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3 食用燕麥經驗與一封寫不完的信

1. 吃燕麥怎麼樣

【圖片來源】
最近一直很想blog一些短短的東西就好,但不知為何,前幾篇遊記整個水洩不通。其實我真的沒有想要長幅巨帙,我的文筆也不值得讓別人覺得長幅巨帙,but it just happened!


至於我想要blog的東西,就是我最近的飲食。上星期在 A Day Magazine 裡看到隔夜燕麥食譜,完全打中我心!我平常起床的時間不會很早,而且學校附近沒有好吃的早餐店,所以有時候會放棄早餐。不過,如果早餐是可以「前一天晚上做好,隔天直接從冰箱拿出來怒吃,連加熱都不用」,那我或許可以試試看,畢竟自己做早餐也比較健康。

所以,我就去頂好買了一桶桂格大燕麥片。第一天的第一個食譜,是以1:1在玻璃罐中混和大燕麥片和義美的無糖豆漿,倒一圈蜂蜜及灑幾粒葡萄乾,最上面鋪一層蘋果丁。我原本對大燕麥片無冤無仇,畢竟它是一款沒有味道的食物,不過不失。不過,隔天拿出來吃時再度靈魂受損,因為無糖豆漿加大燕麥片真的養生到好可怕的境界啊!!

我平常算喜歡喝無糖豆漿。無糖豆漿很內斂,喝第一口時總是覺得很噁,但喝到第三口就可以死心塌地。就算是這樣,我吃到第三口豆漿燕麥時,心裡還是一把火在燒。我自認沒有誤解燕麥,因為這種根本不經烹調的食譜,不會破壞食物的味道,因此,我是真真正正的不太能接受無糖豆漿燕麥這件事,無糖豆漿與桂格燕麥,最好還是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不過我已經投資了一桶大燕麥片,所以勢必找出其他方法征服它!下次我會乖乖買鮮奶,而根據此次經驗,葡萄乾是沙漠綠洲的選擇,所以next time我還是會忠實地加入葡萄乾。

2. 遲遲未完成的一封信

這是我怒寫杜甫詩作業時的照片,和現在的心境很像

我在考完台大研究所的隔天,起了一個對於剛卸下壓力的人來說有點大的早,然後前往仰德大道上的林語堂故居參觀。回來有寫成網誌,還被林語堂故居的臉書專頁分享。我覺得好丟臉啊!因為那篇文章不但過多與遊記無關的話,還照了一大張油飯照,完全是一篇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的小屁文章。不過,寫公開的網誌就代表有公開的好處及風險,我的網誌可以給陌生人看,也可以被陌生人分享,這非常公平。

我要說的是,當天遇到非常親切和藹的張先生,不但替我指引參觀方向、分享林語堂的生平,還跟我聊了很久的天並給我非常多勉勵。最後,他要我利用時間寫信寄到林語堂故居,跟他聊聊近況與東坡的詞。「聊聊近況」就是聊聊我考研究所的情形,因為張先生問到我的未來規劃,我跟他說我剛考完一場考試,非常絕望。他很好心地安慰我,並要我在放榜後跟他講講結果。至於「東坡的詞」,則是因為我們聊到林語堂的著作,我讀過《蘇東坡傳》,覺得是本很生動的傳記,甚是大推。張先生就邀請我在信中分享幾首東坡的佳作。

寫信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我真的很久很久很久沒有寫過信了。在〈我喜歡收信〉這篇文章中,曾提過自己小時候很喜歡通信,遺憾的是,除了國小時期曾頻繁寫信收信之外,基本上到了國中以上,就再也沒有寫信了,尤其現在網路通訊軟體如此發達,又有blogger,似乎沒有寫信的機會也算正常。所以,我上上禮拜路過郵局,買了一串郵票,但苦無信紙,只好以平常抄筆記用的洞洞紙將就使用。

我目前寫滿三張紙,不過還有很大一部份沒寫。考量到最近快要期中了,昨天寫完一個段落,決定暫時擱筆。信的內容,開頭是簡單帶過我的近況,並分享參觀林語堂故居的經驗,後面打算怒分享東坡詞。對於東坡詞,目前的規劃是這樣的:先將東坡詞分六個時期,分別舉出一些名作,然後探討東坡詞中我個人非常偏好的主題:「時間」。

我現在還沒寫完六個時期的第三期「密州時期」,等我寫完了搞不好可以在網誌上分享。至於「時間」這個主題讓我很迫不及待,我打算舉例:〈永遇樂〉(明月如霜)→〈洞仙歌〉(冰肌玉骨)→〈念奴嬌〉(大江東去)→〈前赤壁賦〉。詞之為體,要眇宜修。尤其以前的詞是給歌女唱的,氣質當然要婉約,並以談情居多。而東坡是第一位將詞士大夫化的文人,強調詞的品格即人格,在詞中談「時間」這個如此博大寬宏的話題,大概也只有東坡辦的到。

詩莊詞媚,詩人做不到的,東坡作為一位詞人,把哲學寫出來了。不過東坡寫完〈念奴嬌〉之後,發現寫不夠,只好再以更適合論述的「賦」,寫作〈赤壁賦〉,也談時間。

王國維評論蘇辛詞,曾說「東坡之詞曠,稼軒之詞豪。」對於「曠」與「豪」的定義,後人當然有很多討論。而已故台大教授鄭騫則這樣解釋:「曠者,能擺脫之謂;豪者,能擔當之謂。」所以,東坡可以從小處窺大,他的詞可能源自於一個小事件,但最後會推向比較大的格局。而辛棄疾,我沒有讀過很多他的作品,不過看起來,辛棄疾是一位剛烈的勇者,但比較固執。因此,他的詞最後大概會走到一個比較小的角落,執著於那個感慨。

我覺得密州時期的〈水調歌頭〉,以及寫「時間」的那幾首非常能夠體現東坡的曠。不過以目前的動筆速度來看,真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寫完這封信,真的對張先生感到很抱歉。

喔喔喔喔喔喔喔我好想趕快寫完春假的南部遊記,這樣就可以趕快寫有趣的東西了!

欸這篇那麼雜亂,似乎可以分享一首歌,至少格式上會比較整齊。我想分享的歌是最近偶然聽到的,美國歌手 Gregory & The Hawk的〈Boats and Bird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