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1 午夜‧巴黎


如果沒記錯的話,《午夜‧巴黎》是我在除夕那天,當大家都忙進忙出準備年夜飯的那天,躲在房間看完的。去年在伊聖詩的書店買了一人出版社出版的《冬之夢》,回去仔細瞧了瞧書裡的介紹,才發現這本書的出版是一人出版社和逗點文創的「午夜巴黎計畫」。

(所有圖片來源:《午夜‧巴黎》官方網站)

一人出版社的創立者劉霽和逗點文創結社的創立人陳夏民紛紛看了這部由伍迪艾倫執導的《午夜‧巴黎》,看完之後決定聯手出版一系列小說集─逗點負責出版海明威的作品,一人則選擇了屬於夜晚的費茲傑羅。不過我看了電影海報,海報裡出現的唯一一個人類是金髮的歐文威爾森,我那時候就想,怎麼可能請歐文威爾森來演海明威或費茲傑羅啊?到底這部電影和兩位文學巨擘的關聯在哪裡呢?為了解惑所以就找時間看了電影。


看完之後決定給電影一百分,很有才華、很舒服,劇本演員配樂都好。

《午夜‧巴黎》的故事講一對將要結婚的男女到法國玩耍兼置辦家具,其中那位由歐文威爾森飾演的未婚夫Gil是一位作家,他的腦中有很多浪漫的想法,喜歡文藝氣息濃厚的巴黎之外,對1920年代人文薈萃的巴黎尤其心嚮往之。有天半夜,Gil為了尋找靈感在街上閒晃,突然一輛骨董車從霧中駛向他,很熱情的把他抓上車。Gil到車上,迷迷糊糊地在一家酒吧被簇擁下車,然後...他就在那裡遇到費茲傑羅、海明威,也就是說,他穿越到1920年代。


後來的幾天,他都想辦法在午夜抵達那個會有飛車經過的路口,也成功的穿越到1920,甚至與當年的謬思女神,周旋於畢卡索、海明威之間的Adriana互相吸引(Adriana是電影裡虛構的人物)。故事的轉折點,發生在有一次Gil和Adriana一起於1920年代搭上那台穿越骨董車,因而又被載著往前穿越到1890年代左右。他們在1890遇到竇加、高更和羅特列克。Adriana很滿足地跟Gil說,我們就待在1890年代不要離開了好不?這裡才是最黃金的年代啊!Gil也聽到三位畫家的對話,他們說,文藝復興時期才是最輝煌的時候,回到有提香、米開朗基羅的時代更好。

此時,Gil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他跟Adriana說,我們每個人都想要回到一個不屬於我們的年代,例如他憧憬1920,Adriana這位活在1920年代的人又渴望1890,但到了1890年代之後呢,1890年代的人卻想要再往前挪移到文藝復興時期。Gil看開之後決定回到現實,現實中他發現自己的未婚妻正在跟別的男人偷情。Gil發現未婚妻不愛他之後,毅然決然宣布定居巴黎,最後一幕,他在雨中的巴黎散步,遇到一個也喜歡雨中巴黎的女孩。



我要先稱讚這部電影的卡司,為什麼伍迪艾倫可以找到一大堆我喜歡的明星出現在同一部電影裡啊?未婚妻Inez由瑞秋麥亞當斯飾演、Adriana是瑪莉詠柯蒂雅(老天她真的好美)、費茲傑羅是Tom Hiddleston,最扯的是,他竟然請到才貌雙全的Carla Bruni客串!(Carla Bruni是法國女歌手,也是薩柯奇的夫人。我在這個網誌裡分享過100次她的歌,我的手機裡也有一堆她的香頌)

除了完美的卡司陣容之外,劇本也很厲害,曾獲奧斯卡原創電影劇本獎。

我覺得這個劇本就是要寫給我這種貴古賤今的人看。我一直覺得我的毛病就是很無法肯定現代的文學作品,所以我看九把刀的作品翻拍成電影會覺得沒什麼新奇之處,例如過年那幾天電視台在播《等一個人咖啡》,看一看我就把我妹打發到房間裡讀《台北人》。你們不覺得電影裡很明顯地演出那些今昔對照的東西,就是〈遊園驚夢〉裡用得很徹底的梗嗎?

雖然我還是不覺得九把刀的作品很雋永,但看完《午夜‧巴黎》之後,我又好好溫習了杜甫在〈戲為六絕句〉裡講過的:「不薄今人愛古人,清詞麗句必為鄰」。他的這句詩是在說,不要對現今的東西懷抱強烈的成見,覺得一定比較不好。其實,只要是清詞麗句,都很值得推崇。

這部電影如果早點看,對我可能會有更暮鼓晨鐘的功效,因為我以前也是很懷舊的人,而且懷的不一定是我的舊,可能是別人的,就是那種我根本沒經歷過,僅僅耳聞卻覺得很不錯的時光。因為自己也有相同的想法,所以我很可以理解Gil的心情。以前的煩惱好像比較好面對,也可以與在當時沒沒無名的文豪藝術家成為麻吉,珍惜並尊重他們的才華。

不過,就像Gil最後幡然醒悟一樣,如果我們一直追求往前穿越,那我們到底要活在哪裡?所以我們只能在宇宙間長久的流浪、不停搬家居無定所嗎?應該這樣想,每個年代都有每個年代的希望與困境,就像司馬中原在詩化小說〈黎明列車〉裡面寫的,「在我們並不喜愛但必須要經歷的 我 們 自 己 的時代面前」,活在什麼年代,就去打什麼仗。人們各自有自己的時代自己的風,而世界上沒有靜止的風,生命就是這樣,喀隆喀隆喀隆...

所以,不管是因為眼前有太多麻煩而選擇逃避,或太迷戀過去的世代而幻想重溫所謂「黃金年代」,我們都可以試著著手解決自己的時代的問題,然後替自己展開可以預見的前途。

最後附上《午夜‧巴黎》原聲帶中印象很深刻的一首:Stephane Wrembel 的〈Bistro Fada〉。


留言