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31 南部三日遊(序)


門神社(也就是一個不停嚇人,要不然就是做一些驚世駭俗的事情的社團)一直嚷嚷要社遊很久了,從原本的寒假拖拖拖,終於拍板定案在春假衝一發。可是主揪的幾個人從寒假到春假期間,要不考研究所、要不準備面試、要不等放榜,一顆心七上八下,無暇安排行程。因此,真正開始擺脫紙上談兵,實際去調查交通方式與訂民宿,是在出發前四五天才開始的。



我負責研究交通方式,並開一個google doc丟社團,讓大家填飽行程(並且自己也兩眼噴火用力塞行程)。雖然交通並不是旅行最重要的一環,能省則省,而且大家上車就開始睡,毫無價值可言,但不得不說這趟旅行的交通方式讓我瀕臨崩潰。從台北到小琉球必須搭乘的交通工具,其數量超乎想像。首先,從台北到高雄得先搭客運,從高雄到東港還要再搭一次車,然後才能從東港搭船出海。這中間時間的相互配合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的行程只有三天,所以不想浪費時間在接駁與等待交通上。不過,訂車的過程實在令人躁鬱,因為往來高雄與東港的巴士時刻總是與登船的時間差了10分鐘,而巴士與船,不偏不倚都是一小時一班。

因此,理論上,我們搭巴士到東港之後,還要在空曠的渡船頭遊蕩50分鐘左右才能上船。我一直懷疑是不是巴士公司與東港地區有達成協議,讓旅客可以在東港逗留一陣子,促進當地消費。這樣當然不壞啦,可是我們的時間真的很緊,所以訂票的時候很困擾啊!

後來我們訂13:20的巴士,預計衝刺14:00,如果衝不上,我們就在渡船頭打桌遊。

好了,崩潰的行前行政庶務抱怨結束,來聊聊行前的心情營造。

首先,星期六去了一趟東區innisfree旗艦店。innisfree是一家韓國美妝保養店,而韓國美保店最大的特色就是很愛送試用包,從1mL的小包裝精華液到15mL的化妝水通通都送。因此,補充大罐洗面乳與面霜的同時,也順便搞定出門在外的保養品。

再來就是書。我最近持續在閱讀一本原文書,Greg Smith的《Why I Left Goldman Sachs》,中文好像翻成《我為什麼告別高盛》。Goldman Sachs,也就是高盛,是全世界最知名的投資銀行,雖然曾經在2008年低迷過,但一直到今天都還是敝系高材生們的理想飯碗。這本書是一本華爾街的故事,我還沒讀完,目前還沒講到為何告別高盛,只忠實地呈現了這家投銀裡人人兢兢業業的樣子。它很適合財金系的人看,尤其我們上課的教材都是英文,所以看原文書更適合。不過,這本書實在很不適合即將要去海邊度假的人,所以星期一衝了一趟圖書館找新書。

我在圖書館借了夏曼‧藍波安的《海浪的記憶》。夏曼‧藍波安是達悟族人,這本散文集講的就是他對蘭嶼的款款深情。我上一次看海洋文學是國文課本裡的廖鴻基,因為感受力低,當時覺得很無聊(真對不起)。不過,這次看夏曼‧藍波安讓我數度眼睛熱熱的。他對海洋喜好的強度勝過所有人,你可以從字裡行間感受作者如何安睡在海洋的呼吸吐納之間。

這本書給我一些欣賞海洋的靈感,但願小琉球的海與他的文字一樣湛藍溫暖。

星期二晚上十一點多,我們在台北轉運站集合。大家的行李都差不多,一個後背包塞得鼓鼓的這樣。我們只預計在小琉球待24小時,所以很殘忍的決定犧牲睡眠品質,搭夜班車。和欣的雙排座很高級,不過睡不著就是睡不著。我們的乘車時間是23:45,預計4:45到,因為票都在我手上,所以在新竹站還必須醒來一次迎接從新竹上車的麻吉。大約凌晨一點,我戴上發熱眼罩,很虔誠地入睡,不過最後統計下來應該睡了兩小時不到而已。

和欣有一項對我來說很佛心的創舉,就是長途車分兩段開。所以我們在台南新營夢遊到另外一台巴士,由另外一位司機駕駛另外一台機器。這班巴士很準時的於4:45前後抵達高雄火車站,一路上杳無人煙,除了忙著送貨的貨車之外,全部都靜悄悄的。我們五個人在高雄火車站前下車之後,站成一圈,雖然每個人都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但還是忙著互相指認誰看起來最悲慘。實在是沒有地方可以去,我們決定慢吞吞地走到高雄火車站休息,順便寄放行李。火車站裡很多遊民,有人鋪了報紙就在地上安睡,有人雙手交叉倒在板凳上,有一股悶悶的空氣。

這個地方對他們來說很自在,我卻覺得尷尬。其實以我們這種幸運,說什麼好像都會有一點矯情。最近阿帕契新聞延燒,如果問我的話,我當然覺得錯在勞乃成比較多,因為他可以拒絕帶這些人參訪,當李蒨蓉想拍照時,他可以提醒。就算李蒨蓉真的執意要拍,勞乃成應該有比她的金口更高的公權力,來要求李蒨蓉刪除照片。此外,李蒨蓉可能真的不懂軍方的規矩,而必須仰賴勞乃成的職場倫理。不過,李蒨蓉與她的朋友之所以會犯眾怒,在於她的有錢與炫富。我看新聞的時候會忍不住想,這些人到底憑什麼擁有這麼多?她們憑什麼嫁入豪門之後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憑什麼出國留學沒有學到一技之長,回國後仍可以耀武揚威?憑什麼她們可以沒有什麼專業,只憑著貴婦朋友間的推薦,讓小老百姓趨之若鶩,爭相花錢膜拜名媛的生活?這一切到底憑什麼啊?

不過我不是人世間的仲裁者,我也不是位高權重的人,可以把這些富可敵國的人流放到印度。反省別人不如反省自己。所以,只能盡力讓自己的消費有其價值,只能用很傷心的方式維繫一點公平正義與尊嚴。

因為這天像公雞一般起的早,所以4/1非常充實,接下來會記錄在高雄的半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