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1 南部三日遊(小琉球下)


我覺得人應頻繁的寫職涯問卷,因為這些問卷會呈現一些高尚的職場專業素養,然後逼你在「非常同意」與「非常不同意」之間做出選擇。有鑑於最近呈現一個懶豬的狀況,必定要時時提醒自己充分為日後的職場生活做準備。母親節回家時我爸在看電視,看一看無聊轉過來看到我在讀課外書,接下來的幾天也全部都在躺椅上讓身體呈現放射狀的讀書。結果我爸就譏笑我是會研所國文組。不過,後來他又正色道,如果你真的要培養這個興趣,應該也要幹出一番事業來,向別人證明你有這方面的能力。此時我心裡暗想,憑國文科考上研究所不就是一種singal嗎QQ


最後,在回台北的路上,爸爸又苦口婆心地告訴我,現在要把握時間培養專業能力,而且要把大部分的時間放在培養專業能力上,等到以後事業穩定再來找回這些興趣。

聽起來極有道理,不過,(1) 一個老頭子要怎麼「回到」少年仔的時光,我們怎麼可能回得去,時間過了就是過了,有些事情小時候不做以後就來不及了;(2)為什麼我們總是有把握自己可以活到十年後? 好吧不過我認為最厲害的人可以兼顧工作與興趣,很顯然我就不是那樣的人,而且我的工作與興趣相差十萬八千里遠,所以對我來說,犧牲與取捨是必要的。

不過這篇文章主要還是要來完成上個月的遊記啦!其實我在從台南回新竹的客運上有在筆記本內記下可以寫成文章的要素,但一來時間已久,二來我的筆記實在有點抽象,所以能回憶起來的fu有限。例如我的小本本裡寫著「一張大便臉」,事後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當初在想什麼。所以,我想接下來的遊記只能用看圖說故事的方式呈現。

小琉球的早晨有點熱,我們吃完民宿老闆娘準備的早餐之後,又要準備去浮潛了。雖然前一天已經環了一小圈島,但畢竟是晚上,沒有辦法把風景看清楚,所以在風和日麗的早晨還是很期待出門。我們先騎10分鐘左右的機車到浮潛的店,並在店裡換上浮潛緊身衣。緊身衣是黑色的,我又長的很黑,所以根本成為一根肥嘟嘟的石墨條。換好裝備之後,再前往島的另一端準備下水。


小琉球的海很藍,而且放眼望去,唯一的障蔽物就是天空,視野非常開闊。這片海灘有一個小琉球的著名地標,就像曼哈頓要有自由女神像一樣,小琉球也主打花瓶岩。不過我沒有慧根,所以看不出與花瓶的相似之處,覺得很遺憾。另外,此時因為要下水,相機沒有帶在身邊,所以也沒有花瓶岩的照片,之後浮潛的照片則都是帶我們浮潛的教練用防水相機拍的。



這是我第一次浮潛,感到很緊張,最主要是因為在水裡用的是與以往不同的呼吸方式,除了要緊緊咬住管子之外,還要擔心管子會不會進水。教練把救生圈排成路隊,我們就依序每兩人抓一個救生圈,負責浮著即可,穿著蛙鞋的教練是主要動力來源。我抓的是最後一個救生圈,好處是腳不會踢到別人,壞處是會被踢,另外就是,前面的人看得到的海洋生物我不見得看的到,因為牠們可能在來到我眼前之前就突然轉向。我就是這樣錯過綠蠵龜的!





雖然很緊張,但因為不停的自我催眠,想像自己是在羊水裡的胎兒,不知不覺就變得穩穩的。教練還特別從前面游過來,稱讚我的水性很好,想必是常常游水的人。雖然是近海,但海裡已經有很多曲線曼妙的魚類,是陸地生物不太能見到的。教練給我們一點麵包屑,把魚吸引過來,順便偷摸牠們一把。不過戴著蛙鏡還是會有視差,所以我好像沒有很準確地碰到魚。


我們沒有浮潛很久,就又回到岸上,準備回店裡沖洗更衣。這是我第一次搭乘機車不戴安全帽,有種命懸一線的感覺。而,當大家都準備好了之後,我們立刻在導遊先生的帶領之下,騎了一大段路,終於抵達潮間帶。



潮間帶的行程大致上是,導覽先生拿著一個透明塑膠盆,埋首找尋特別的生物,找到了就用盆子撈起來向我們介紹,甚至還讓我們捧著這些生物。潮間帶裡最多的就是星羅棋布的陽隧足,礁岩的孔縫中則有黑得發亮的海膽,另外,偶爾也能瞧見如同麻糬一般的海膽。


其實遊客參觀潮間帶對潮間帶生物的傷害很大,因為我們基本上就是侵門踏戶,用肥胖的身軀踩在礁石上,還一直把牠們舉起來。因此,小琉球在觀光與環境保育間做出妥協,同意每年有四個月必須讓潮間帶休養。我們參觀的那天,4/1,剛好是開放的第一天,也是蠻巧的。別團有一些女生,看到陽隧足們覺得過於震驚,撈起來放在手心上,這些陽隧足還不停蠕動,使女孩們嚇得語無倫次。於是,她們一直大叫:「我的天啊好恐怖QQQQQQQ」


我非常替陽隧足抱屈,於是就跟旁邊的偉倫形容這樣子的狀況,彷彿天空中(此時我指著湛藍無暇的天空)突然伸出一雙手,把你撈到天空去。隨隨便便被撈起來已經夠煩了,你到了天上去之後,上面的人還覺得你很噁心。我想,這就是陽隧足的心情。


我一直覺得無垠的海洋是一個充滿未知的世界。以前上地科課時一直被提醒一個觀念,就是我們人類對海洋所知甚少,海中有許多資源,也是我們未能開發利用的。其實也不見得是資源啦,海中必定還有許多生物,其生存的環境與模式超乎我們想像。所以我才會拿天空中的人與我們的關係,來比喻我們與陽隧足的關係。另外,我也建議好萊塢的編劇們,不妨把外星人攻打地球的劇本換成魚類衝擊陸地生物,這樣風風光光的復仇者聯盟就能成為漁夫漁婦。


潮間帶的岩石很厚,穿夾腳拖還是會有一種腳底按摩的感覺,此外,因為有陣陣的水流,所以大拇哥必須孔武有力,才能牢牢的夾住夾腳拖,不讓它漂走。不過我不擔心自己的腳,比較懼怕採到陽隧足(因為牠們真的是躺在平坦處),所以我的移動準則只有不要壓到任何生命。


面對大海的時候(咦這不是龍應台的書名嗎),我總想,為什麼我們對大海會有一種莫名的情感。今天下午我在instagram上傳一張前年去北海岸時拍的大海的照片,高中麻吉大米在底下留言,也就這麼一句「是海~」,然後我想我就能理解她想要表達什麼。好像也不是因為大海夠遠、夠廣,或因為它的壯觀,所以我們感到心情激動,我覺得裡面還有另外一層感情。

我喜歡這裡的海。不過因為我是一個沒有什麼見識的人,所以,我不知道當我看過更多海之後,會覺得這裡的海與那裡不同,還是每塊陸地都只捕捉到海的一小面。

我們從潮間帶離開之後已經過了中午,為了趕上兩點的船,隨便找了一家CP值很低的店吃午餐,然後衝到渡船頭,時間大概是13:50之類的。此時,一艘船一副要開走的樣子,我們就開始狂奔,因為每班船間隔一小時,而我們不能不搭上這班。但是工作人員叫我們不用跑,因為接下來會有一個加開的船。聽到他這樣說,我們才停下來喘口氣,慢慢走到一艘蓄勢待發的船上而那艘要開不開的船也真的在我們眼前開走了。

結果這艘船蓄勢待發了將近一個小時,也就是說,這根本不是什麼加開的船,而是下一班船。我在船上快要氣死了,因為我負責處理交通,出遊前已經貢獻許多腦細胞,只為了銜接所有交通工具的時間。依據我的預想,我們應該搭上14:00的船、14:40東港往高雄的休旅車,與16:15從高雄往台南的自強號。休旅車那邊已經跟車行講好時間,火車票也都訂好了,現在開頭錯了,接下來所有安排都亂掉。而且我最氣的事情是,(1)為什麼兩點的船不到兩點就可以開走?(2)而且工作人員說詞超反覆,最開始是說加班,但最後又改口。(3)旁邊有一艘兩點半的船,我們卻不能換票改搭那班,因為他們彷彿是不同公司。

我知道為了安全,船不能超載,也許兩點的船不到兩點就客滿了,所以得開走,使他們的班次表成為廢話連篇。對此,我建議他們應該架設一個系統來讓民眾預購對號入座的票,這麼一來,是幾點就是幾點,有做計劃的人就可以如願搭上船。然後,在預購的措施實現以前,我認為港口的制度應該要便民一點,除了話必須講清楚之外,也許能夠讓我們換票,才不會一直在船上枯等。

因為實在太生氣了,而且東港的車行一直打電話來問我們幾時發船之類完全由不得我的問題,所以雖然很疲倦,但在船上根本沒睡。我一直從小窗戶看窗外的海直到氣消。簇擁著船的海浪一直讓我聯想到東坡〈浣溪沙〉的下闋:「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宋代的茶很奇特,上面會浮著一層雪白的泡沫,所以才會說「雪沫乳花浮午盞」。而船邊的浪花太像雪沫乳花了,所以才會有此聯想。

之後,我就一直在心中像念心經一般覆誦這闋詞,〈浣溪沙〉真的有鎮靜的功效。

還好,東港的司機願意等我們(跪謝)。雖然司機在安全第一的狀況下已經很賣力的開車,還是無法讓我們趕上16:15的自強號。等待下一班自強號的時候,我們在候車處打我最喜歡的「魔城馬車」。俊宇看我一副時運不濟的樣子,還好心的讓我先開始。在火車站煩惱班次的問題時,我曾經支支吾吾的,很小聲地感謝大家。我覺得,當然這個事件使我意識到自己修養不足,因為一般人應該不會因為這件事發脾氣。不過,重點是,幸好有這群好麻吉互相陪伴,否則船的事件應該早就使我中風,真的很謝謝大家~~~~~

然後我們就要到期待已久的台南了!

台南的部分又要等下一篇文章,而因為歲月如梭,所以這邊附上前幾篇遊記的連結:

20150331 南部三日遊(序)
20150401 南部三日遊(高雄)
20150401 南部三日遊(小琉球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