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9 晴光商圈長智慧之旅


這個假日無所事事,還好昨天在無所事事之餘把看了n個禮拜的《Why I Left Goldman Sachs》看完了。最近又開始使用instagram po東西,雖然有人說過,instagram是給文盲看的臉書,但我依然故我的在照片底下打了一堆字,最糟糕的是,instagram好像只能用手機發文,所以我每次都被沒禮貌的手機打字逼死。


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某天,決定假日要出去走走,因為麻吉在做廣告系的畢製,對象是晴光商圈,因此發現去晴光商圈散步好像是不錯的選擇。幸運地,從這個周末開始,雙城徒步街商業促進會舉辦「春日晴光藝文沙龍」(連結為晴光美好商圈臉書專頁),舉辦藝文活動與社區導覽。我很想了解晴光的歷史,所以參加星期天的場次:社區導覽與楓香葉拓印。

我好像在2013年的一月去過一次晴光,不過我去的是北邊的晴光,靠近大同大學那邊。去年暑假買了韓良露的《台北回味》(韓良露女士於三月初病逝,令人惋惜QQ),其中一章「中山北路西風的話」提到美軍協防時期的台北。那章非常能夠引起我的興趣,因為我看過的台北市的歷史,最晚追究到日治時期(例如林森北路的條通),光復後的台北史,反而模模糊糊。晴光商圈以中美斷交前的歷史最為輝煌,因此很希望透由街區導覽,補足失落的歷史知識。

晴光商圈離兩個捷運站很近:如果從南邊來,可以在蘆洲線的中山國小站下車;如果從北邊來,可以在淡水線的圓山站下車。我今天要去的地方,也就是雙城徒步街商業促進會,離中山國小比較近,所以去時搭捷運到中山國小,從一號出口鑽出來,在不迷路的狀況下只要五分鐘就可以抵達位於雙城街17巷巷內的協會。

我到時正好兩點,活動即將開始。顯然我先前在幻想這趟行程時,沒有想到周末下午的天氣如此暴力,今天一整天都灰灰暗暗,所以下午的活動通通在室內舉行。

協會不大,兩張長桌就佔去所有空間,桌面上都鋪好了報紙。另外,很溫馨的是,每個人都有一張我麻吉做的晴光商圈地圖與一份回饋單,用硬牛皮紙板文件夾夾著,比草草用訂書針裝訂的資料看起來有質感很多,超用心!


儘管待室內很可惜,但主講人寶春姐還是活力充沛,並且準備一疊放大的老照片以輔助解說。與會人數大概十人出頭,大部分是當地居民(阿姨們與伯伯們)。我麻吉跟我說,其實這個沙龍活動target的對象是在地人,帶他們認識自己居住的地方。不過,我覺得我們這種外地人來參加也學到非常多,聽大家聊從前的事最酷,很溫馨。晴光商圈口頭導覽的部分並沒有花掉太多時間,感覺今天的重頭戲是楓香葉拓印。另一位老師準備許多葉子,例如晴光商圈的主要路樹─楓香的葉子、桑葉、桂花葉、楓葉、櫻花葉、咖啡樹葉等等,並現場舉行認樹葉教學。



看到一大堆葉子放在桌上,覺得十分賞心悅目,不過我真的零美術細胞,拓印出來的作品像我以前小學男生同學會做出來的東西。反觀我隔壁的Lisa信手拈來就是masterpiece,感到十分羨慕。喔我不但做不出美觀的作品,還不小心使綠色壓克力顏料沾到黑色褲子上並完全洗不掉(那是我現階段最常穿的褲子QQ)。為了補救,只好用黑色壓克力顏料再塗一層,不過那個顏料帶珠光,所以反而像被口水沾到,感覺很沒衛生。



做美勞的過程中,左鄰右舍的商家帶了很多食物來,簡直歡樂似天堂。首先,斜對面新開的飲料店「tea funny」的老闆─一位中文講得非常好的俄羅斯大男孩,端了bubble tea來讓我們品嘗。bubble tea是百香果飲料裡裝了一種料,叫做bubble。bubble和珍珠奶茶的珍珠差不多大,外面是一層薄薄的、有彈性的膜,輕輕咬破之後,膜裡的液體會爆出來。我目前還沒有在任何飲料店裡喝過這種東西,而根據我的飲用經驗,推測那個爆出來的液體是某種乳酸飲料。


另外,一位老字號麵店的老闆扛了兩袋果汁、對面的脆皮鮮奶甜甜圈也搬了一袋甜甜圈來,我們有超豐盛的下午茶,感恩喔!

因為我的拓印實在太醜了,所以很快便陣亡,改做比較擅長的事─研究歷史。

於是我就噗噗噗地拿著夾在紙板上的地圖跑去找寶春姐問問題。我原本想問的問題:(1)林森北路與中山北路間的條通以前是高級日本人尋歡作樂的地方,欣欣百貨與晶華酒店附近也是高級墓仔埔,請問這些日本人的活動範圍有延伸到晴光商圈嗎,也就是日治時期的晴光是什麼樣子(晴光商圈的西邊是中山北路、東邊是林森北路,所以與前述地點算是一脈相承)?(2)為何這裡會有特別多東南亞的朋友?甚至還有金萬萬商場應運而生?

寶春姐很熱情地跟我講了許多故事。


寶春姐自己在晴光商圈裡做生意,她在活動開頭時講了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她說,我們現在都強調要推廣商圈,很多人的做法是價格戰,例如一直給折價券,吸引大家前來。不過,商圈的推廣真的只能這樣嗎?現在很多店家都連鎖化了(例如你在公館夜市可以吃到饒河夜市著名的雞腿捲),那商圈的特色在哪裡呢?如果能帶大家好好認識商圈的歷史與人文,商圈的質感才會提升、才會和別人不一樣、別人才會想來。

所以,寶春姐顯然努力投入在地文史的研究,結合自己成長過程的經驗,分享許多故事。


今年某期商業周刊在報導老街或社區的營造,其中採訪了西螺老街總體營造的計畫推動者。這個報導讓我想起前年暑假到西螺老街的事(上圖就是當時拍的)。那時候到西螺老街文化館,拿了一張DM,DM裡面有一區放了十位左右(確切數字忘記了)的住民的照片。照片旁邊寫:如果你在西螺的街上遇到這些人,歡迎跟他們聊聊,他們很願意和你分享西螺的大小故事。

我覺得這個設計棒透了!真的很希望以後我住的地方也可以印一份這種單子,白髮皤皤並且單身的我走在街上,被一個遊客搭訕,然後我們開始交換故事...

好,話說回來,我們來講晴光的歷史。

關於我的第一個疑問,晴光商圈早期是什麼。清領時期台北發展較快速的地方是艋舺、大稻埕與東西南北門包圍起來的台北城,晴光在城外,舊名「牛埔仔」,是牛群放牧之地。日治時期的這裡有一些工廠,著名的大同公司就是在此時打下基業(最早的大同公司不是賣電鍋,其前身「協志商號」是營建業),1956年並在附近成立現在的大同大學。晴光商圈最振興的時候是光復後~中美斷交時期,隨著美軍的進駐,這裡儼然成為美國租借區。

韓良露的《台北回味》就是從這個時期開始寫起。寶春姐也跟我說,為了服務那些美國人,晴光產生許多西餐廳、西點麵包店、酒吧(並且有一些供美軍獵豔的吧女)。寶春姐說,在地人習慣稱酒店小姐為「呷ㄆㄤˋ的」,因為早期麵包貴,只有美國人可以吃。說到這裡我就心領神會了解了。另外,還有一種寄賣店也很有趣。寄賣店以寄銷的方式(Consign),專門賣從美國人那邊流出的洋貨,不論是新的洋貨或二手洋貨。一位阿姨後來補充,開寄賣店超賺,她認識一個早期開寄賣店的人,最後買了兩棟房子。

前面有講過,晴光商圈的範圍,南至民權東路、北至民族東路,東至新生北路、西至中山北路。對於這幾條路的歷史,寶春姐也很有研究。民權東路和民族東路可以通往松山機場,早期還沒有桃園國際機場時,首先於1950年啟用的松山機場是北台灣重要的聯外機場,所以美國人如果抵台,通常會走民權東路與民族東路來晴光這邊的美軍俱樂部,這兩條路自然重要了起來。

新生北路以前是瑠公圳,而中山北路就是一條很有意思的路。中山北路與中山南路是台北市道路的經線,意思就是說,其他的道路,凡是在中山南北路以東者稱東路,以西稱西路,例如民權東路與民權西路、民族東路與民族西路。中山北路的起點是行政院,往北延伸,一路上會經過繁榮的商業區、圓山,最後到士林、北投一帶。日治時期,日本人把神社蓋在現在的圓山飯店附近,而為了方便日本皇族與特使參拜,特別開闢敕使街道(戰後改稱中山北路),把總督府和神社連起來。寶春姐還分享,以前的圓山有很多好玩的東西,例如日治時期興建的圓山動物園(1986年遷到文山區,成為現在的木柵動物園)、植物園、兒童樂園等等。所以當時各校會輪流校外教學,把學生帶到這些地方玩。


至於為何這附近會有很多東南亞朋友?寶春姐說,民權東路上的聖多福天主堂是全台灣第一個用英文做彌撒的天主教教堂,所以很多在台菲律賓人會於星期天前來。這些菲律賓人,有些來自台北,有些甚至從中南部上來,因此聖多福天主堂的彌撒是有分場次的,從早上到下午都有。而還沒輪到場次的信徒,就會在附近逛逛,因此旁邊的金萬萬就販售一些菲律賓食品與雜誌。



這兩張照片是我前年暑假到新加坡小印度區拍的。小印度區真的很印度,房子顏色繽紛、百貨公司裡賣紗麗、路邊餐館賣咖哩、市場裡賣艷麗的首飾,還有幫人用指甲花彩繪的小販。相較之下,台北好像沒有這類特別有異國風的社區。

我媽小時候住附近(差不多是現在的民權西路站附近),所以她有時候會跟我講西區的昔日榮光。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我對這裡也有說不出的親近感。寶春姐很熱情並且淵博,不厭其煩地補充許多歷史,今天真的學到很多。

活動結束後,先在麻吉的陪同之下前往圓石買奶茶,然後在忽大忽小的雨中漫步,緩緩往北邊行進。走到民族東路時,看到寶春姐之前跟我提到的「女王漢堡」。


麥當勞於1984年引進台灣,在那之前,欲吃美式速食,請找女王漢堡。因為覺得有機會吃到老字號速食店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所以決定外帶一份套餐當晚餐。


女王漢堡的定價不比麥當勞具優勢,不過,重點是這個地方真的很酷。照片是去年八月在三峽老街拍的,我們家在網路上找到一家據說很了不起的古早味便當店,所以決定前往,在那裡解決午餐。這家店的裝潢走懷舊路線,而且它的裝潢非常完整,有雜貨店、戲院、機車行等等,全部都弄得維妙維肖。因此,我就問我媽:「所以你看到現代人以懷舊作為噱頭,把房子故意裝潢得古意盎然,來消費你們的童年記憶,會不會覺得很annoyed?」

我媽覺得我話講太重,並且她表示不會覺得困擾。

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刻意,雖然以前我的確也會駐足觀賞。像三峽或九份這種標榜復古的商店,就是用化妝品在臉上塗皺紋,其實骨子裡還是青春鼎盛的、撩人的、催情的。它要你去發思古之情、去懷自己的舊甚至是別人的舊。所以,這些地方被稱為「懷」舊、「復」古,因為它是理想化之下構築的想像。


而女王漢堡真的是舊的,它是一個現實而不是裝出來的,所以地板黏黏,從牆壁滲出一種很久沒有洗澡的味道,很儲藏的味道。店裡,在一個稍高的counter內是廚房,所有東西都在裡面完成,完全沒有用牆壁或玻璃隔開,因此你可以清楚的看到裡面有許多麥當勞或肯德基看不到的,耐人尋味的東西。

寶春姐說,以前台灣剛開始有西式料理時,她和朋友把零錢湊一湊,點了一份pizza分著吃。結果,食物送上來時,她們一直不敢開動,還嫌服務態度不好,因為她們以為pizza要用餐具吃。


我外帶一份王子漢堡套餐。王子漢堡是所有王室漢堡裡最陽春的型態,外面是早餐店用的漢堡包,裡面就只有一塊肥滋滋的牛肉排與番茄醬。我把自己冰箱裡的起司片夾進去,覺得滋味還可以。另外,套餐有附500cc的汽水與一份薯條,汽水很沒氣,薯條勝過麥當勞。


附上菜單。


民權西路與中山北路的交叉口是敦煌書局,我很沒抵抗力的買了一本原文版的歐普拉傳記,因為覺得她身為一位女性黑人,還能在美國取得如此高的成就,中間想必有許多難以想像的辛苦,所以我乾脆放棄想像,直接買書來讀。一定會深具啟發性。

這篇文章打超久,覺得快要靈魂升天!總之,很謝謝麻吉在晴光商圈服務,所以敝人能有這個機會深入認識晴光。謝謝寶春姐、謝謝在場所有熱心的阿姨伯伯、謝謝一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