是蛇出沒的時間,所以不管怎麼樣還是必須謹慎。不過,牧師安慰我們,還說他自己晚上睡不著時都來這條小路散步。我的天啊,牧師怎麼這麼厲害,可以獨自一人在此處散步詠涼天!沿著溪水走時,我們還可以用手機照明,但往裡走到步道中時,已經接近螢火蟲的棲地,為了降低對生態的影響,我們全部關燈,進入一個野徑雲俱黑的狀態。

然後,很抱歉的是,以下都只能收看我拙劣的文筆,因為我沒有pro級的相機,沒有大光圈也沒有腳架,所以沒本事拍出螢火蟲奇景。

我以前一直以為螢火蟲的光是螢黃色的,結果,在步道的入口處突然有白色的冷光閃過,想了幾秒之後才意識過來,這就是螢火蟲!我剛剛google了一下,發現大家有拍到螢火蟲,多半是青黃色的光,維基百科好像也從科學的角度認為螢火蟲發黃光。但我看到的真的是白光,而且不是一氣呵成的白光,而是一明一滅的那種。所以,不知道是我看到的文獻不夠全面,還是坪林的螢火蟲是失落的一種,總之,坪林的是白光!

因此,靜謐的步道更像宇宙。其實,在那麼暗的地方,乍看之下已經分不清任何物件,所以天連地,地連天,沒有什麼清晰的界線,就好像在宇宙中心一樣,什麼都沒有,卻又無窮無盡。為數不少的螢火蟲彷彿星星,在我們身邊飛來飛去。前方永遠有更多螢火蟲,而且牠們一閃一閃的,就像在開演唱會,只不過這是無聲的,或是我們聽不懂的熱鬧。

如果此時一盞大燈打下(請想像楚門的世界裡那種鋪天蓋地的攝影棚),我們將看不到螢火蟲星星點點,而是漫天飛舞的蟑螂。此外,因為空山新雨後,所以地面應該是一番狼藉。有時候什麼都看不清也是一種美麗的方式,所以我們繼續在螢火蟲的夢境之中一腳踩進水窪裡、蔓藤中,然後互相提醒不要被橫長的樹幹絆倒了。

這條祕境不長,只是一條小徑淺淺的彎進樹叢裡,沒隔多久,我們又尋聲回到溪邊,準備走回吊橋。其實看到螢火蟲是一件有點感動的事,當下我真的一度覺得:「天啊我之前是不是一直過著一種笨蛋的生活。」並不是看到螢火蟲智商就會提高,而是,我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有些力量很簡單,但它卻超越所有都市人最頂尖的追求。如果說,文明人追求男女平等、追求同志婚姻合法化、追求教育資源平均分配、追求土地正義、追求廢死、追求民主,那麼,到了人煙稀少的大自然中間,你會發現那些根本沒有什麼。其實我也沒有特別想要強調環境保育凌駕於一切,只是,那些關於equality的追求,其實都是人類自己的問題,所以,當你處於一個零人類的環境時,這些議題never bother。

而螢火蟲的飛舞,僅僅是黑暗之中一個沒有聲音的畫面,那麼簡單。

我很慶幸自己有來看螢火蟲,也謝謝牧師願意與我們分享坪林那麼美麗的角落。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