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3 坪林週記‧第三週

【圖片來源】

早上被雨聲叫醒,台北終於迎來久違的大雨,路邊的樹都可以喝水了。雖然到了下午出門被風雨摧殘得亂七八糟時,還是感到有點狼狽,但一整個早上待在宿舍,對這場雨充滿感激。這完全就是杜甫〈春夜喜雨〉講的狀況啊:「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傍晚的坪林和台北市一樣,雨量中等。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水氣的關係,坪林海拔明明就不高,從北勢溪看到對面的山頭,一樣被濃濃的白雲圍繞,一個雲生嶺逾疊的概念,好像一幅畫。北勢溪是翡翠水庫的上游,最近石門水庫蓄水量屢屢告急,但供應台北市用水的翡翠水庫一直都能維持80%左右的水量,算是挺模範的,當然也希望雨神趕快蒞臨石門水庫。

一樣是沒有日光的傍晚、冷清的街道,只是今天的坪林水溶溶的。我們到達教會時,小朋友已經開始用餐。今天的晚餐是白飯與肉燥、滷豆干、滷白菜、紅蘿蔔高麗菜,非常豐盛,所以我每次都吃最久,再默默去洗碗。

這次吃飯時,我的印度兒子和他麻吉沒有再來煩我們,倒是兩個皮皮的小男生一直在桌子底下匍匐前進,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不過,時間到了他們也就默默下樓寫作業了。而六年級的小朋友開完會(也就是雄踞在他們的小房間聊八卦),也魚貫下樓,到教室乖乖坐好。我吃完飯走到我的位子時,已經有幾本寫好的作業本等在那裡,真是十分自動啊。

這次的數學學習單對眼鏡妹妹來說比較得心應手,對我也是,所以我很快的檢查完作業,100分。不過應用題裡提到「利息」這兩個字,我那時候就問眼鏡妹妹知不知道利息是啥。她很自信的說:「就是把錢存進去,然後付一筆錢啊!」...因此我只得很簡要的把敝系所學告訴她。其中,當我講到「存錢是收利息,借錢是付利息」時,她很進取的追問:「ㄟˊ 不對啊,那銀行要賺什麼啊?」所以我又跟她解釋存款利率與借款利率的差別。不過,由於眼鏡妹妹一邊在寫社會學習單,所以我也沒有辦法把銀行的功能解釋清楚,就打住了。

這次大家作業都寫很快,而且拒絕寫評量,所以小朋友們很快就開始聊天,或把他們共同飼養的小老鼠抓出來玩。因為閒下來了,所以我們這些老師們也開始跟小朋友講話,並順便監控他們,以免他們做出什麼失控的事。其中,花椰菜比我小一屆,已經跟小朋友打成一片,導致五年級的底迪一直呼喚他為叔叔。當我揭露自己實際上比花椰菜大一歲時,胖胖的底迪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後拉著旁邊電機系四年級的老師,說,所以你們同班嗎?

這個時候,我露出高深莫測的表情,回答:「沒有啊!你知道我們學校有多少人嗎?」

「你們學校有幾個人?」

「我們學校,不含老師,光是學生就有32168個人喔!很多吧!」

此時圓滾滾的底迪完全倒抽一口氣,因為坪林國小一個年級只有兩班,結果我竟然狠心的告訴他,到了大學之後,全校可以收三萬個學生。電機系在旁邊補充說明:「我們班有200個人喔!」而我也不甘示弱的嚇小朋友:「我們班有120個人!」

圓滾滾的底迪不死心,他覺得既然是同年級,一定要在同一班或隔壁班,所以他接著問:「那你們的教室很近嗎?」這個時候,當過校園導覽志工就是不一樣,我又用一個「想逼死誰」的表情,跟他解釋:「我們學校很大喔,大到全台灣有百分之一的地是我們學校的耶~所以我們的教室離很遠喔,要騎腳踏車才會到。」

現在那個底迪應該覺得我是一個驚世駭俗的阿姨,讀一個驚世駭俗的學校。不過,當他從驚嚇中平復之後,又開始好奇電機系在學什麼,以後會做什麼。

因為這次課輔,我們這些小老師夥伴彼此更加熟悉,所以在回程的公車上,除了單純聊天之外,也檢討了我們目前的課輔形式。心理系的同學課輔經驗豐富,他覺得地下二樓的班級一板一眼的,而牧師因為恨鐵不成鋼,幫小朋友們買了很多評量,希望小朋友多寫,但把時間用在釐清觀念而不是狂寫題目,可能比較適合吧。

補充說明,教會有兩間教室,一間在地下一樓,也就是在下以及台大小老師駐紮的地方,專攻六年級小朋友,小朋友人數約10人,老師五人。地下二樓由別的志工老師帶領,負責剩下的中低年級小朋友。那是一個大班級,可能有將近20人,但老師數量相對較少,所以他們的上課模式,主要是老師在台上控制秩序,鎮住小朋友,讓他們冷靜地寫作業。心理系的夥伴會覺得這種模式一板一眼,原因是他們就只是在寫作業,寫完之後給老師檢查,然後就沒了,好像沒有特別的學習,也沒有特別的突破。

法律系的夥伴則提出他的看法,他負責帶領兩個二年級的調皮鬼,所以在這方面算是權威。他說,如果老師沒有鎮住秩序,他們不但無法另外學東西,甚至連分內的功課都寫不完(這些調皮蛋!!!)。所以,這種較沒彈性的方式,也可以算是一種權衡之後最好的方法吧。

我比較擔心的事情是,這些小朋友除了每天晚上六點到八點在教會寫作業之外,好像就沒有其他的讀書時間。當然,他們的作業都可以在這兩個小時內解決,因為小學生的作業本來就不難,但是,還是需要空出其他時間複習學過的東西,或讀讀課外書,做課外學習吧。不過他們對這種學習很被動,例如我今天邀請已經寫完作業的眼鏡妹妹複習數學,因為她偷偷承認她已經忘記前幾個禮拜的數學,而且我的第六感告訴我他們的月考快到了。不過她很痛快的拒絕我了,而且她說,她只要在考試前一天熬夜熬到半夜兩點半,隔天再衝去考試就好了。

我看著小朋友們良好的肌膚,再看著自己蠟黃蒼老下垂的臉,覺得你們這群臭小孩以後就知道。沒錯,小學生的課業真的不難,而且現在不會的東西,以後都可以自動會起來(應該吧,我覺得這點很神奇耶)。但真正重要的是讀書的規劃,如果現在就花太多時間在聊八卦,如果現在的課外閱讀不夠多,國中之後課業加重,要培養好習慣是難上加難,也更容易半途而廢吧。

現在的我覺得很多事情都是趁年輕記起來的,例如你現在叫我背歌詞,背到死都背不起來,但現在很多突然琅琅上口的東西,都是以前不費吹灰之力就寫到腦海裡的。童年的確該玩,但也該替接下來的人生奠定一些良好的基礎,例如好的作息與閱讀的習慣。

天啊我現在是否很像一個老太婆。

另外,以後我一定要把小孩養成一個滿懷好奇的人。其實前面特別寫出眼鏡妹妹對利息的疑問,以及我拿台大學生超多的事情嚇小孩的事蹟,就是想要讚嘆他們的好奇心,不管是存心的還是無意的。其實我們這些老師都來自不同的科系,而且很多系聽在小朋友的耳裡一定覺得莫名其妙,例如在下的財務金融學系、會計系,與花椰菜的生工系等等。我覺得這些都是一種「可能」,如果我們對自己的科系、對自己的經驗的分享,有一點點可以讓小朋友感興趣的話,也許那就會變成一種動力,讓大家願意挑戰不一樣的人生。

我們願意報名昂貴的名人講座、願意在書店把馬雲的書排成一個神龕,其實也就是想要借鏡他人的經驗吧。不過,每個人都是一身故事,我們和小朋友彼此學習,希望能互相帶來助益。總之就是,到處都是學習的機會,小朋友可能不知道,但期許自己可以替他們營造這種「充滿好奇與學習的動力」的環境,也希望這可以變成一個習慣。

那接下來就是本週必須改進部分:

1. 我可能需要對瀏海妹妹嚴厲一點,因為她今天拒絕訂正學習單,還說「反正老師搞不好也不會發現,這樣我不是就完全逃過一劫了嗎?」然後就遊手好閒的和大家聊天(他們今天還發起一個話題,叫做中指選美大賽,每個人都把中指伸出來,不是為了和別人吵架,單純只是想比較誰的中指比較修長)。我一直不想在小朋友面前發怒,現實的原因是怕他們從此知道我的底線,然後開始戳那個點;夢幻的原因是想維持形象。下次我一定要正氣凜然的對她曉以大義。

2. 另外,小朋友們常常還沒寫完作業就在聊天,下次一定要減少這種事。

3. 今天發生一件挫折感十足的事,就是數學程度一直都很好的短髮妹妹被某兩題題目卡死。我知道她搞混兩種觀念,但只能分別解釋,還沒有能力很直搗核心的替她分辨兩種題型的差異。解釋題目要很有同理心,但是有了同理心之後,還是沒有辦法解釋的很清楚,下次務必要研發出不錯的講解技術。

4. 我想對小朋友說很多鼓勵的話,很多很多。

最後要分享范瑋琪的〈最親愛的你〉。這首歌怎麼可以這麼好聽!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