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7 坪林週記‧第二週

【圖片來源】

上星期有點忙碌,只好把上週的週記擠到今天寫。關於課輔時間,我們通常搭上五點的客運,五點半抵達坪林,再走十分鐘左右抵達教會。到教會時小朋友已經開始用餐,每人一個不鏽鋼碗,裡面就是阿姨煮的美味晚餐,每天菜色都不同。牧師也招待我們一起用餐,所以我們跟小朋友們一樣幸運。不過中低年級的小朋友好像習慣在地下室用餐,六年幾的小朋友則是擠在一樓自己的小房間裡邊吃邊聊,我們這些老師就坐在小房間外的長桌。


由於台大這邊很多同學課上到五點半,所以大概六點半小老師們才會到齊,五點半到六點多的時間就比較冷清。今天(3/16)有兩個二年級的小男生早早吃完,跑到我們的長桌觀察我們(那時候只有我和一位學長到,正在用餐)。我不認識那兩隻,但據說有一隻是學長的課輔小朋友,所以他就能夠比較熟悉的和他們聊天,我則是在旁邊一臉典型的客觀的笑容。

結果那兩個小男生互相竊竊私語聊了幾秒鐘,終於,其中一個胖胖的底迪率先看著我,石破天驚的說:「欸,他覺得你長得很像印度人。」然後就把被他出賣的麻吉一把抓到面前,試圖擋住我看他的視線。他的麻吉一臉被背叛的感覺,很驚慌地說「哪有!你亂說!」。胖胖的底迪食髓知味,拉著他的麻吉,指定他是我的兒子,因為他一口咬定我們都是印度人。

然後他們就繞著教室狂奔,被背叛的誓言復仇。

大家一定可以想像,當教室亂哄哄的,兩個二年級小男生在你死我活的時候(他們那時候真的很像「金牌特務」裡握有SIM卡的小老百姓),我用門牙咬著下嘴唇,露出一種你皮在養嗎的表情,感到很無奈。學長喝斥那兩個小朋友,叫他們不要再衝來衝去之後,兩隻又乖乖地回到我們的桌前,撐著下巴看著我們。突然,那個胖胖的底迪又說

「所以印度人可以跟台灣人結婚喔?」

「當然可以啊,你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人結婚,你也可以跟非洲人結婚喔!」

「我才不要跟黑人結婚咧!」

「非洲又不是只有黑人,非洲在比較靠南邊的地方也有白人啊!」

「我不要,我要跟日本人結婚。」

「真的啊(死命憋住已經衝到嘴角的大笑,他們真是太可愛了),所以你要娶日本老婆耶~」

胖胖的底迪發現自己吐露太多心事,匆忙逃逸。二年級的小男生雖然很皮,例如他們最喜歡吵的事情就是「我二年級,你一年級!」「你才幼幼班咧~」,諸如此類比誰比較幼小無知的口角,但這些童言童語真的很無害,繞著教室追三圈之後,又可以若無其事地走回來,試圖耐下心來替大人講話,然後繼續拌嘴,繼續逃跑與追殺。

我吃飯實在太慢,等我終於端著碗到地下室清洗時,高年級小朋友們已經井然有序地開始清理中低年級小朋友們的食堂,因為那是他們接下來兩個小時的讀書教室。後來,小朋友們魚貫入場,牧師對我很好,可能看出我拿小朋友比較沒轍,所以在上週把兩位很乖的小女生assign給我。今天整間教室又多了兩位小女生,所以我又再多cover一個,總共有三位。

首先我先檢查戴眼鏡的妹妹的數學習作。我一定要講一件很羞恥的事情,就是上星期一看到小學生的數學題目完全傻眼,雖然概念沒有很難,也的確是我小時候碰過的題目,但題型的應用很多,也是蠻難應付的。例如他們最近在教「距離除以時間等於速率」這個主題,但光理解這個等式還不夠,數學習作大人就是有本事變出一堆應用,例如船在順流or逆流的狀態下的速度,誰先跑多少公尺誰再去追,還有單位換算的問題等等。

結果,你們也知道我的數學不是很好,心算也很差,不但很沒程度的攤出計算紙怒算,還偷用手機上的計算機。今天我跟眼鏡妹妹借習作來看,發現我上次檢查過的數學還是有錯,感覺很不罩QQ不過這次因為有解答,題目也不再那麼雞,所以完全有把握可以全對。

不過不過,這次的數學題目比較偏重思考與發現規律,例如「請問65到165間有幾個整數?」、「請問100到200間有幾個七的倍數?」。我猜老師上課時有教第一題,所以大家都知道165減65之後還要加一,答案是101。但是小朋友好像沒有領悟到加一的真諦,所以碰到第二題時,大家的算法都是:

200/7=28...4                100/7=14...2           28-14+1=15

於是我就費盡唇舌跟眼鏡妹妹說,這裡不能加一喔!因為你看,100/7=14...2的意思是說,離100最近的那個7的倍數是第14個7的倍數,而且因為有餘二,所以這個數字比100小,小2,是98。如果加一,意思是把98加進去,可是98不在題目說的範圍裡面啊,所以這裡不能加一喔。

我請眼鏡妹妹訂正另外一題相似的題目,結果她鬼鬼祟祟的把原本寫的+1擦掉,因此我認為我還是沒有把這個觀念教好。更慘的是,後來另一個瀏海妹妹也寫了一樣的題目,依然用清新自信的態度光明磊落的每題都+1。再講一次的結果,瀏海妹妹好像也沒有懂(雖然他們嘴巴上都會說懂了,但當你請她們把觀念套用在別題,再解釋一次的時候,她們都會嘴軟)。

不過後來我回房間跟我法律系的室友講這個題目,「請問100到200間有幾個七的倍數?」,我室友很理所當然的主張把所有7的倍數列出來,一個一個數。

嗯,好吧。

我會很執著於這幾題數學的原因,是因為數學大概是最需要課輔的科目,而且小朋友們,包含我自己讀小學的時候,都很討厭數學,也非常需要這方面的幫助。國文、社會或其他哩哩叩叩的學習單反而不成問題,因為寫圈詞或生字什麼的,只需要幫她們看有沒有粗心寫錯字。六年級的小朋友字都寫得不錯,不太有問題。

我目前遇到很難的題目,主要採用圖解法。也許以後需要放慢速度,或使用其他教法。

其實整個教會在同一個時段不是只有來自台大的課輔老師,但我們幾乎都被安排在高年級組,也都在同一間小教室,所以有時候如果某個人碰到不會的題目,大家可以互相cover。有一位六年級的馬尾妹妹想考私中,所以必須練習比較難的評量。她的課輔老師是一個生工系的學弟,花椰菜。因為就在我後面,所以我無法避免地一直聽到他們在討論一個跟成本有關的數學題目。後來因為我這邊的小朋友告一個段落,就轉過去看他們在講什麼(畢竟老娘財金系)。

結果我發現,馬尾妹妹很好客地叫我算那題成本的題目,因為這題除了花椰菜不會算,另外一位心理系的同學也算錯。還好敝人最後是算出答案了,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個成本mark-up算售價的題目。但是打算開始教馬尾妹妹時,才發現她好像不會乘法分配律,只好請她直接放棄那題。後來繼續看那本資優測驗的題目,一股恐怖的感覺湧上心頭。國小讀資優班,所以小時候的數學黑暗期,也是浸淫在這種煉獄題庫之中,沒想到恐怖的題目們青春不死,還是繼續hover在升國中的小學生生活中。

我們的公車八點半發車,所以八點出頭就要告辭。能來坪林教小朋友真的很開心,除了童言童語總是純真之外,因為漸漸熟了,溝通的效果好像高一點點,我對他們,以及他們對我,也逐步卸下心防。舉例來說,今天小朋友們拿到評量,評量裡有數學習作的答案。我按照牧師的規定把答案收走時,眼鏡妹妹無論如何就是要攀爬到我的身上跟我搶解答。諸如此類的。

不過以下是必須改進的:

1. 講解數學時要慢一點,而且要循循善誘,讓小朋友們首先耐下心來,才比較可以接受老師「講解跟解答無關的觀念」。必要時應該要請小朋友解釋剛剛說的,確保真的有懂。

2. 也許下周可以請她們解釋這周講的,以免他們忘記。不過不知道是否有可能。

3. 短髮妹妹進度總是超前,質量兼具,導致我很少需要跟她講解東西。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因為我跟她就沒有像眼鏡妹妹一樣熟。也許下次要再評估一下。

4. 下次一、定、要、把、頭、髮、綁、起、來!因為我的頭髮太長垂到桌面,坐我旁邊的眼鏡妹妹寫完習作,把習作闔起來時還夾到我的頭髮,害我花容失色,我本人差點被她收進書包。

就是這樣,期待下週!

今天就分享一首,來自電影《曼哈頓練習曲》,由Keira Knightley演唱的〈Like A Fool〉。


今天(3/17)放學走在圍牆邊,因為剛剛卸下一個重擔,所以腳步比較輕盈。路上,一個騎著腳踏車的女生迎面而來,等到她騎過我旁邊時,隱約聽到她正在哼歌。我覺得人類唱歌,只要清唱都會很好聽。不要太花力氣,不要太挑戰音準,只是像把平凡的一天會說的話改成用唱的,就只是這樣簡單的唱出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