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7 坪林週記‧第五週

【圖片來源】

我今天上課上到一半,突然想到好像遺漏許多篇「坪林週記」沒寫,結果發現上禮拜跑出去郊遊,順理成章地忘記寫,這禮拜的也還欠著(並額外積欠許多遊記),真是零分!剛剛提筆寫了一點點給張先生的信,寫了半天還卡在黃州時期。加之以我的期中考與期中報告合起來還要寫好多文章,天啊完全欠了一屁股債。


因為用條列式比較容易(這樣我就不用想不同主題要如何連接),所以今天將再度啟用整齊的條列式,記錄這兩周到坪林課輔的重點事項。

1. 奇怪的小學六年級社會課本

台大一直有一個優良歷史,就是學生很喜歡表達自己與當權者或社會主流不同的看法,而且,通常你很容易碰到對這些議題很瞭的學生,他們不只是隨便上街頭發脾氣,而是真正明白自己想爭取什麼。這讓我覺得自己很蠢,因為他們常常談論「意識形態」,總是言之鑿鑿的判斷對錯,而我對這種事的覺察力很弱。

好在(?),這次翻閱小朋友借我的社會課本,終於發現那種我這個粗線條的人也觀察得出來的奇怪論調。事情是這樣的,我翻到某頁,發現課本圖文並茂地,正在區分「民主」與「獨裁」政體。在「獨裁」的部分,課本選用一張中古時期的繪畫,畫中是一位臣子對國王三跪九叩,國王則一副尊爵不凡的樣子。而「民主」則是放上歐巴馬被小學生環繞的照片。

課本把兩張照片放在一起,下面的文字註解是:「在獨裁國家裡,統治者與人民的距離很遙遠,而民主國家的領導者則與人民親近。」

我看到課文,發現課文沒有隻字片語再提到「獨裁與民主」,因此,照片與照片下的那行話,就是作者對「獨裁與民主」所下的定義,或描述的性質。

如果早一點讓我看到課本,我可能會瞎了眼一般翻過去,覺得沒什麼大礙。問題是太陽花學運過後,連我都對這個「民主」有模糊的敏感,隨便拿給一個身邊的同學檢視,他們也會覺得很有問題。我們教民主,或我們定義民主,應該是從人民的角度來看,亦即「主權在民,並授權政府管理」,才不是什麼領導者對人民很好,願意傾聽民意之類的愚民論述。

歐巴馬很帥,是我高中時期心目中的男神,而且他也算親民,願意跟人民打鬧。我有一天在youtube上看到他上Jimmy Kimmel的talk show,還念了一段mean tweets(也就是大家在推特上講一些很糟糕的,有關歐巴馬的話,歐巴馬本人在節目上朗讀這些tweets)。那時候我還以為這是美國版的全民大悶鍋,歐巴馬是假的。

我把我的想法說給旁邊的伯耕聽。他是一位輔哲學的心理系學生,平常對這些事很有sense,因此當仁不讓的揪出更多莫名其妙的論述,將他的想法分享給我聽。

編課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社會課本。另外,也許我們這些大人或大學生爭論不休的事情,在小學生眼中也只是念書時的過眼雲煙,根本不需加以著墨。然而,有些東西真的值得在乎,如果可以用更公允的方式講一件事,何樂不為?

2. 認真的眼鏡妹妹

眼鏡妹妹的數學不太好,但寫國文作業或社會作業,總是很認真,而且她好像真的可以理解題目在問什麼。上禮拜檢查數學作業,赫然發現此人全對!我就有點懷疑她是不是用抄的。

三國時期,曹操大興土木,修建銅雀臺,落成後還把兒子曹植叫來,命他作〈銅雀臺賦〉。據說曹植當時僅十二歲,援筆立成,文字華美,令人嘖嘖稱奇。曹操很高興,但懷疑曹植是從某處抄來的。而曹植面對爸爸的懷疑,戰戰兢兢地說:「我怎麼敢抄呢,這是自己寫的啊!」

眼鏡妹妹沒有戰戰兢兢,而是露出「拜託一下好嗎」的表情,發誓那是她自己寫的。

面對突然才高八斗的眼鏡妹妹,我也很開心,希望她這次段考順利。

3. 課外閱讀

有一次檢查短髮妹妹的聯絡簿,發現有一項閱讀學習單,但短髮妹妹沒有交給我檢查,所以我就問她這份作業的狀況。短髮妹妹說這份可以不用檢查,我可以離解,小時候我也不喜歡給別人檢查我的心得報告,因為很彆扭。

所以我就只問她寫哪本書,她翻出一本封面奇特的書,跟我說是這本。

我沒有聽過那本書,也不知道作者,不過我判定那是一本沒營養的網路輕小說。我想帶一點有趣且寓教於樂的書給他們看,小時候因為媽媽在國小當老師,且負責推動閱讀計畫,所以我總是有很多書可以讀。那些書,雖然十年沒讀了,但至少還記得一些印象深刻的地方。我很喜歡小兵出版社與小魯出版社的書,也很崇拜王淑芬老師。那些書是真正for小學生的,不是一些奇怪的人寫出來,專門撩撥小學生的幻想,或僅以虛幻不實的愛情為主題寫出來的詭異小說。

伯耕比我早意識到這件事,因為他帶的小朋友很快就寫完作業,接下來,那位妹妹只好睡覺,或讀奇怪的小說。所以,有一天他跟我說他帶了一本小說for小妹妹,我很興奮的想先借來一睹為快,結果他竟然從書包裡翻出一本村上春樹,說這是他可以找到最適合六年級的書。

我差點昏倒在現場,並向他再三保證那位小妹妹絕對會睡著。

結果,真的,那位妹妹坐我旁邊。我眼睜睜的看著她翻了幾頁,然後迅速陣亡。

這次春假回新竹,特地扛了《歪歪小學》系列與《我是白癡》上台北。《歪歪小學》是《洞》的作者路易斯‧薩奇爾的力作,我把其中一本借給我室友讀,結果她讀到快崩潰,因為作者筆下的小學生與小學老師真的有病,很爆笑那種。

希望坪林的小朋友們會喜歡,因為我自己也蠻愛不釋手的,是紓壓小妙方。

4. 一頓餐換一堂課

今天中午和坪林的partners及助教聚會,助教跟我們分享這個很酷的計畫。

坪林國小在雲霧繚繞的深山中有一個分班(以前叫分校,現在改稱分班),叫做漁光分班。漁光分班非常小,全校一到六年級加起來只有12個人。最近,漁光的老師推動一個計劃,叫做「一頓餐換一堂課」,概念就是,邀請大家來替這些小朋友上40分鐘的課,每上一堂課,漁光分班就用自己菜園裡種出來的菜,煮一頓野菜招待老師們。

這個計畫真的好酷!我想到孔子說的:「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也覺得這種小國寡民的學校,很適合實踐曾皙所言「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理想境界。

這個計畫獲得該校小學生的支持,他們非常歡迎老師來!而目前,這個計畫吸引一票醫生及律師,大家都很想來幫忙(不過我認為律師應該是想來洗滌心靈,真的)。我也很想去看看,我現在想到好多有趣的事,例如有趣的歷史(小朋友都很愛古文明,不知道為什麼)、有趣的城市、有趣的書等等。希望在這個學期之內能找到朋友與交通方式,一起上山去(洗滌心靈)。

最後要分享A Lin在《我是歌手》演唱的〈一想到你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